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党员拿不到绿卡,谁损失最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9

中共党员拿不到绿卡,谁损失最大?

美国移民局102日公布新的政策提要,表示禁止共产党员及其他极权政党成员寻求美国永久居民身份和入籍。

一名新入籍的美国公民手持美国国旗


“除非有特殊许可,否则任何目前或曾经是共产党员或是其他极权政党的成员都不得申请移民美国”,这份政策指南说。

虽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共产党,但是拥有9200万成员的中共显然是这份指南的目标。纽约时报在今年7月曾报道说,特朗普政府当时考虑禁止所有的中共党员入境美国,这不仅仅是移民,还包括非移民签证。

专家认为,这是美中两国关系恶化的又一事例,显示两国的互信机制跌入冰点。然而,这则规定不太可能阻止北京试图对华盛顿决策圈渗透并施加影响力。

具体条款及落实

“共产党员和任何其他极权政党成员与‘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和法律’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归化誓言存在矛盾”,美国移民局在指南中说。

加州注册移民律师、前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主席沃尔夫斯多夫(Bernard Wolfsdorf) 对美国之音说,这份新政策指南是基于1950年代通过的法律条文。在美苏冷战时期,共产主义被认为是美国国家安全的直接威胁。

明尼苏达州执业律师周东发表示,美国移民局发布的最新政策指南并不代表美国移民法律的修改,而是要求移民官员在处理有关移民申请时更严格地执行法律。

“从整个移民法来说,它是没有变的。你是共产党,你在入籍表格485上必须要说”,他解释道,“现在是要切实落实这个政策,给了移民官员明确的步骤。”

沃尔夫斯多夫律师说,从过去的经验来看,除非个人在共产党内身居高位,或者是服务于军方等敏感职位,大多数申请都没有被拒绝。

然而他也表示,这份指南会让移民官员更加谨慎地对待共产党员。

“最近,我们开始听到一些个案,移民官拒绝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移民请求,”他对美国之音说。

他补充说,由于新政策刚刚公布,具体实施细则还有待观察。

在共产党员或极权党员移民的问题上,美国移民局为一些特例进行豁免。非自愿入党的人,包括16岁以下入党,或是为了工作和其他生存基本品而必须入党的人,将被排除在禁令之外。

除此之外,持绿卡人士如果在递交移民申请递交日期两年前退党,则可以申请入籍。非美国公民在申请永久居民身份五年前退党,其申请可以被受理。

在这两种情况下,领事官员必须能够确定申请者对美国国家安全“不会造成威胁”。

“对于一名有经验的移民官来说,他们知道谁有可能是中共党员,而且他们知道如何通过面谈,来确定这些人的党员身份是不是有(意识形态)意义的,”沃尔夫斯多夫律师说。

美国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牛犇(Neil Thomas)认为,这则新政策不太可能大幅阻止中共对美国的渗透。

“这显然是美中关系持续恶化的一个体现,然而这不太可能显著削弱北京试图影响美国政策走向的努力”,他说,“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这不需要绿卡或美国护照,更多的是通过外交,经济胁迫和大外宣来完成的。”

中国共产党:谁是党员?如何加入?

分析人士认为,新的移民政策是落实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对待策略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对中国共产党,以及其党员资格到底了解多少?

根据中国共产党员网,截至2019年底,中国共产党员总数接近9200万名,为世界人数第二多的政党。

成立于1921年的中共在此后99年内一直在发展壮大,去年一年,党员人数就增加了130万人。

目前,在中国每15个人中就有一名中共党员,其中大多是男性(78%),并拥有大专以上学历(50.7%)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工人、学生、国有企业领导、农民、私营企业家,都可能是中共党员。一些人们熟知的名字,比如中国电商巨头创始人马云、新冠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刚刚被判入狱的地产大亨任志强,都是中共党员。

加入中国共产党意味着职业生涯的助力,特别是那些在国有企业工作的人。研究中共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狄忠蒲对华盛顿邮报说,在1989年后,人们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更进一步而加入共产党。

“即使是私营企业,他们也将党员身份视为一个优势。这意味着一个人已经通过层层审查,背景干净”,他说,“而且,党员一般教育程度更高,对企业用处更大。”

然而,这一点在习近平上台之后有所变化。

“自从习近平201211月上台以来,中共开始通过‘政治正确高于一切’的标准来控制人数”,美国保尔森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牛犇对美国之音说。

“习近平希望确保党员都忠诚地支持中共的政策和目标。”

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不容易,在习近平时代更是如此。牛犇说,这个过程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包括申请、面试、考核、调查、投票和试用期。在2019年,中国共产党的“录取率“是12.3%。“这意味着加入中共跟考进阿默斯特学院这样的顶级文理学院的几率不相上下,”牛犇说。

与此同时,有些声音指出,目前的禁令针对所有的中共党员,但实际上,美国政府应当将决策层党员和其他的普通党员分隔开来。

牛犇说,可能处于决策层的大多是政府机构内的党员。在2019年,这个数字是768万人,占全部党员人数的8.35%

“党员中三大类分别是农业人口,社会组织人员和退休人员,也就是说,大多数党员是不会参与到决策层中去的,”他说。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