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恒大「威胁」共产党政府 说明了什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1

恒大「威胁」共产党政府 说明了什么

这几天,中国最大的新闻是「超级杨白劳」倒逼「黄世仁」的消息。国内网站做的标题很出彩:恒大求救报告,轰动整个地产圈:不救我就死给你看!此时此刻,除了图片之外,所有关于《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专案的情况报告》之资讯,全都已经404

恒大求救报告,条条直击中央政府实施了三年多的「六稳」、「六保」之经济国策


我的兴趣不在此事真假(我倾向相信恒大确实发过这个报告),也不在于恒大是不是与政府勾结的「奸商」(中国政商关系决定了依靠不上政府、傍不上实权官员的商人不能成功),更不在意「奸商威胁政府」应不应该,我在意这报告威胁的内容,以及恒大为何断定这就是中国政府的「软肋」。

恒大如何认定党爹央妈的痛点?

恒大说,如果不能如期完成重组,将引发严重问题,一是资金链断裂,1300多亿负债将无法偿还;二是恒大负债8355亿,涉及银行、信托、基金类金融机构171家,会引发交叉违约,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三、严重影响上下游企业8441家,导致部分企业面临破产风险,对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四、影响恒大的792个专案,涉及331万人的就业,204万业主的烂尾楼。

听起来,后果非常严重,条条直击中央政府实施了三年多的「六稳」、「六保」之经济国策,这「六稳」就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所谓「六保」是2018年两会中提出来的,是「六稳」的加强说明版: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住了就业、基本民生和市场主体,就能保证居民有收入,才能拉动消费、扩大市场需求。守住「保」这一底线,才能稳住经济基本盘。恒大学习中央文件非常认真,知道党深深懂得:企业死了,也就没了市场主体,既没法偿还银行欠债,还导致员工失业;失业员工当然会断了收入,结果只能减少消费,无从扩大市场需求,「消费堵点」就横亘在那里,没法疏通。最后导致交叉违约,与恒大有关的企业、员工、金融机构,大家都活不成,也就没法向政府交税,「六稳」变成「六不稳」,中国经济基本盘就没法保证。

恒大确实抓住了党爹央妈的痛点,是否发挥父爱母爱,全在党与政府的一念之间了。互联网时代,雁过留痕,党爹央妈应该听到了「儿子」恒大的求救之声。

恒大只是大型房企的一个缩影

中国房地产企业之多,全球第一。在房地产业风光之时,不少企业都去开发房地产。根据2018年全国工商局的统计,在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房地产开发商一共9.7万多家,而此前每年都有房地产公司破产,2014年曾有2000多家房企倒闭,国内媒体评之为「风来了,猪也能飞上天,风停了,摔得最惨的也是猪」,将此现象称之为「房地产业大洗牌」。

房地产泡沫破裂,对中国来说,是个牵涉到政府、银行系统、企业及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噩梦,结局是既定的,摔得有多惨,则由泡沫破裂时的风险「楼层」决定。(汤森路透)

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2019年全年,全国合计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次数多达620次,刷新历史纪录,在2018年的基础上增加了38%。其中最重要的是房地产融资政策持续收紧,银保监会等机构密集发声强调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信托、银行贷款、公司债、海外债等融资管道,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多,部分中小房企的资金链一度濒临断裂。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2019年中小房企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一年,全年宣告破产的房地产相关企业数量超过525家。专家评曰:破产名单中,基本都是不知名的中小房企,大多数只是曾经有过涉房地产业务,这样的企业破产倒闭,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相对有限。并预言今后80%的房企将倒闭,只剩下一些实力强大的房地产公司。

恒大无疑被认为是残酷洗牌后应该保留的又大又强的房企,2017年其老板许家印是中国首富,列全球富豪榜第34位。2020年初,中国媒体宣布,刚刚过去的2019年,对于房地产行业而言,或许是过去十年最难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并宣称地产将进入寡头垄断,全中国大概只需要保留50家开发商;房地产行内的估算保守一些,称「未来房地产市场显然只属于前30强。」但不管是50强还是30强,恒大都赫然列在前三名。据中指研究院的统计资料显示,2019112月,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榜前三名分别为碧桂园、万科、中国恒大,全口径销售金额分别高达7715亿元、6312亿元、6262亿元,行业TOP3合计卖房金额超2万亿元。

那么,这么威势的恒大为什么如今告急?

