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蚂蚁上市被叫停 马云背后“贵人”胆更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07

蚂蚁上市被叫停 马云背后“贵人”胆更大?

马云遭约谈后,蚂蚁集团上市也被紧急叫停,引发诸多猜测。香港媒体称,这一事件不仅打破资本市场的一场盛筵,更触动内地很多利益集团。马云背后的其中一位“贵人”黄奇帆被点名,黄奇帆曾连续提及帮助马云的旧事。   

黄奇帆是蚂蚁金服的“接生婆”。


马云被约谈蚂蚁上市告停 港媒点名黄奇帆

综合媒体报导,阿里巴巴持有的蚂蚁集团,原定5日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A+H股),但在马云等三大核心人物2日遭中国四大监管机构约谈后,上交所宣布延后蚂蚁集团上市,港交所跟进,蚂蚁集团本次IPO宣告暂停。事件冲击阿里巴巴股价骤跌,马云的财富一夜之间暴跌近30亿美元。

连日来中共官媒继续追打马云,官方发声严厉。有观察认为,蚂蚁被叫停明显是政治事件,未来上市恐怕是遥遥无期。而马云能否翻身,要看在中共体制下背后双方势力的较量。

香港《明报》115日发表孙嘉业评论文章指,蚂蚁金服谁属?当然是实际控制人马云及阿里巴巴集团。但蚂蚁的成长壮大,却有多名体制内“贵人”相助。重庆市前市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奇帆,就是其中一位。

黄曾公开忆述,2013年马云到重庆跟他说想搞个贷款公司,称当时浙江义乌、温州的小贷公司在整顿,全遭冻结。黄答允马云,只要不搞P2P(个人对个人借贷),“我三天就帮你全部办完”,结果,蚂蚁金服现在百多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利润中,45亿来自黄当年批准设立的两家小贷公司。

文章说,黄奇帆是蚂蚁金服的“接生婆”。重庆现在仍是中国网络贷款重镇,占内地网贷余额的60%。当蚂蚁发展受到当局留难时,是黄奇帆为其订造了资本证券化(Asset Backed Securitization)不逾3倍、追加资本金到10%、杠杆比率不能太高、保证信用、贷款对象必须是本身客户等5条规矩。

马云成敏感人物 黄奇帆仍提与马云交往旧事

值得注意的是,马云这次“出事”被业界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身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的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却在今年不同时间披露自己2013年帮马云的那段旧事,疑似力挺。

黄奇帆在10月下旬这次为期3天的外滩金融峰会的第3天上午发表了约有15分钟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及了他和马云当年在一次饭桌上的对话:

“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事想做还没做成?”

“我想搞个贷款公司。”

“你是浙江的老大公司,贷款公司地方政府就能批,这有什么难的?”

“我们浙江义乌、温州这会小贷公司在整顿,全部冻结了。”

“你如果到我这搞小贷公司,只要不搞P2P,我三天就帮你全部办完。”

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黄奇帆讲到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发展路径这一话题时也透露,2013年马云到重庆找他“想搞个贷款公司”的往事。

今年8月他在出版的新书《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的问题与对策》中,再次提及此事。黄奇帆在书中还提到,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监管部门健全了体制机制,解决了高杠杆风险,重庆地区也增加了数百亿元金融企业的资本金,蚂蚁金融贷款公司得以恢复运转。他形容,有些事情在发展过程中出了问题,也不要用一刀切的方式去处理,不要泼脏水的时候,把小孩也泼掉。

马云惹麻烦 因得罪王岐山?

1024日,王岐山以视频方式在第二届上海外滩金融峰会的开幕式上发表了致辞表示,金融脱离实体经济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必须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原则。他说:“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王岐山强调,要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金融业遵从的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三原则中,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随即,马云当天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演讲时,发表与王岐山针锋相对的观点。

马云称,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根本就还没有形成金融系统。由于缺少健康金融系统,现在是“旱的旱死,涝的捞死”。他直言不讳的说:“我们要建设金融健康系统,(而)不是担忧金融系统风险。”

马云强调,创新一定会犯错,问题在于犯错后能不能完善、修正。坚持创新、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其实就是在扼杀创新;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

马云批评,现在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比如总想着抵押和担保,害了很多企业家。要么是资产全押了出去、压力巨大,要么是肆无忌惮贷款、不断加杠杆、把负债搞的很大。

他还说,现在中国的政策愈来愈多,导致的结果是“谁都干不了什么事”,“谁都可能出事情”。因此中国需要的是政策专家。

马云的这些言论很快就引发了网络围观与讨论。有网友发帖调侃说:“马云此番言论句句有所指,敢公然叫板王岐山,啥信号?”“背后靠山够硬!”

