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的“之江新军”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7

习近平的“之江新军”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正如我们《夜话中南海》上周五刊登和播出的文章《现任政治局常委栗战书第一个确定在二十大上退休》已经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和分析的那样,三年前的习近平既然能够令号称代表全国近九千万党员的两千三百名党代表“高票”通过为他习近平本人量身打造的“十九大新党章”,那么仅这一个事实就足以证明,三年多前的中共十九大的高层人事安排已经是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了。

蔡奇



而十九大上所有的副国级以上官员的人事安排内容中,最能证明习近平之强势,或者说跋扈的至少有两例子:第一可以说是我们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了李源潮的“下”和栗战书的“上”;第二应该就是所谓“之江新军”的最典型代表蔡奇的“三级跳”,从十八大的“双非”跃升十九大的政治局委员。

记得20175月,也就是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5个月,时任北京市长蔡奇被宣布为北京市委书记之后,有外界媒体报道称,今年(2017年)62岁的蔡奇在仕途上有些“大器晚成”。2010年,蔡奇55岁时才跻身副部级,担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在2012年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蔡奇没有进入中央委员会,也就是舆论所说的“双非”(非中央委员、非中央后补委员)官员……。从201311月到被宣布接任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的职务在不到4年时间里发生了5次变化。201311月,蔡奇出任浙江省常务副省长;20143月,调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20154月升任国安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成为正部级大员;201610月出任北京市代市长;现在又以北京市长身份接任北京市委书记。仅用了两年多时间就完成了从“双非”副部级向副国级的跨越,但事实上这个蔡奇被提升为副省部级的时间是2007年,具体职务是杭州市长。因为杭州市是所谓副省级的“计划单列市 ”,所以它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是副省部级。

虽然蔡奇当时的任命令是当年四月正式对外宣布的,但事实上当时对他蔡奇的提拔和十九大上也被安排、进入政治局,同时还进入书记处的时任浙江省嘉兴市委书记黄坤明的提拔,都是习近平离开浙江之前向接替他浙江省委书记职务的赵洪柱交办的重要人事安排事项之一。

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产生的这届中央政治局里,习近平当年主政浙江时期的直接政治亲信就一次安排进去了四个,除了蔡奇和黄坤明,还有李强和陈敏尔。

其中,陈敏尔是习近平到浙江的当年即被提升至省委常委;李强是习近平主政浙江不足两年时即从温州市委书记调任省委秘书长,而后又被宣布进入省委常委,官至副省部级的。晋升副省部级比如上二人稍晚的则是蔡奇和黄坤明,分别在习近平离开浙江的两个月之内被宣布为杭州市长和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与此同时,时任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陈敏尔转任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的安排,也是习近平向赵洪柱交办的重要人事安排事项之一。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当时接替习近平浙江省委书记职务的赵洪柱,是从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位置平调过去的。这里说的“平调”当然是组织级别而言,但中组部的常委副部长不要说比一般的省委书记和中央机关的负责人,甚至比兼任地方省市委书记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都能提早知道更多、更深层的高层人事筹划内容。所以当时他赵洪柱被安排从中组部“下放”浙江接替习近平的浙江省委书记职务时,百分之百地明白习近平调任上海并非只是为让他在五个月的十七大上升任政治局委员然后继续兼任一届上海市委书记,而是计划着让他以短短几个月的上海市委书记职务为政治跳板,待十七大时直升政治局常委……。

在此之前,从一九九二年即进入中央机关工作,历任了中纪委办公厅研究室主任、办公厅副主任和主任、国务院监察部副部长、中央纪委常委兼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和常务副部长的赵洪柱,比当时的习近平和李克强本人更清楚他们两人是如何在江泽民、胡锦涛以及曾庆红那里被“比选”的全部过程。

笔者在二十多年前出版的《江泽民的幕僚》一书中,曾用“权力基础来自父辈的生死患难,位高权重全凭红色背景”来形容曾庆红与江泽民,以及曾庆红与当时及日后陆续进入中共高层政坛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后代们的那种“血浓于水”的政治情感。

说来话长,曾庆红辅佐江泽民的年代里,二零零二年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的同时,也和曾庆红及胡锦涛共同看好的“隔代接班人”培养对象李源潮在十六大落选中委,只能屈就中央候补委员之后,胡锦涛本人一度曾把自己总书记的接班人培养目标聚焦到了和他一样出身于团中央第一书记的李克强身上。但当时,事实上执掌中央组织大权的曾庆红却把培养目标从李源潮转移到同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后代的习近平身上。

而在这习近平被考察和培养的整个过程中,曾庆红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在曾庆红直接领导下工作的赵洪柱应该说比当时台面上的总书记胡锦涛更清楚。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底决定上海市委书记继任人选时,江泽民、曾庆红和胡锦涛终于为一项“党内重大决定”达成共识,那就是安排一位他们共同商定的总书记接班人培养对象接掌这个职务,因为这样非常有利于此人在十七大上获得较高选票。

