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中陷「二次冷战」 回归「和谐」要看这两种情况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3

美中陷「二次冷战」 回归「和谐」要看这两种情况

如无意外,美国明年一月将换政府。最近很多评论,都在讨论美国对中政策会不会大变。我在很多地方都表达过看法,指出拜登对中手法与策略会与特朗普政府不同,会更注重重建与自由世界传统盟友的关系,并重新加强美国在国际组织的影响力与中国竞争,但制衡中国的基调和大方向不会变。这个判断是否正确,只可待时间裁决。   



退后一步看更宏大的问题,最近学术界,对于美中关系的性质为何,已经展开热烈讨论。其中一个最受注意的,当然就是所谓的美中「新冷战」论。这种论调,假设现在美中关系恶化的根源,是两国价值与政治体制的不同,像当年的美国和苏联一样。在2000年代提出著名「中美国」(Chimerica)论,说中国与美国已经整合成一个统一经济体,合作主导世界的经济史家Niall Ferguson,最近见到风向已转,也抛弃了「中美国」论,改说现在美中两国,已陷入二次冷战(Cold War II)。

这种新冷战论,大众容易理解。但细心思考,便会发现其实不很合乎逻辑。如果说近年美中关系恶化是因为意识形态和政治体系差异,那么为何现在才恶化?西方现在才知道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吗?

1989年六四屠城后,自由世界群情汹涌,制裁中国的呼声汹涌澎湃。但当时的建制精英,都极力防止美中关系恶化,公开谴责屠城,背后却向北京保证杀戮不会影响经贸往来。当年的美国总统老布什,在屠城后两个多星期后写了一封秘密信件给邓小平,重申美国不愿看到天安门的不幸会影响美中经贸与其他关系。他更在信中,表示中国是五千年古国,美国只有200多年历史,中国领导人都清楚知道做甚么对人民最好,美国无意干预。这封秘密信,现在已经公开,并收录在老布什离任多年后出版的自传。

后来克林顿在1993年上台,最初想推行人权外交,宣布中国不改善人权,美国就会终止中国货低关税进入美国的优惠。但克林顿政府在1994年作180度转向,宣布以后中国货关税将会与人权问题脱钩。由此可见,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和1990年代中国的加强专制并无导致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新冷战。从1990年到2000年代,美中两国的意识形态分歧越来越大,但并无阻止两国经贸一体,水乳交融。

当年美中新冷战打不成,其实就是因为中国向美国大财团承诺各种在中国市场的优惠与特权,赢得他们在华府成为中国说客,以商围政。当年中国国企改革刚刚起步,北京所以愿向美资让利,借美资之力,壮大中国企业。美资在中国市场与甘愿处在从属位置的中国企业合作,猪笼入水。

但过了一段时间,很多中国企业通过合法或非法途径,获得了美资的技术和抄袭了他们盈利秘诀,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以更便宜的山寨姿态在中国市场,继而是世界市场挑战美资,瑞幸vs星巴克,淘宝vs亚玛逊,三一重工vs卡特彼勒(Caterpillar)。美资被中资挤压,大概在2010年左右开始,美企不再热衷帮中国在华府游说,甚至开始支持对中国不利的议案。这乃是美国国会在过去十年对中越来越强硬,很多有关新疆、台湾、香港、中国人权的议案,都能得到大比数通过的原因。

美中交恶,起源于美资与中资从合作演变成恶性竞争。如果要美中关系回到和谐,便要美国企业接受自己成为中资的手下败将,或是中资收手不再挑战美资。这两个的情况,都不能发生,所以美中关系恶化,只会继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孔诰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