马云和王岐山当天的发言被外界后来解读为马云“硬杠王岐山”、“捅了马蜂窝”。

署名“财经冷眼”的财经评论人士表示,在外滩金融论坛上,王歧山刚致辞强调系统性金融风险,就被马云直接反驳打脸:你们连金融系统都没有,这是最大的风险!这一巴掌打击面非常广,挑衅监管层的意图外行都看得出来,非常高调。

分析指习担心金融政变 习江这回撕破脸

也有分析认为,马云捅了马蜂窝,涉及习近平担心5年前的金融政变重演。

推特帐号“LIFETIME视界”表示,马云被约谈,有些媒体认为马云的言论冒犯了王岐山,说明还是不了解习近平的心胸。马云不幸被习近平选做杀鸡给猴看的鸡。马云调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话被认为挑衅习近平的“金融安全”,因此全球史上规模最大的蚂蚁金服上市突然被叫停。

资深媒体人王剑分析,蚂蚁集团如果有违规,根本走不到上市这一步,早就被监管部门拿下了。显然蚂蚁上市被叫停跟其金融业务无关,而是跟蚂蚁集团背后的政治角力有关系。

王剑表示,金融领域是中共的心头肉,外人是不可能染指的,马云能在其中活到现在,可见其背景是不一般的。

过去人们听说过马云与江派权贵子女如刘乐飞、江志成的“故事”。而且还有曾庆红家族的影子。但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无从证实。而2015年大陆爆发的大股灾,就被认为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当局的经济政变,或金融政变。

王剑说,蚂蚁上市涉及几百万股民,上万亿资金,涉及面相当大。但是“老大”一翻脸,不管不顾,掀了桌子,这就是极权的任性。这也说明江泽民现在也压不住了,谁来都不好使,习不给江面子,习江这次是彻底撕破脸。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苹果日报》分析说,虽然无法证实事件与中共权斗有关,但可以肯定,官方对大型集资非常恐惧。他认为,中央担心有人富可敌国,甚或形成一个跨派系、跨界别的利益集团,加上一旦该集团在外国有联系渠道,中央会设想对其政权稳定构成威胁。

黄奇帆背靠“上海帮” 随时会玩完?

据《明报》孙嘉业文章称,黄奇帆是上海出身的官员,与江泽民、吴邦国等关系密切,现在任职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任就是原副总理曾培炎,董建华和周小川都是顾问。

资料显示,黄奇帆2001年前仕途一直在上海,并曾担任市委、市府大秘超过7年。之后他在重庆则经历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和孙政才六任书记。其中2010年起就开始担任重庆市长。

黄奇帆与薄、孙搭档多年,特别是和薄熙来搭档时,自称与薄合作“如鱼得水”。而薄和孙政才都被指是江派的权力继承人,在北京当局的公开措辞中,两人都被列为“重大政治隐患”,被指“野心家”。

曾有网络文章质疑,黄奇帆虽然在薄熙来和孙政才两案中暂时脱身,但是这两人都被当局定性为“野心家”“政治隐患”,黄奇帆恰是不可能不知情者。

但尽管薄、孙倒台,黄奇帆一直不倒,其官场能混的手段被指不寻常。

20121120日,在重庆新书记孙政才和老书记张德江交接的干部大会上,市长黄奇帆在发言中两度落泪,哽咽难语。网民调侃黄更像在演戏,是“新时代的影帝”。

有港媒报导称,黄奇帆政坛“不倒翁”的秘密,除了脸皮厚卖主求荣,就是心黑手辣贪得无厌,早前如果不是吴邦国等江派大佬护着他,早就撤职坐牢。现在也很难说何时“玩完”。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