二零零七年春,习近平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一个半月后,曾庆红即亲赴上海,借考察党的高级干部培训之机,为习近平站台。记得当时即有内地的记者朋友告诉笔者,曾庆红此次亲赴上海,他的大秘施芝鸿提前通知上海市委办公厅时特别要求上海方面,只需要习近平一人接机。市委其他领导人和浦东干部学院的领导人都到曾庆红考察的第一站,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恭候就行了。与此同时,施大秘还通知了刚刚上任浙江省委书记一个多月的赵洪柱也提前赶到上海和习近平一同接机。

就在这段时间里,中共官场上已经流传出曾庆红的一个内部讲话,大意是,对在复杂国内外形势下, 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仍然能够保持清醒头脑, 自觉自愿将个人前途与党的未来、社会主义事业前景紧密联系在一起, 而且确有一定领导工作能力的干部子女, 应根据其各自专业、经历, 分别在党、政、军各级领导岗位上逐级培养提拔。简单一句话就是那些不为全民经商大潮所吸引, 一心一意从政的干部子女应该成为党的事业的主要依重对象。

二零一三年初,笔者曾在本专栏连续发表了《一张太子党的“全家福”告诉了我们太多太多》和《昔日胡耀邦的死敌今日寄希望于习近平》两篇文章,披露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曾因巨额贪污诈骗并将整麻袋的脏款藏在中南海家中,而被时任党总书记胡耀邦亲自批捕的“刑满释放人员”、曾是毛泽东御笔、邓小平佞臣胡乔木其人的长子胡石英,在纪念毛诞的会场上演讲《我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时,吹嘘完自己当年是“在毛主席身边长大的”幸福生活之后,还吹出一则令所有到场者无不感到欢欣鼓舞的“话说当年”:却原来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习近平还只是一个中央军委办公厅的普通秘书时,曾经自愿和王歧山、薄熙来、刘源等人聚拢他胡石英门下,每月都会按时出席胡石英任班主任的政治学习班的讨论活动。胡石英还特别强调,习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台伊始即一再公开表演的脱稿讲话的能力,都是当年因为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训练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也许是为了对外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胡石英会后就指使手下故作不经意地把一张题为《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的太子党聚会合影“随便”贴到网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还有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陈云长公子陈元,彭真的儿子傅杨,宋任穷之女宋岩(即宋彬彬),胡耀邦女婿刘晓江,杨尚昆之女杨李,以及薄熙来胞弟薄熙成等。该照片摄取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地点是北京浙江大厦(内部名称是中共浙江省委和浙江省政府驻京办事处)的主宴会厅。

当时的习近平以浙江省委书记身份在北京宴请这批“太子党”成员时,身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曾庆红碍于政治身份当然不便亲自到场,但日后有消息说,抵达浙江大厦之前,习近平 已经先率全体被宴请者去了曾庆红家为他恭贺六十七岁大寿。在场的曾庆红下属除大秘施之鸿,还有时任中组部长贺国强和常务副部长赵洪柱等。如上介绍的当年曾庆红的那个关于“不为全民经商大潮所吸引, 一心一意从政的干部子女 应该成为党的事业的主要依重对象”的“内部讲话”,就是出自这个场合。

所以,本人并无红色家庭背景的赵洪柱,当时肯定是内心早已经明白要想坐稳从习近平接过的浙江省委书记位置,并在此基础上为自己未来晋升副国级铺平道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提前向习近平表示效忠,将自己主政浙江省委时期的大事要事,特别是重要人事安排,全都要“按既定方针办”。

于是,除了前面介绍的现任政治局委员里的蔡奇、陈敏尔和黄坤明,我们过去已经有数篇相关内容文章介绍过的、至今还在被外界猜测为下届国务院总理可能接班人选的李强,就是在被习近平提拔为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的前提下,又在赵洪柱手下被继续重用,继而又被赵洪柱提拔为省委副书记,并向中央“建议”为省长候选人。

另外,现任职于习近平亲自统领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的舒国增,当年是被习近平提拔为浙江潷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赵洪柱到任后,又将他提拔为省委副秘书长(正厅局级)兼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为日后晋升副省部级铺平道路;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夏宝龙是习近平主政浙江时的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赵洪柱到任后将他晋升为省长,而后又在自己“调中央工作”的同时,把省委书记的权杖交到他手上。现任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当年在习近平手下被提拔为浙江省丽水市委书记,赵洪柱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将他提拔为省委统战部长……。

习近平的“之江新军”人数众多,这里不再一一例举,而他们中间的大部分都是在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受到政治重用之后,又被继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柱“按既定方针办”,进一步重用、进一步提拔,从而为习近平接班之后进一步提拔自己在浙江省委书记任内选拔并考验过关的一票政治亲信铺平了晋升台阶。而赵洪柱本人也因此得了习近平的政治回报 ,在十八大上被已经主持中央组织工作五年时间的习近平提名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副书记 ,日后又安排他兼任了中央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组长…….

在习近平中央总书记的第一个五年任期内,外界都知道时任中纪委书记王歧山为他习近平打虎有功,很少有人知道这整整五年时间的“打虎”过程中,大案要案,特别是退位和在位的副国级以上领导人的重案处理,无论是周永康案还是令计划,无论是孙正才还是王岷……,差不多每件都是赵洪柱亲任专案组组长。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