首先当然是企业体质虚弱。第一财经924日发表的《恒大地产四年回A 多管道运作寻求融资突围》一文,对此有非常清楚的叙述:截至2016年底,恒大地产总资产9268亿,但总负债8655亿,扣除预收账款后的负债率82%,计入1160亿的永续债后的净负债率445%。不得已走上谋求战略投资的道路,三轮增资完成后,数家战投资金合计投入1300亿元资本金,共获恒大地产扩大股权后约36.54%权益。但是,引入战投时设置的对赌条款,也为恒大重组留下隐忧。首先,恒大地产向战略投资人承诺,公司在20182020年三个财政年度净利润三年合计盈利总额达1650亿(实际上是不管经营状况支付的高额股息,犹如借贷)。其次,如果到2020年恒大地产未能完成重组深深房实现回归A股计画,战投有权利要求恒大最大股东凯隆置业及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回购相应股权,或者由凯隆置业无偿向战略投资者转让部分恒大地产股份。因过去三年内,恒大按照约定向战投者支付了高额股息,鉴于此,战略投资人同意将重组完成时间顺延一年至2021年。这意味着,如果恒大不能在2021年前重组成功,1300亿的战投股东仍有可能要求恒大及许家印履行回购义务。

这种以苛刻条件获得资金的大型房企,应该不止恒大一家。

脓疮迟早会破

房地产这个行当在中国早就面临高危状态。中国房地产能否存续,早就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说白了,房地产市场关涉到三方:依靠土地财政支撑的地方政府(征地款与七通一平的资金来自银行)、依靠银行贷款支撑运转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以及依靠银行贷款支付房贷的成千上万房地产买家,这三方全依靠国有商业银行一家承托,而国有商业银行的东家,其实就是中国政府。

20世纪以来,全世界有数的百余次经济危机,基本缘于房地产泡沫。近年来很有名的有日本经济泡沫破裂、美国两房引起的金融危机,不太有名的西班牙经济危机,都缘于房地产泡沫。中国房地产泡沫是世界近现代以来最大的经济泡沫,换在其它国家早就破裂。但管控经济是中国政府的强项,出于利害考虑,政府既不能让泡沫立刻破,破了谁都没好果子吃;也不能让泡沫再胀大,好比跳楼求生,楼层越高,风险越大。这些年的调控政策,就是慢慢放气让泡沫缩小,也就是让相关各方从五十层高楼往下慢慢挪,挪到哪层算哪层。这里附带说一句,不希望房价下跌的人,包括绝大多数拥有房产的中国人。中国人的家庭财富,70%是房地产,房价下跌,家庭财富严重缩水,莫说那些身负房贷者,就算还清房贷的人,那钱包迅速瘪下去的感觉,也会导致对政府严重不满。因此,在维持房价相对稳定这点上,中国政府与老百姓的态度保持高度一致。

最后一个问题是回答一个预想:只要房地产泡沫破了,中国人的消费力就会增强,会将买房的钱投入到其它消费上。这个预想脱离了中国的现实,现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不但不会让中国人产生消费能力,反而会面临财富严重缩水、消费意愿与消费能力双下降的可能。以下几个因素是明摆在那里,回避不了:一、许多人已贷款买房,这些人还得付房贷。据央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公布的资料,2019年,中国的90后年轻人大约在1.7亿左右,他们的人均负债高达12.7万元。20201月央行在其官网发布了《2019年金融统计资料包告》,指出截止201912月末,2019年中国5.6亿人存款为0。二、与房地产相关的上下游产业有五十多个,房地产业的萧条必然引致上下游产业萧条,让许多人失业。

有鉴于此,房地产泡沫破裂,对中国来说,是个牵涉到政府、银行系统、企业及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噩梦,结局是既定的,摔得有多惨,则由泡沫破裂时的风险「楼层」决定。恒大对政府发出的「威胁」,其实并非「威胁」,而是即将发生的前景。

 

来源:上报 / 何清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