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安插在中纪委里的浙江嫡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22

习近平安插在中纪委里的浙江嫡系

我们《夜话中南海》上期节目播发的《习近平的“之江新军”原来是这样炼成的》一文中,已经介绍过了习近平的“之江新军”人数众多,而他们中间的大部分都是在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受到政治重用之后,又被继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按既定方针办”,进一步重用,进一步提拔,从而为习近平接班之后进一步提拔自己在浙江省委书记任内选拔并考验过关的一票政治亲信铺平了晋升台阶。

前中纪委第一副书记赵洪祝


其实从当时那段时间内,中共官方的一些相关公开报道内容都可以看出些许端倪。习近平离开浙江在上海市委书记任上,为晋升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政治热身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曾专程返回浙江,以率领上海市党政代表团赴浙江学习考察之名义,一方面是为了渲染自己担任浙江省委书记四年多时间里的政绩突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督促自己的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按既定方针办”……。而赵洪祝本人也特意赶在习近平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十七大召开之前专程前往上海,表面上也是借率领浙江省党政代表团赴上海学习考察的名义,实际上就是要当面向习近平请示和汇报工作。

如此一来,赵洪祝自然会得到习近平的政治回报。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至此已经主持中央日常党务工作,特别是中央组织工作五年时间的习近平提名赵洪祝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副书记 ,官至副国级;日后又安排他兼身了中央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组长…….

在习近平中央总书记的第一个五年任期 -- 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至二零一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之间的五年时间里,外界都知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的王歧山为他习近平“打虎”有功,很少有人知道,这整整五年时间的“打虎” 过程中,大案要案,特别是退位和在位的副国级以上领导人的重案处理,无论是周永案还是令计划,无论是孙正才还是王岷……,差不多每件都是赵洪祝亲任专案组组长。

说到赵洪祝在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这五年时间里,以中纪委第一副书记身份协助王歧山“打虎”的经历,就不能不提我们上篇文章中还没有介绍到的习近平“之江新军”中的另外一名重要成员徐令义。

一九五八年出生,比习近平年轻五岁的徐令义当年和李强及陈敏尔一样,都是浙江生、浙江长的“当地干部”。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习近平从福建省长调任浙江省长时,原本是家乡的一个师范专科学校毕业、但日后在家乡从政过程中拿到了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的徐令义,已经从地方官升任了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明办主任。后一个职务,决定了他当时是浙江省委宣传部的正厅级副部长。习近平到任浙江省委书记所做的头几件重要人事任命中,就包括将陈敏尔任命为当时徐令义的顶头上司,浙江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从那以后两年多时间里,帮习近平或捉笔代刀,或润笔修正的上百篇 “之江新语”,有陈敏尔的功劳,也有徐令义的参与。

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两次到温州地区考察,都特别要求曾在那里长期为官的徐令义陪同。其间除了讨论工作,习近平还对徐令义早年在江苏省军区独立师服役时,因为“能文能武”而被提拔为文书的经历很感兴趣。

徐义令第二次陪同习近平巡幸温州后,即把徐令义从省委宣传部调出,安排到自己身边出任省委第一副秘书长。当时的省委秘书长是也和徐令义一样,从温州官场出道的李强。所以,如果说当时的李强是习近平的大秘的话,那么徐令义就是习近平的二秘。

习近平在中央主政后,吹捧他的官方文章中一提及他的浙江为官经历,津津乐道的内容之一就是他对所谓“信访”工作的重视。日后以习近平名义结集出版的《之江新语》中如下 一段内容,更是被全国各地各级信访部门当成是“最高指示”贯彻落实: “我们的责任,就是向人民负责,为群众解难。既然群众有信访诉求,我们就应该千方百计去排忧,扑下身子去解决,切实履行‘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庄严承诺。”

当年在浙江省委供职的一位人士曾介绍说,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第二年就提出,在全省推广领导“下访接访”制度。陪同习近平前往“省委主要领导下访第一站”的任务,就落在了时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令义身上。从那以后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徐令义在浙江省委宣传部几名副部长中的重要分工内容,就是为习近平的这一“重要政治改革举措”进行宣传和总结 。宣传,当然主要是指在中央和地方党媒上的公开宣传造势,在全省乃至全国公众面前吹嘘习近平的“浙江新政”;所谓“总结”,不但包括了为省委内部起草总结报告之类,更包括通过新华社浙江分社随时以“内参”形式向中央领导层吹嘘习近平的“浙江新政”。而当时徐令义负责联络的时任新华社浙江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和常务副总编辑朱国贤及慎海雄,在习近平主政中央之后,都已经先后得到政治重用。

其中慎海雄的名字更多为外界所熟知,是因为他被宣布以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身份兼任了新组建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

