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查册揭上海90后 接手曾走私军火伊朗在港航运网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1-19

查册揭上海90后 接手曾走私军火伊朗在港航运网络

早前美国制裁4间香港公司涉助伊朗突破禁运。自由亚洲电台跨国分部合作调查,发现伊朗在港的运输网络,2018年陆续将股权转到一名神秘上海90后。这个网络由正被美国制裁的伊朗国家航运公司(IRISL)幕后操控,透过香港持有最少37间公司及15艘远洋轮。


自由亚洲电台发现伊朗国家航运公司透过香港持有最少10艘远洋货轮,及5艘运油轮,网络近年转移到一名上海90


【伊朗在港网络.系列之一】

今次调查的伊朗在港秘密运输网络,当中4间香港公司上月就被美国制裁。本台当时已发现4间公司由同一上海男子「沈勇」任董事

查册近200 接伊朗国航建港航运中枢

记者进一步透过大量查册近200份香港及外国文件,发现现时沈勇在港注册37间公司,大都与伊朗国家航运公司(IRISL)有关系。该运输网络庞大,持有最少10艘远洋货轮,及5艘运油轮。IRISL被指为伊朗运送弹道导弹和核扩散有关,属制裁常客,目前仍被美国制裁中。

文件见IRISL的公司网络最早2008年进驻香港,并透过多间空壳公司持有。2010年伊朗被联合国制裁,至2016年伊朗与各国达成「伊朗协议」,暂停发展核武器,联合国才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而IRISL亦受益获解除制裁。至2016年后,IRISL在香港再成立多至少10间公司,扩充香港版图并变得高调,直接担任10间子公司的唯一股东。




2018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 同年转股东

然而,自2018年起,一众IRISL在香港的关联公司陆续将单一股东,分别转为塞浦路斯注册公司「Montenavo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及 Santarosa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下称Montenavo Santarosa)。

本台独家取得上述两家公司在塞浦路斯的注册资料,发现两间公司的股东为一名上海90后「ChengCheng Dai」。她从20189月从伊朗人Fateh Tamiji手中获得股份。Fateh Tamiji是「ROD Ship Management」前行政总裁,该公司属IRISL子公司,曾因运武器而被欧美多国制裁。

值得留意,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宣布退出此前签订的伊朗核协议,随即逐步重启制裁,并在2019年进一步终止对购买伊朗石油的国家,实行二级制裁的豁免。换言之,IRISL的业务又再次变得敏感。

美国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表示,中国、香港和伊朗本身就有长期贸易来往。不少伊朗船公司会在香港设立公司和总部,「如要绕过美国的制裁或躲起来,当然要选在一个大港口和拥有频繁船务的地方」。

方恩格说:在目前的中美关系情况下,美国会经常采取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整体政府),对中国的行为,不管是官方或企业,会投入更多资源调查。




实权持有人?避禁运傀儡?

目前仍未知道「ChengCheng Dai」的具体背景资料,只知道她出生于1992年,申报地址为「上海合庆春雷村」。为甚么IRISL的在港网络会交由一名上海90后接任股东?究竟「ChengCheng Dai」是实权持有人?还是IRISL用作避开禁运的傀儡?记者曾电邮至IRISL查询,但截稿前未有回复。然而,基于美国10月制裁该公司的行动亦在股权变动后,推断股权变动不影响公司与伊朗的密切关系。




中伊关系紧密 美国制裁或波及香港

据报道,中国和伊朗正努力达成一份长达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中国将持续购买伊朗石油,并成为伊朗主要投资者和安全、政治领域主要伙伴。由于伊朗正遭受美国的严厉制裁,中伊关系发展,亦可能令中美两国的关系继续恶化,香港亦有可能被波及。

专门研究经济制裁,目前私人执业的前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法律副教授Robert Clifton Burns解释,美国针对伊朗的二级制裁对非美国实体一样都可以起作用。

Robert Clifton Burns:我认为,二级制裁对不少外国银行带来担心,因为不用很复杂的连结就可被制裁。如果外国银行涉及提供财务服务予伊朗,例如自动武器、原油,只要到达一定金额,都可以被制裁,即使与美国毫无关联。

对此,方恩格认为,伊朗对中国有一定战略和外交地位,中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而伊朗对中国的电子和科技产品十分渴求,「某程度上,中国不用理会美国的单边制裁,继续进行贸易往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力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