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拜登当选,会根本改善美中关系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24

拜登当选,会根本改善美中关系吗?

特朗普中武汉病毒后,大陆一片欢呼声,都说他凶多吉少,没有命出来竞选了,谁知他命大,出来后又是一条好汉。    



特朗普非常人也,他是典型的美国牛仔,自信好斗,敢冒险不认输;他不按牌理出牌,做大事不拘细节;他又狂妄出格,敢骂人也敢捧人,有时信口开河,有时说话又算数;他有强烈表演欲,做总统如做大骚,像老顽童,也像强悍的拳手。

美国人恨中共比例创新高 

美国左派恨他,但若无特朗普清理中共影响,今日美国又是另一番面目了。中共投美国左派所好,利用商界的贪婪,知识界的伪善,在美国暗渡陈仓,几乎颠覆美国政治生态。美国出了个特朗普,让美国政治维持平衡,绝了中共觊觎之心。 

此次总统大选选情诡异,拜登民调领先输了气势,特朗普气势如虹又输了民调,无人知鹿死谁手。中共希望特朗普败北,拜登上台好说话,若拜登当选,会不会全面改善美中关系? 

前不久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做的民调,美国人讨厌中共的比例高达73%,严重程度空前。美国是民主社会,人民意志高于一切,总统不能无视民意,更不敢逆民意而行。 

中共在贸易上占美国便宜,干扰美国政治生态,偷窃高科技成果,更导致武汉疫症大流行。再加上中共在内对人民压迫,对少数民族实行种族与文化灭绝,镇压香港民主运动,武力威吓台湾,对外实行扩张政策与战狼外交,种种劣行均不得人心。 

美国人是政府的衣食父母。美国是一艘巨轮,总统是船长,人民是船东,船载甚么货,往哪里走,不是船长说了算,是船东说了算。不管谁当总统,都要跟民意走,谁敢违逆民意,谁就要吃苦果,这是即使拜登当选,美中关系都不会有根本改善的第一个理。 

共和与民主两党固然有各自的社会基础,也有各自的政治理念,但两党都不可背离民意而自行其是。民主党传统也是反共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长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最近希拉莉也说中共是主要敌人。民主党讨厌特朗普,不是因为特朗普反共,而是特朗普霸着总统宝座。 

美国国会关于香港、台湾和新疆的法案,很多都获两党支持全票通过,证明两党在美中关系上有基本共识。拜登固然与习近平有私交,拜登与贺锦丽或许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但那不足以成为美中全面改善关系的决定因素。

组同盟围中战略成果显著 

美国与中共的分歧是基于价值观念的冲突,美国与中共争的是国际战略利益,中共兴,则美国衰,中共弱,则美国强。总统软弱而国家受损是犯罪,总统善战而国家得益,总统便是英雄。党虽有私利,但国家才是共同利益。这是即使拜登当选,美中关系也不会有根本改善的第二个理由。 

近半年来,美国政府致力于组建围堵中共的战略同盟,蓬佩奥四处活动,诉之以情,诱之以利,成果显著。目前五眼联盟全面动员,亚洲小北约初见雏形,东盟不肯伏小,欧盟渐次归队,美国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统一战线」正待发力。在此形势下,若拜登上场即与中共亲善,势将置盟国于不利地位──人也是你,鬼也是你,你煽动别人与中共为敌,反过来却去讨好求和,那你还想做别人大佬吗? 

各国有自己的利害考量,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未知,选边站有很大风险。各国胆敢表态,不只是对特朗普有信心,更是对美国的长远国策有信心。美国不背叛盟友,盟友才能持续与美国共进退,这便是即使拜登当选,美中关系也不会有根本改善的第三个理由。 

正常推论如上,但最近拜登儿子被揭大量丑事,连拜登本人都有嫌疑,中共若有勒索拜登的秘密材料,拜登胜选后成为中共傀儡,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那时美中关系如何,世界大局如何,就要边走边看了。 

人民决定历史巨轮的航向,这是历史的必然,船长也会偏离航道,这是历史的偶然。历史的必然与偶然互动,船会走正也会走偏,最终还是会到达目的地。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