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总踩死蚁 民企跟党走 中共驯服资本家 吸纳变掌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9

习总踩死蚁 民企跟党走 中共驯服资本家 吸纳变掌控

历史性集资的蚂蚁金服被历史性煞停,据报是习近平阅毕马云上月公开指中国银行体系落后的报告后「龙颜大怒」,亲自下令。马云至今仍未出面回应,本报回顾马云从90年代发迹,至上月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可以见到中共在每个年代,对待资本家的态度的变化,从吸纳到掌控。当马云现在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的民营企业家,彷佛也应验了去年《人民日报》赠马云的评论:「时代造就马云,并非马云推动了时代。」政治学者对本报说,马云从商路正反映中共对待企业家思维,「不管你做得再大,都是党说了算,不是你马云说了算」。  


 

马云1964年生于杭州,考上杭州师范学院,当过英文老师。1995年马云创办了海博番译社,协助杭州市政府到美国洽谈,当时马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他回国后,与家人朋友凑钱,创办中国最早的网络公司之一「海博网路」,并启动了中国黄页项目。但其后杭州电信也做了一个中国黄页,马云不得不与其合并,一下子余下三成股份,失去公司的决策权,马最后更放弃自己一手创办的中国黄页,这也是他第一次在与国家「交手」,这一年是1997年,马云33岁。 

马云多次与国家交手 

马云离开中国黄页后,获得对外经济贸易部的邀请,成立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国富通技术,马云出任公司总经理,但是在这一家国家成立的公司,由于想法与领导相反,马云再次离开,并在1999年创办了阿里巴巴,2000年得到日本软银注资大约2,000万美元。 

当时还是江泽民主政年代,2002年召开中共十六大前,企业家还不能入党,就好像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人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十六大后,高举三个代表,江泽民亦容许企业家入党,「中共统战就两手,把能够团结的力量都统战起来。」旅美中国政治学者邓聿文表示。 

2003年,马云创立淘宝网,但是成立之初,交易量十分少,发现问题在于买卖双方缺乏信任。马云便想到自己创立一个信用系统,即支付宝。若干年后,已经成为中国首富的马云在演讲时说,他是冒着坐牢风险推出支付宝的,「那个时候不太敢推出,做金融如果没有执照的话,那个时候是要坐牢的」。 

马云最后没有坐牢,「中国的法律永远都是落后于科技。」中大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对本报表示,马云的成功,除了因为他本身会冒险,也建基于中国刻意栽培企业,以争取国际上更大的话语权,很多事情都「只眼开只眼闭」,「中国相信要培养一两家大企业,才可以在国际上竞争。国内不是那么反垄断,我相信国家没有打击他,已经算是帮到他。」 

中国封闭的营商环境,是很多中国企业成功的原因,阿里巴巴也不例外,「如果Amazon、Paypal入来(中国),怎会有阿里巴巴,如果开多100间电商,也不能。」中国甚至一直是默许阿里巴巴独大,「不是要保护,如果你开两三间,就容易控制,100家就好难控制。」 

权贵曾力助阿里回购 

2008年,当时还是胡温时代,已成为电商大亨的马云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金融行业需要搅局者」。当时,马云并没有如这一次蚂蚁煞车般遭受如此惨重的惩罚,之后甚至仍然获得中共元老、领导人家族的协助,2012年从雅虎手上回购阿里巴巴的股份。 

《纽约时报》2014年报道指,这一次回购股份得到博裕资本、中信资本,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机构国开金融入股,报道指,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是博裕资本的合伙人、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为新天域资本的联合创始人,时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儿子贺锦雷当时是国开金融的副总裁、中共元老陈云儿子陈元是国开行一把手。 

《纽时》这一个报道面世时,习近平已上任中共总书记两年,马云也在早一年首次宣布退下阿里巴巴行政总裁一职。 

也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挂牌,蚂蚁金服也悄悄从阿里巴巴分拆出来,然后接下来的几年,马云看似不务正业,唱歌、拍电影,一直到20189 月,他宣布将在一年后退休,两个月后,被《人民日报》「意外」但高调地曝光马云是中共党员的身份。事实上,阿里巴巴1999年已经成立党委。 

中共十六大吸纳资本家,十九大对民营企业家已经不同,「有两个环境的不同,一是你资本做大以后,是否跟党还是一条线,互相配合。」邓聿文指,「在国际大环境下,他要警剔资本做大以后,是否跟党一条线。」 

一年后,马云也辞去董事局主席一职,由张勇接任。当时,不少媒体、民众都慨叹一个时代的终结,但官媒《人民日报》就唱反调,发评论员文章 《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马云亦果然如他所言:闲不住。今年825日,蚂蚁集团向上交所及港交所同步递交上市招股文件,集资合共350亿美元,号称史上最大IPO1021日,证监会同意蚂蚁集团的IPO注册。 

最忌商家变精神领袖 

但是,在距离上市日期余下两周的1024日,马云出席上海外滩金融论坛。论坛先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录像发言:「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义正词严,在场人士仍未消化,就到马云演讲:「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而是中国是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中国的金融当铺思想非常严重」、「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监管」,彷佛叫醒全世界看他怎样掴王岐山一巴掌。 

五中全会在1026日至29日召开,会后清算便来了,1031日,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委会议,用了三分一的篇幅讲如何监管金融科技、金融创新。112日,马云以及蚂蚁集团领导突然被银保监等四大部门约谈,同日,央行和银保监联合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剑指蚂蚁,相当鲜明。 

翌日,蚂蚁煞停。路透社引述高官证实,中共高层听到马云讲话后震怒,要求调查蚂蚁商业模式,相关报告送交「包括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审阅,导致蚂蚁急煞。《华尔街日报》更开名指是习近平亲自下令。 

原因真的只是因为金融问题吗?「马云享受演讲去影响群众多于去做生意,将自己的影响力影响到每一个人。当你类似一个精神领袖,你号召群众,群众就听,你说不用监管,下面几百万人拍手,就好大问题。」经济学家庄太量也认为这一次的事件,政治含量较高。 

「当然他希望你做大,但是希望你做大后,是听党的话,不能对党有所挑战。」政治学者邓聿文指,中共吸纳资本家,也要掌控资本家,「资本家跟一般的老百姓不一样,他骂会影响就业,会影响舆论,影响一些国际关系,所以他必须警惕资本的动向。」 

马云至今未就事件公开回应。 

事件可以怎样收科?

邓聿文说:「马云认错,配合保证听话。」 

庄太量说:「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