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未富先老”,“延迟退休年龄”可解燃眉之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4

中国“未富先老”,“延迟退休年龄”可解燃眉之急?

中国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规划,以解决“僧多粥少”、社保基金缺口扩大的问题。有观察人士称,中国“未富先老”所带来的严峻挑战,迫使中国当局不得已为之,但中国人口结构畸形发展,权贵占用过多资源以及社会保障不公,才是中共面临的最大问题。

北京一家养老院里的几名老年妇女正在打麻将


人口老龄化,延迟退休不可避免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说,只要一个社会人口发生了老龄化的问题,延迟退休就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他说:“确实,中国的社保入不敷出,这是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自从计划生育以后,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就很严重。工作的人,没办法支付退休的人,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而现在可能刚刚才开始表现出来,以后可能会更加严重。因为我们看到老龄化比较严重的,走的比中国早一点的日本和韩国,他们的问题已经比较严重了。所以说,这是中国不得已而为之。”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通常都伴随着该国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富足,社会福利和健康得到保障,预期寿命大大延长。例如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美国、日本、德国等。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世界健康统计》的调查显示,全球预期寿命排名第一的是日本,为84.2岁,其次是瑞士的83.3岁,德国的80.9岁,美国的78.6岁。中国为76.4岁。

日本的人口老龄化严重,日本调查公司帝国数据银行2019年的统计显示,日本65岁以上人口的总占比已超过28%,名列世界第一。为解决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年限延长,养老金不足和缺口加大的问题,日本内阁会议今年3月通过《国家公务员法》修订案,将国家公务员的退休年龄从60岁延长到65岁,从2022年度开始实施,每2年延长1岁,到2030年度最终延长到65岁。此外,日本法律规定60岁是退休年龄,但到65岁才能领取养老金。

美国也是个人口老龄化的国家,65岁以上人口的总占比大约16/%。与日本不同的是,美国从1935年就把领取全额社保退休金的年龄定在65岁。1961年社保法修订后,退休制度(领取社保)规定,无论男女,年满62岁,工作累计超过40个点(每年最多4个点),可以退休,领取社保,但要递年扣减,最多不超过30%

美国的社保法还对不同年龄段领取全额社保的人做出规定,即1937 年及以前出生者,退休年龄是65 岁;1943年至1954 年出生者,退休年龄是66 岁;1960 年及以后出生者,退休年龄是67岁。美国2000年的社保法修订还鼓励人们延迟领取社保,从符合领取年龄起,每延迟一年奖励8%,延迟的最高年龄为70岁,领取额不能超过基数的130%

美国推迟退休年龄,奖励延迟领取社保,主要原因也是社保基金入不敷出,面临2033年社保系统破产的局面。因此,有美国国会议员建议,将美国人的退休年龄提高到 69 岁。根据测算,若退休年龄推迟到68岁,美国社保基金缺口将减少18%,若推迟到70岁,将减少44%

专家:未富先老 权贵占用资源过多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说,养老金不足,是个世界范围面临的挑战问题。他说,与其他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养老金的问题是“未富先老”,即中国富足的水平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程度,人口老龄化程度却要“后来居上”,原因在于,中国的经济结构存在很大问题。

他说:“我们现在谈到的养老金问题,一般指的是城市居民。实际上,中共对于机关干部的养老,包括中共自己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了,他们自己的养老,早已经做了周翔的安排。退休金、养老金付的最高的,就是这些权贵阶层。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每年都有这么多人退休,要养活这些人,实际上对社会就是个不公平的负担,超出其他正常国家的负担。中共百分之零点几的人,他们占的医疗资源达百分之几十,这种情况无疑加剧了养老金的负担。”

谢田教授还表示,中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共1970年代开始实施的“一胎化”政策,导致年轻人减少。他说,尽管中共在2015年开始放开“二胎”,但是城市住房、教育、生活费用的高企,使适婚适育的年轻人不愿意多生孩子,这不仅导致人口结构畸形发展,还加剧了老龄化带来的问题。

此外,谢田教授说,过去几年来,尤其是去年新冠病毒爆发后,中国经济大幅度下滑,尤其是那些中小企业,减产或关闭,本应缴纳的“五险一金” (五险是指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一金是指住房公积金。)也大幅度减少,这直接导致中国社保基金缺口持续扩大。

他说:“所以目前的状况是,养老金支出在增加,同时中共特权阶层又占去一大部分,再加少缴纳保费减少,所以肯定会出问题,肯定会入不敷出的。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中国当局想要加税,会有很大可能,但是推迟退休年龄,看来势在必行的。”

谢田教授还指出,中国社保基金的监管不完善,挪用、盗用的腐败和违法案件也时有发生,这加剧了基金不足,缺口加大的问题。

解决的关键:开源和节流

针对中国居民预期寿命延长,社保基金不足的问题,陈朝晖教授说,中国在经济发展状况不如前几年高速增长的前提下,要解决社保基金不足,缺口不断扩大,甚至将破产的问题,关键要从两个方面入手,即开源和节流。

他说:“延迟就是节流的问题,让每个人领取养老金的年份少一点。另外一个方面,就必须要通过政府补贴。像中国的情况,就必须要开源。如果社保基金钱不过,要想办法把这个窟窿补上去。办法之一,就是一直讨论了很多年的议题,就是征收房产税。一旦征收房产税的话,填补社保基金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陈朝晖教授说,中国政府研议要征收房产税,由来已久,但是业界和民众反弹很大,一直无法推进。但是他指出,征收房产税是个趋势,即使目前无法推动下去,未来势必要实施,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说,中共在退休金制度上存在着严重的不公,城市居民能够享受,但人口众多的农村居民却被排除在外。不过他强调,中共目前面临各种困境和问题,包括整体经济发展恶化,社会形势恶化,外部环境恶化等,这些维系中共政权存亡的问题,是中共面临的最大问题。

总部在深圳的同方全球人寿联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和风险管理研究中心1110日发布的《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称,2020年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比2019年的6.15上升了0.8个百分点。退休准备指数8-10为高准备,6-7.9为中等准备,6以下为低准备。

该报告显示,支持延迟退休年龄的比例在过去5年中明显提高,从2016年的63%上升到2020年的79%。报告称,延迟退休年龄接受程度的增加,为中国政府适时推出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提供了民意基础。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