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爱国心爱国芯进入全民炼钢时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2

爱国心爱国芯进入全民炼钢时代

昨日是中共建政71周年,官场官媒自然涌出一股爱国表忠声浪。然而,这股声浪与席卷各省市的企业转型生产芯片热潮一样,虽然号称要拿出当年造原子弹之热情、气势,但让人感觉正进入全民炼钢的大跃进时代。举国体制造假容易、隐瞒疫情容易,但无论大炼爱国心还是大炼爱国芯,岂是高官一声令下就可以炼成的?当爱国主义成为流氓政客最后的避难所时,当芯片成为流氓学者流氓企业榨取钱财的便捷工具时,虚假的爱国心与爱国芯岂不是更值钱?



芯芯造假 恐卷土重来 

早在2018年中兴公司被美国制裁时,芯片之痛对中国人的刺激就甚于中美贸易战,民族尊严、生产危机都让芯片的研制备受中国政府、企业重视,「爱国芯」自此得名。投资银行的最新报告显示,近年中国大批企业转型研制芯片,今年头八个月内地31个省市区,包括西藏、宁夏等,至少有9,333家企业转产半导体,拟订中的中国十四五规划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规模据称达9.5万亿元人民币。报告称,半导体的全民炼钢模式虽然被质疑,但绝对有利于产业的崛起。 

争食9.5万亿元芯片大饼是工商界、投资界的本能,但官方就宣传要拿出当年造原子弹的爱国热情和气势,大有以举国体制一举攻克芯片难关之意。然而,被视为中国独立自主发展科技标志性产物的「两弹一星」(原子弹、导弹、人造卫星),真的是举国体制、独立研制之功吗,真的是如今可复制的吗? 

一方面,国际形势今非昔比。1999年,中共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元勋有21位曾出国留学,他们带回的科研成果难以数计。如今,美国不只在芯片等硬件出口卡中国脖子,更严防严查中国盗窃美国高科技,卡住中国学者参与美国高科技研究的脖子。另一方面,当年的元勋多在先进的教育、自由的学术环境中成长。如今,清华大学等自封世界一流大学,但教学理念、学术环境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尤有甚者,爱国芯流行之际,传媒都避提让中国自主研制芯片成为国际笑话的汉芯一号事件。2003年,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陈进通过磨掉摩托罗拉芯片的标签,印上汉芯标签,以此「发明」获得国家上亿元经费,造假被踢爆后,「汉芯之父」陈进仍全身而退,留下逍遥法外的质疑。曾令舆论慨叹的「汉芯龙芯中国芯,芯芯造假」,在全民炼芯的今日恐怕会卷土重来。

锤炼爱国心 适得其反 

以爱国的名义发国难财,在中国司空见惯。以爱国的名义号令民众爱党爱权贵,在中国也司空见惯。香港尚未见卷入大炼爱国芯的浪潮,但在被订立国安法后,也进入了大炼爱国心的时代。由中联办利剑高悬,到港警布满街头,营造起香港爱国新时代的国庆日气氛,锤炼着香港人的爱国心。如此土法炼钢式的锤炼爱国心,其成效适得其反。 

英国人塞缪尔说过:「爱国主义就是流氓的最后避难所。」塞缪尔并非反对爱国,而是反对以爱国为挡箭牌、反对民族主义的狼披上爱国主义的皮。如今,对一个专制政权而言,政治流氓的爱国主义既是对外民族主义的狼,也是对内吞噬人民自由的虎。当权贵与民众的利益冲突激化时,当局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的操控,以国家安全压制普选诉求、压制少数民族学习使用自己的语言。当战狼外交引爆国际社会的反感、反制时,当局就诉之以爱国主义,要人民共度时艰,要民营企业家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全民土法炼钢超英赶美已结束60多年,但政治体制不变、管治思维不变,变的只是炼造的目标和手法;大炼钢、大跃进的后果是非正常死亡数以千万计的大饥荒,炼爱国心炼爱国芯的后果,又将是甚么?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