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情下「全民脱贫」成催命符 大学贫困生救助金遭削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1

疫情下「全民脱贫」成催命符 大学贫困生救助金遭削减

在新冠疫情重创民生之下,中国官方继续鼓吹已全民脱贫,数以百万计的高校贫寒学子成为政治画饼的受害者,不但国家奖学金和助学金遭大范围削减,连申请和发放助学金本身也被高校视为一种政治站位的机会。   

2020年度教育部预算中,大幅度削减对中小学教育、教师培训和外派留学等经非的支出。有专案削减规模甚至高达90%。但却大幅度增加了对来华留学生的专项拨款。

据一份来自大学的内部通报显示,在大陆,高校贫困学子申请国家助学金,也变成了政治问题。理由是官方已经宣布2020年已经是全国全面脱贫的第一年,因此,一些大学压缩了原本提供给贫困学子的求助渠道。
 

本台记者就此专门致电贫困生比例高闻名的云南大学,该校老师称,今年云南省教育厅还没有下发国家救助金的名额,但国家奖学金名额只有30来个,他承认目前整体的救助金额在减少,只表示学校也在想办法增加救助范围。 

云南大学:我们这边国家助学金一等现在是3,800元(一年,约567美元),总共有4000多个名额嘛。压力大不大,这个我们没办法说。这两年我们社会类的助学金的资助数额这个的确是有所减少,我们也在找自己的这个自有资金来设立了一些助学金。 

教育从业者饶先生指出,国家助学金是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别承担,现在财政紧缩,即便是新冠疫情重创民生,民众都只能自生自灭。 

饶先生说:国家财政最近也很困难嘛。那个学生的助学金它不一定是中央财政,有时候是地方财政,地方财政很穷的话,它就拿不出这个钱来。中国老百姓多有忍耐力啊,他自己当牛做马,再去想办法呀。比如说疫情期间,没有工作的,甚么失业的这些补助的,都是假话,没有任何人关心你这些的。 

饶先生还指出校方压缩贫困生规模的另一动机,是地方官员怕被以扶贫不力问责,为保乌纱帽,故压缩救助资金,营造全民脱贫假象,而不顾贫困人口因为疫情急剧增加。 

饶先生说:脱贫攻坚战在中国喊了至少20年左右了,其实有很多贫困县,它不愿意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因为一摘掉以后,很多补助它就不给你了。现在今上(习近平)要求的嘛,凡属没有脱贫的地方的党政主要领导,一律都不得调整、升迁。他(官员)从自己的角度讲,我管你到底真脱贫假脱贫,我希望赶快把这个贫困县的帽子给它摘掉。

 

全民脱贫的政治画饼成了削减贫困学生救助的直接原因之一。

实际上,这些贫困学子们所期待的所谓国家助学金,最高的每年也不到4,000元人民币(约600美元)。资深学者杨甯远指出,微薄的助学金,其实也是很多贫困学子的救命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说过,中国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约150美元),这才是中国社会真正的状态。 

杨宁远说:这个助学金额度确实不多,杯水车薪,但有比没有好。你想想,总理都说了,收入在1000块钱以下的好几个亿,这个就是总理说了一句实话,也捅破了牛皮。 

近年来,中国鼓吹将在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即便是在新冠疫情重创经济和民生之后,各地官方依然鼓吹已实现全面脱贫。而一些原本应受到救助的弱势群体,则因官方断绝救助而处境更为艰难。云南大学一位知情者向本台表示,这在今年教育部的年度预算中,压缩了各级学校的支出预算,其中,对高校的教育支出减少了127.98亿元人民币(约19亿美元)。官方缩减开支的理由是「要过紧日子」。 

本台记者查询了多所大学的国家助学金资讯,同样发现大规模压缩资金的情况。以燕山大学为例,今个学年,这间有38,000名学生的学校,当中有24,907人申请国家助学金,但仅5589人获得救助,平均每人全年只能获1,650元人民币(约250美元)救助。此事同时反映新冠疫情导致大量学生家庭迅速返贫。 

而山东大学20202021学年的国家奖学金和国家助学金,仅略高于去年。原本,参照物价上涨和遭新冠疫情重创导致贫困学子剧增等因素,有关资金增长额度至少达到20% 

而来自河北盐山大学、贵州大学、云南大学的资讯显示,不但增幅没有到来,相反,如果非原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即已获审查的学生,试图获得国家助学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