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政权的“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也是习近平本人长期执政的远景目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25

中共政权的“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也是习近平本人长期执政的远景目标

习近平在上月底召开的那次政治局会议上,宣布了他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召开时间是本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虽然中共官媒奉命报道的五中全会的议题是所谓“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但外界也有“五中全会在即 习近平想当党主席“分析报道 。政论作家陈破空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五中全会前夕,习近平再次释放出有意恢复中共党主席的风声,是有意试探外界的反应,为巩固自己在中共党内地位并长期执政做准备。”   

“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不但是整个中共政权还要长期奋斗的目标,更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本人长期执政的目标。

笔者一向认为习近平即将被王沪宁等人拥戴为党主席的可能性一直存在,但也确信此事断没有可能在三天后就要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发生。因为改总书记为党主席必须修改党章。虽然习近平在未来二十大上再次修改党章的可能性非常大,但距离二十大还有两年时间的五中全会上,肯定不会有讨论修改党章的议题,为时尚早。

至于陈破空先生所说的释放出有意恢复中共党主席的风声是有意试探外界的反应,其实也早已经不是近期内为准备五中全会的召开才开始出现的事情 。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不知是王沪宁准确揣摩上意进行了秘密布置,还是中共理论和文宣部门的具体捉刀者们主动投圣上所好,用回顾当年毛泽东时代如何确立党主席制的方式,为习近平在日后二十大上恢复党主席制开始了舆论铺垫。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参阅笔者去年初发表在本专栏的《恢复党主席制的内部舆论铺垫正在进行》。笔者在这篇文章中发表的观点是:现如今的习近平已经全面否定了邓小平当年倡导的政治改革-----更准确地说,是全面否定了邓小平当年倡导并成功实践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在体制上已经重新恢复毛时代的“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前提下,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终身制似乎已经“顺理成章”。所以如今笔者更倾向于相信在继承了胡锦涛党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职务后,又给自己加封了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头衔的习近平,在党内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他独断专行的中共十九大上。在已经以党章中直接表述的形式确立了他新时代“核心”地位之后,再于二十大上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制的可能性,会大于继续沿用总书记的称谓的可能性。如此说来,未来的习近平将至少有五大主席职称,即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主席以及中国共产党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毛泽东时代的“党委一元化领导”被他习近平翻版为“党主席一元化领导”。

中央党史出版社在十九大开过一年后即已经发表过《主席制的确立》一文。文中说:从一大到六大,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的职务,先后是书记、委员长、总书记。到1928 年的六大,向忠发还算是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但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则是“主席”。

1943年3月2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推选毛泽东为政治局主席、书记处主席。书记处会议由主席召集,会议中所讨论的问题,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处理日常工作决定之权)。这样,毛泽东终于成为党的主要领导人……。至此,毛泽东终于不仅担任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主席,而且正式担任了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的主席职务,经中央全会认定,终于得到扩展。其次,由于这是六届七中全会作出的决定,因而是完全合乎程序的。这也是党的历史上第一次由中央全会选出的第一位中央委员会主席(而不是总书记)。毛泽东由此成了名副其实的全党最高领导人。

该文中特别指出:当然,当时仍然有效的六大党章中并没有主席一职的设置。如何将中央委员会的决定和实际生活的需要与党章的规定吻合起来, 还有待于党代会的召开和党章的修改。这样的时刻终于到来。1945年七大经修改批准后的党章,终于第一次设置了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职务。细查七大党章,一共有四处使用了“主席”一词:“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中央政治局与中央书记处,并选举中央委员会主席一人。”“中央委员会主席即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与中央书记处主席。”

无独有偶,应该也是为在二十大上恢复党主席制做舆论准备的考虑,去年3月20日,人民网特别刊登《1943年3月20日 毛泽东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一文,强调“1943年3月20号中央政治局的决定,从组织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内的领导地位。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统帅下,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

在此前后,人民网上还特别刊登了《党中央最高领导称谓的历史沿革》一文,文章特别提醒说:1956年9月,中共八大召开。八大除设中央委员会主席外,第一次设了副主席。另外 ,八大党章对主席、副主席的规定与七大不同,七大规定“中央委员会主席即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与中央书记处主席”,而八大没有规定他们是中央书记处的主席、副主席。这样,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就分开了,决策机关与领导日常工作的机关分开了。中央书记处有很大的权力,如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任总理的国务院,要接受中央书记处的领导。书记处的权力高于政治局委员、甚至副主席。

如上之党史回顾内容在十九大召开之后被特别强调,有谁还会怀疑这不是在为二十大上恢复党主席制做舆论铺垫?

