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最聪明的还是李嘉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09

香港最聪明的还是李嘉诚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发表了一个没什么「高瞻远瞩」的公报,其中提到港澳,只用了「要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十三个字。也就是说,往后只要求港澳保持「繁荣稳定」就够了,一国两制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从一开始,中共就没打算给香港一国两制,那只是一个幌子,等中共渡过危机,日子好过了,随时可以收拾香港
 

「繁荣稳定」四字,应该写成「稳定繁荣」,对中共来说,最要紧是稳定,没有稳定,什么都没有意义,但稳定要看稳定在什么状态之下,稳定在一国凌驾之下,香港人哀吟无告,那种稳定是做奴隶的稳定。

「一国两制」都不屑提起了。「两制」在崩坏中,又是中共自己一手造成,再提「两制」等于自掌嘴巴,而且再提「两制」,又被香港人和国际社会拿来攻击,更加自讨没趣。从此以后,被称为邓小平伟大发明的一国两制,就被扔进历史的堆填区。

多年来,虽然暗中的破坏早已开始,但中共假假地仍把「一国两制」挂在嘴边,以显示他们还守住最初的承诺。自从去年反送中运动发端,黑警在街头行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法治与自由被强权腐蚀,香港变成动乱之都、黑警之都,丑陋形象传遍全世界,「一国两制」早已破产,再强撑场面已经毫无意义。

中共宣称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一国两制的精神内核,本就以中英联合声明为基础,联合声明失效,一国两制的根基也不复存在。美国人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意味着美国视香港为一国一制,把香港视为一个普通的大陆城市。既然中共自己不承认,外国人也不承认,那多年念经一样念不停的「一国两制」,也就该寿终正寝了。

对香港人来说,再提一国两制一点意思都没有,帮中共涂脂抹粉之余,更是对香港人自己的羞辱。现在连中共的五中全会都不提了,索性全世界都当□不存在,一制就一制,且看中共还能玩什么花招。

自中英谈判香港前途开始,一国两制就是一个大谎言,不是中共没有兑现承诺,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承诺。当初香港如日中天,大陆穷困潦倒,时势所迫要收回香港,不得不想出一个权宜之计,安顿香港人的情绪,让我们心甘情愿接受中国收回主权,方便利用香港的优势,帮助中共走出困境。

从一开始,中共就没打算给香港一国两制,那只是一个幌子,等中共渡过危机,日子好过了,随时可以收拾香港,五十年不变只是邓小平韬光养晦之计而已。

邓小平在接见香港政商名流代表团成员时说,五十年后我们自己也变得更好,那时就不存在香港需要变的问题了,这句话说得太动听,简直推心置腹,令人信服,就让香港人真信了。

中共统治大陆初期,信誓旦旦向资本家保证,中共会实行新民主主义制度,会保护资本家的利益。话音未落,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运动就来了,工厂商铺被收归国有,初时还发给一点「股息」,转瞬间就忘记有分红这回事了,资本家的私人财产,不动声色入了中共口袋。

建国初期实行土地改革,分田地给农民,一转眼合作化运动又来了,土地农具收归集体所有,集体所有又变成全民所有,全民所有又变成中共所有,中共所有最终又变成权贵家族所有,如此偷龙转凤,空手套白狼,全中国所有的财富都集中到极少数个人手上。

两制□(无)影,一国凌驾,又是新一轮财富大转移的开始。香港行之百年的私有财产制度,不久的将来会迅速变质。最先被动用的,是我们天文数字的财政储备,中共对这笔钱早已流口水,现在「两制」取消了,政府凌驾一切,谁可以守住这个家底?林郑出卖香港不遗余力,三下五除二,这些钱都转移到大湾区、深港同城化的计划中去,变成中共的私产,进而变成中共权贵家族的私产。

公有财产被侵吞后,香港的大商贾们,就要操心自己的口袋了。中共对付资本家经验丰富,知道他们的软肋在哪里,知道如何利用强权收服他们,派党委书记进入私营公司,在机构内成立政府操控的工会,以各种名目巧取豪夺,这些规定动作,只要看中共如何收拾大陆私营企业,如何国进民退就明白了。

说到底,最聪明的还是李嘉诚,未卜先知,知难而退,李氏家族今晚执行李,明天即可上机,而那些对香港还「充满信心」的商贾巨富,到时要跳船也已经晚了。

《红楼梦》说的: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香港人如此见证「一国两制」的梦幻泡影,除了苦笑,只好从头开始,为自己争取未来。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