熟知中共体制的人士都知道,在二零一八年习近平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举措出台 之前,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同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管理的三家党有副部级事业单位,合称“中央三台”。二零一八年“改革” 之后,新组建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为独立于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之外的、“业务上级机构为中央宣传部的国务院正部级事业单位”。

一九六七年生人,在三年前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已经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此前已经先后担任过新华通讯社副总编辑、党组成员,中国经济信息社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中央电视台台长、分党组书记等副省部级职务的慎海雄,步入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五个月之后,即被提拔为正省部级的“中央总台”一把手,不仅代表了习近平对他政治上的充分信任,也证明了未来二十大上他慎海雄还更有上升空间。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及本文前半部分所陆续介绍过的黄坤明、蔡奇、李强、陈敏尔、徐令义等数个习近平 “之江新军”成员中,前二人都是从福建“跨省”调进浙江为官,并在习近平由福建省省长调任浙江省长,继而升任省委书记后进一步在浙江本省得到重用的,而后三人都是浙江生,浙江长……。

比这后三人更为突出的是,慎海雄不但是浙江生、浙江长,而且求学也是在浙江当地:一九八九年杭州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毕业后,直接被新华社浙江分社录取,从此效命中共喉舌机构至今已持续三十余年。

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慎海雄和与他同时任职新华社浙江分社的朱国贤,在陈敏尔和徐令义的授意下,不但为向全国宣传习近平的浙江政绩,写习近平所想,投习近平所好,而且还时不时在“内参”文章里极力美言习近平的“浙江新政”,一再向当时的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以有所有中共在位和退位领导人的耳朵里灌风,才终于达到了令习近平在被与李克强等人“比选”的过程中顺利胜出的预设目标。这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后,在提拔当时的浙江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陈敏尔的同时,也陆续对当年在浙江还只是正厅和副厅级的徐令义,以及慎海雄和朱国贤委以重任的原因。

徐令义当年在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位置上,又因为重点负责宣传总结并及时向中央报告“领导干部下访接访”制度取得的“重大成就”有功,而被习近平调任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府信访局局长,从此为进入中央信访系统奠定了基础。

二零一七年十月,习近平在十七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分管书记处和所有中央党务。十个月后,即令中组部将徐令义调升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习近平接任总书记之后 ,先是将他徐令义调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任专职副主任;一年后即又令他改门庭,到时任中纪委书记王歧山和中纪委第一副书记赵洪祝门下任中央纪委驻中央办公厅纪检组组长。

当时突然决定要调徐令义担此重任的背景原因是,随着前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失势,王歧山和赵洪祝发现令计划的“反党罪行”要远比此前发现的更多、更复杂,徐令义被增援到中办纪检组,就是要安排他以中纪委“派驻”的身份,对当时还继续暗藏在中办系统的令计划余党进行个个击破,“力争早日全歼”。

二零一七年年初,中国大陆的许多媒体都突出报道了《徐令义已任中央巡视组巡视专员并明确为正部级》一文,显然是在为他能够顺利在十九大上进入中纪委常委序列造势。

十九大之后,徐令义在赵乐际手下担任中央纪委副书记兼国家监委副主任。当时笔者对徐令义的背景知之有限,与一位来美国探亲的中共退休干部闲聊时,此公主动谈起了对他曾有过短暂交往的徐令义。说出来的故事之一就是,徐令义在十九大之前被委派到中办系统清查令计划余党之后的下一项,当时还属于“特级机密”的重大政治任务就是,调查在位政治局委员孙正才。

笔者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将信将疑地搜索了下孙正才被习近平打入天牢之前、之后的中共官方相关报道,才注意到当时被委派到重庆“回头看”,“杀了一个回马枪”的中纪委钦差大臣果然是徐令义。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开透露消息说: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重庆市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对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和市委领导班子抓好巡视整改工作提出要求。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徐令义代表中央巡视组,分别向孙政才和重庆市委领导班子反馈了巡视“回头看”情况。孙政才主持向领导班子反馈会议并就做好巡视整改工作作表态讲话…….

而在此之前,新华网已经有报道说:根据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2016116日至201715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重庆市开展了巡视“回头看”。巡视组长徐令义指出,重庆市党委的领导弱化,担当意识不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有差距,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有偏差,选人用人把关不严,一些干部“带病提拔”……。一些领导干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上轮巡视发现的一些重点问题整改不到位,清除“薄、王”思想遗毒不彻底,国企腐败形势依然严峻,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笔者当年刚刚读到此类报道后,第一反映当然是孙正才“前景不妙”,但并没有特别关注这位可以盛气凌人地当面向在位政治局大员发号施令的“钦差大臣”徐令义,居然也是出身于习近平的浙江嫡系。更多对习近平安插进中纪委系统的“嫡系部队”的介绍和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