如上围绕党主席一职的党史回顾文章的陆续刊出是否是奉王沪宁之命,我们不能确定。但文章内容确实很容易令读者联想到他王沪宁本人对的党中央副主席职务的期待。

如上党史回顾文章中还写道:如果从1943年中央政治局决定算起,到1976年,毛泽东一共担任了33年的主席。如果从1944年正式担任中央委员会主席算起,毛泽东一共担任了32年中共中央的主席。如果从1945 年七大正式当选中央委员会主席算起,毛泽东一共担任了31年中共中央的主席。

生于1893年的毛泽东到1943年正好五十岁,虽然他自己在中共建政之初亲自授意让全党全国喊出“毛主席万岁”的祝愿口号,但毕竟还是人算不是天算,终究没能过得了中国老话说的“八十四岁这道坎儿”----中国人自古就有“七十三八十四,闫王不叫自己去“的说法。

出生于一九五三年的习近平比毛泽东年轻整好一个花甲,他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时已经五十九岁。

赵紫阳时代曾经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工作的吴国光先生对采访者说:即使习近平真选了一个接班人,我也怀疑习近平是不是真的要交班给他。毛也选刘少奇了,也选林彪了,但是那个时候他都没有真想交班给他们。习近平出生于1953年,到2035年他是82岁(注:习近平曾在十九大上提出,2035年中国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邓小平82岁的时候完全掌权,正式放弃所有的官方职位是在1989年镇压以后,当时都85岁了。所以如果习近平(掌权到)85岁,完全有先例可循。

本文前面已经介绍了中共官媒奉命宣布的三天后即要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的议题,就是所谓“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

其实这所谓的“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不但是整个中共政权还要长期奋斗的目标,更是习近平本人长期执政的目标。

陈破空日前在美国之音的节目中表示:改称呼、恢复党主席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能够让习近平长期执政。“习近平想当党主席还有一个图谋,就是变着花样玩长期执政和终身执政。因为他效仿的标准是独裁,像俄罗斯的普京,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还有津巴布韦以前的总统穆加贝,还有苏丹的独裁者巴希尔。他想效仿他们,他的目标是20年30年。所以他就规划了15年执政,到那时候他的年龄就跟毛泽东死亡的时候差不多,82岁多。在年龄寿命数字上在看齐毛泽东。党主席如果重新设,就没有限期。”

其实,即使不恢复党主席制,习近平仍然可以合“法”连任总书记一职致死,因为按照习近平的说法,“《党章》是党的根本大法”。而这纸“根本大法”在被习近平修改之前,就从来没有给总书记的职位以及所有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设置过任期或者任职年龄的限制 。至于陈破空先生所说的在年龄寿命上“看齐毛泽东”,似是对习近平的野心仍然估计不足。

我们过去文章中已经援引过吴国光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强调,习近平未来会执政到他的85岁,应该是指2038年的中共第十六届全国人大召开的时间。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之后,2037年会召开中共二十三大,届时的习近平即已经连任党的最高领导人五个满届了。即便届时的习近平会“功成身退”赶在自己寿终之前让位,这和毛泽东的“终身制”已无实质性区别。

笔者甚至更是认为,依他习近平敢向奥巴马当面吹嘘自己每天游泳五千米,当上总书记后带着老婆孩子衣锦还乡时、一路上都在对老婆唠叨着当年在梁家河“年轻人摔跤没人摔得过我”,“扛二百斤麦子走二十里山路不换肩”的“高度自信”,他肯定也会坚信自己到八十五岁时即使不是“年富力强”,至少也还是“老当益壮”。所以,到二零三七年的中共二十三大召开(如果届时还有中共的二十三大的话),虽然届时的他习近平已经在位整整二十五年,八十四岁高龄,但仍然还会意犹未尽,还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的执政目标再延伸十五年,直到二零五二年的中共二十六大。因为届时的习近平虽然已再无可能“扛二百斤麦子走二十里山路不换肩”,但届时的那届政治局里的全体谄臣奸佞们,一定会跪求他习皇上把连任时间延续到亲自主持建国二百周年大会的那一天,就是二零四九年十月一日。而二零四九年之前的那届党代会是将在二零四七年十月召开的二十五大,届时的习近平是九十四岁。正好是他母亲齐心和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今年的年龄。

习近平的弟弟在日前的一次对外露面过程中被人问候母亲时,说了一句“大家放心,我母亲有长寿基因,现在身体非常好”。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习近平对于自己是否能够传承他母亲的“长寿基因”有过那怕一丝的怀疑,中南海御医们也一定会让他习近平树立比自己母亲会活得更长的坚定信心。

如此说来,在亲自主持完建国一百周年大会之后总还要把当届职务任满才是,所以之后他习近平会在二零五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六大上,上演一出“顺利实现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新老交接”,届时的中共媒体也会拼命宣传习近平是如何为了保证党的事业千秋万代、后继有人而身体力行邓小平同志生前倡导的“废除党的领导干部终身制”…….。

总之,无论是否会在未来的十二大上把党的最高领导人职务的称谓复辟成“主席”,三天之后就会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审议的所谓“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都是他习近平本人继续执政和长期执政的近期规划和远景目标。至于在二十大上复辟党主席称谓的可能性有多大,会在下篇文章里讨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