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GDP目标或订百分之五 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07

中国GDP目标或订百分之五 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近日有消息传出,中国政府将把未来五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每年5%。在中国经济持续下滑的背景下,这个目标是否现实?是否能帮助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甚至进入高收入国家?



中国年均经济增长5%的目标,是路透社日前在报道中披露的,他们估计要到明年全国人大审议“十四五”规划,中国官方才会正式公布。

因为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中国政府早已把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下调为2%,此次把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在5%,表明中国官方对本国经济增长潜力的认可。

特殊的政治动机

与此同时,5%的目标延续了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逐步下降的趋势,从十年前的两位数,逐渐下降为8%、6%,再到这次的5%。

这个增长比例也符合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初期所提出的“新常态”口号。所谓新常态,是强调优化经济结构前提下的经济增长,而不是单纯追求经济总量的高速增长。

但每当中国官方公布经济增长目标,外界的反应总是要将这些目标与中共领导层的政治动机相联系。外界一般认为,从1970年代末开始,中国政府在邓小平治下启动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并刺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动机之一是为了维护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

身在美国纽约的中国经济学者郑旭光认为,中国方面这次确定5%的增长目标有历史惯性,但又有其具体的语境。

他认为,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通过加强社会控制,政权已经相当稳固,在经济方面主要是想安抚国内的新生资产阶级。

“保5%还是要给资产阶级等群体以信心,这些人会真的因为经济不增长而引起社会不稳定。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而是这些改革开放以来冒出的资产阶级。”

目标的现实性

当前的中国经济正在从新冠疫情造成的断裂式下跌中复苏。国际投资界对此也相当看好。中国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表明,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已经连续八个月位于50的荣枯线以上,表明中国制造也在继续扩张。

但经济的复苏性增长趋势能否达到中国政府自己所定的经济增长目标?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自由至上主义学者夏业良则持怀疑态度。

“我曾经跟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见面请教,他就讲过,数据要挤水分挤三道;所以,各级官员在造假方面还是有很多花招的。”

中国经济数据的水分是外界常年质疑的。更为现实的问题是,这种政府主导下的经济发展能否惠及普通的中国民众?

路透社在报道中强调,可持续的稳定增长对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非常关键。

中国舆论界多年前就开始热炒“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这个概念的主要含义是指发展中国家在工业发展过程中,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后,由于政治腐败、社会失序等因素,而无法继续稳定增长,居民收入也陷入停滞。

中国的人均收入2019年为10410美元/年。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已经是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本台记者就此在中文推特上做了一个即时民调。调查的问题是,“你对个人经济生活的感受,相比于十年前,是有很大改善,改善不明显,还是有所降低”?

到截稿时为止,在49个投票中,认为有很大改善的38.8%,改善不明显的26.5%,而有所降低的占了34.7%。

在这个非典型样本的随机调查中,有超过60%的中国大陆居民或刚刚离开大陆的居民认为,他们的经济生活相比于十年前没有明显改善。

虽然这个数据并非以科学样本为依据,但这印证了夏业良的个人感受。夏业良预测,中国经济和居民收入基本上会原地打转,主要是制度上的原因。

“在中共目前的统治模式下,尤其是向计划经济回归,这种情况比十年前更糟糕,所以中国不太可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

郑旭光的看法与之类似,“中国还没有到欧美这样的收入水平,你就停下来了,我觉得基本上可以认为是政治原因,是因为政治上出了问题,才使得经济不增长”。

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政治问题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中央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中共领导层确立了未来一段时期的经济规划,希望在2025年让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到2035年成为“中等发达国家”,后者意味着人均收入要超过2万美元。

路透社援引业内人士的数据指出,未来5年,中国要把GDP的增长保持在年均3.9%,才能在2025年跨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中国方面现在提出5%的年均增长目标,显然符合其整体的经济战略。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中国政府设置GDP等经济发展目标才是最大的陷阱。

郑旭光则分析说,现在中共领导层提出了5%这样的目标,反过来又加强了国家对经济的控制,而经济的发展却无法通过政府的控制来实现。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巅峰期已经过去,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正在迅速消失。中国制造业人工成本上升,以及印度、越南等新的投资热点崛起,正在使资本逐步从中国流失。这将近一步削弱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