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深圳改革能变成旧香港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23

深圳改革能变成旧香港吗?

习近平日前出席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下令珠三角加速融合,深圳就是珠三角一体化龙头,因此地位急升及进行各种改革。习离开后几日,国家发改委就发布首批40条授权深圳的事项,赋予深圳在改革上有更多自主权。有趣的是,除了发展高科技等制造业,其他的法制、金融、专业服务等改革方向,无一不是指向未被破坏前的香港。可以说,深圳最新改革方向就是香港化!


 

毫无疑问,在近年收权中央、集权习近平趋势下,今次反其道而行放权给深圳,且范围之广、权力之多确是罕见,也可见习押了重注在深圳及大湾区,意在突破天下围中困局。由于习扬深压港之心昭昭明甚,以致很多人说,香港将进一步被边缘化,终将被深圳超越及取代。这确是北京如意算盘,但能做到吗?即使做到了,深圳不再是深圳,更不可能成为其他省市示范区,因它改革方向正是学习真正实行一国两制的旧香港,也就是北京眼中的叛逆香港!

改革内容与习思想背道而驰 

国家发改委颁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重点在于希望建立良好制度以保护创新产业及促进金融业的发展,当中包括让企业发行中国预托证券(CDR)、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仿照香港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允许深圳自订人才入境签证、建立国际仲裁中心、提高私募基金管理人透明度和效率、开放通讯业等。深圳要进一步发展,吸引更多外资、协助打破天下围堵中共困局等,这些改革是必须的,可是难度极大,更重要的是,它跟习的思想价值及发展方向背道而驰。 

习大权在握后,逐渐放弃邓小平改革开放做法,走毛泽东旧路,党又控制一切,不仅社会民生,经济事务及企业也难逃此厄运,以致国进民退,企业被要求设党组织,党委书记再成企业主事者,跟1980年代前如出一辙。而且,习的民族主义情绪及对欧美的敌视态度也反映在经贸及外资投资等政策上。结果民企走资、外企撤资,且因战狼外交而陷入天下围共困局,说到底就是国际社会对习的不信任。现在深圳的改革反习之道而行,建立适应国际社会的营商环境,涉及收缩政府权力、改革司法制度,令外界对深圳法治及司法制度有信心,否则谈何国际投资仲裁中心、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凭甚么吸引国际人才?可是,这些改革是逆习的!为了突破困局,习不惜为深圳的反习改革开绿灯? 

最讽刺的是,费了那么大劲,不惜打倒昨日的我也要深圳改革为以前的香港那样,却摧毁香港原先优良的三权分立、司法制度和公民社会等,而这些正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也是在国际社会广被接纳甚至推崇的根本原因。 

无疑深圳的改革方向是对的,做起来却是不可能的任务。首先,如今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任度极低,不会有人相信深圳能建立于有别于其他省市不实行党管一切的制度,更不信它能按旧香港模式真正的保护产权、真正按国际规矩运作的证券市场,不会相信深圳经济特区再特起来之后,北京会一直放任其保持自主、司法制度可摆脱北京。而且,改革深圳去取代香港根本是多此一举!只要好好保住香港的特色,不采无知、自大的想法摧毁香港,香港不但可帮你摆脱困境,还可协助深圳推行面向市场面向国际的改革,这样必是事半功倍。相反,如今香港在逐渐变成现时的深圳,而深圳将来又不可能变成以前的香港,双输!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