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共产党有资格讥笑美国选举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3

共产党有资格讥笑美国选举吗?

这次美国大选十分激烈,投票日过去了一个星期,谁是总统仍然悬而未决。这是因为美国的对内对外政策,都处于多年不见的转型期,争议非常激烈。而和平理性非暴力解决政治争议的民主政治,也不排除有激烈的斗争。相比较,所谓鸦雀无声的一统天下,最后往往不得不靠暴力斗争来解决,这是民主与专制的根本区别。

一家商店展示的特朗普和拜登的头像

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同意见,这是常识。怎样解决不同意见的争论,大致上有三种不同的方式。一种是通过协商达成一致,然后共同执行,这是最理想的方式。第二种就是虽然达不成一致,但是少数服从多数,是一种虽不很理想,但很实用的方式。第三种是达不成一致而又固执己见,各自为战,力量削弱甚至互相抵消,这是最不理想的方式。

第一种方式太理想,只有在小范围内可能有效,甚至在家庭这样的小范围内都不一定有效。于是就演化出家长制,在古代曾经盛极一时。家长制也叫做一言堂,当国家范围逐渐扩大后,它的缺陷就越来越明显了。所以中国古代两千多年的历史,就是最高决策逐渐受到限制,或者说集体决策逐渐强化的过程。

凡是决策范围规范化的国家,就能形成历史较长的朝代。否则就是长短不一的短命朝代。实际上短命朝代比二十四史的数量多出很多倍。即使长命的朝代,最后也灭亡在决策过程异化,无法纠正错误决策的问题上。比家庭和小团体更大的范围,决策错误是生死存亡的最大问题。中国古代虽然不断弱化家长制,但没有最终摆脱家长制的外壳。所以近代有识之士们才发起学习西方的民主制。

民主制是什么呢?就是在不能协商一致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用表决的方式决定最终的决策。民主制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大家都不要固执己见,决策后大家共同执行。由于有了合理合法的共同决策程序,决策后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共同执行,这样才是真正的举国之力。

中国最近一百年来,是学习西方不成,画虎不成反类犬。没有回到中国古代的有限集体决策制,反而学习了西方传来的独裁家长制。这种蒙古和欧洲农奴主的独裁家长制,给中国百年来造成的灾难,有目共睹。特别是毛泽东和习近平的个人独裁制造成的决策错误,给中国带来的后果,就是连累国家和人民走向崩溃。

在古代,有限的集体决策制很难纠正这种愚蠢加专横的皇帝。现在领导中国的共产党,连有限的集体决策都不存在了。七十年代末毛泽东死亡了,借此机会中国恢复了有限的集体决策制。现在很多人希望习近平的健康出问题。

毛泽东的死亡是个偶然事件,华国锋等人大胆决策才是导致中国大变局的决定性因素。遗憾的是末代王朝的特点就是决策层里已经“更无一人是男儿”。即使习近平死了,也会有王近平、李近平来继续独裁体制,直至灭亡。有功夫嘲笑别人的不够完美,不如照照镜子面对现实。

常见有人评点别人这个不够完美,那个不够完美。一般都是在为自己更不完美来解嘲,或者像狐狸吹捧乌鸦唱歌一样,是为了乌鸦嘴里的那块肉。当然,借此机会拍好马屁谋取个人利益,也是人之常情,见怪不怪。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