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腰斩蚂蚁与万能主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7

腰斩蚂蚁与万能主席

腰斩蚂蚁,杀全世界投资者个措手不及,引发诸般猜测。国家级辩护士指此举旨在风险防控,官家要求蚂蚁提高借贷储备,将打击其利润,招股价势须调整。小道消息则指上市前夕,最大股东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言词冒犯在场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因而闯祸。《华尔街日报》跟进报道,指马云不止顶撞了王岐山,且如毛泽东所言,摸了老虎屁股──挑战中国整个金融监管体制──习大大一声「可怒也」,亲自拍板腰斩蚂蚁,以挫马云之气焰。  


 

《华尔街日报》铺陈的细节颇堪玩味:习大大看过有关马云发言的报告,方指令专责财经事务的副总理刘鹤腰斩蚂蚁。负责监管的中国人民银行及中国证监收到柯打,破格联合「约谈」马云及蚂蚁高层,从柜桶底拿出老早准备好的监管条例,加辣侍候。若非习大大亲自拍板,蚂蚁轻舟已过万重山,扒工行、建行、交行、中行四大央企以至美国的大摩头,一跃而为全世界最高市值的金融机构矣。 

蚂蚁上市理应过五关斩六将,经上海及香港股市审查,通过中国证监、人民银行重重关卡。风险防控若是不足,这么多衙门何以不以为意,但习大大一出手即点中储备不足此死穴?管控放贷风险是专业大学问,储备水平高低则有国际认可的标准,监管衙门竟然都_了觉,需日理万机的习大大亲自出手?不可能吧。 

若然金融机构该有多少储备此技术末节亦需习大大操心,14亿人的大国每天里烦他操心、亲自拍板的大小事情又何其多?哪怕三头六臂,也不能管得那么微细吧?蚂蚁遭腰斩莫非根本与其储备水平无涉,而是经《华尔街日报》印证的小道消息所指,马云称中国金融市场并无系统性风险,而是根本没有系统;语气嚣张,挑战中央,今上鲠不下。 

姑勿论如何,不辩的事实是,蚂蚁上市,从港交所的李小加到财经沙皇刘鹤说的都不算数,须习大大拍板方作得实。无独有偶,《华尔街日报》腰斩蚂蚁新闻见报当天,澳洲广播公司称DQ郭荣铿、杨岳桥、梁继昌及郭家麒,亦是由习大大亲自拍板。一天只有24小时,习大大到底能拍多少次板?

集权必形成资讯樽颈 

蚂蚁上市,收齐支票、举槌打锣挂牌了方遭腰斩;郭荣铿等四人「延任」差不多三个月,方察觉其行为于「政治伦理」不合而须DQ;武汉爆发疫症两三个星期,方「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抗疫……在在显示权力高度集中、事无大小都需党中央一锤定音,习大大固然难免拍板疲劳,人人翘首等待中央拍板,将形成决策大塞车。迟迟未发落,小则引擎空转、错失时机,大则闹出后果无从预料的乱象。 

此非甚么新发见。早于一个世纪前,列宁实行计划经济之初,海耶克的老师米塞斯(von Mises)已指出,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必然形成下塞上聋的资讯樽颈,终致崩溃。爆发疫症,湖北、武汉官员慌怕破坏了春节气氛,不敢贸贸然惊动上头。下情没有适时如实向上反映,不管中央如何英明神武,其部署、指挥难以对症下药,以致「垃圾入、垃圾出」,坏了大事。 

到头来政策是否对劲,中央的识见、情操与判断攸关。爱迪生创办的通用电气,生意无所不及,从电灯泡、飞机引擎以至金融放贷;百年老店终致分崩离析,《财富》杂志调查其死因,将王国崩溃归咎于掌舵16年的甄茂德(Jeff Immelt),事事过问而目空一切。 

此君出身常青藤大学,是哈佛商学院的MBA;在宝洁(P&G)般的大企业磨练过方到通用效力。此显非一张败家仔的履历表。可是其人高傲,容不下反对声音,集所有决策权于一身,结果如通用前高层所言:「若果老总是全世界最叻的人,公司则危矣哉。」 

危险在哪里?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高度中央集权,哪怕党核心学历过人而IQEQ皆爆棚,亦跳不过米塞斯的资讯樽颈,以致决策瘫痪,形成乱象。现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通通由「万能主席」习大大来拍板,那会拍成甚么个样?腰斩蚂蚁、DQ议员、堕后抗疫,大家看得到,看不到的乱象又有多少? 

来源:苹果日报杨怀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