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经济学?为日后党掌握经济事务铺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1

习近平经济学?为日后党掌握经济事务铺路

今(2020)年10月中共将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并于会上通过「十四五」规划与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按照此时程,8月下旬至9月上旬应是中共中央在起草「十四五」规划与2035年远景目标的尾声,因此习近平一连在824日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以及99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这两次会议所传递的资讯不只「新发展格局」所指涉的经济政策发展方向,背后也可一窥「新发展格局」的弱点,以及中共未来经济事务的分工状况,本文以下分述之。


李克强并未出席由习近平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而再度引起外界针对李克强经济事务权被削弱的讨论

习近平重申「新发展格局」为畅通国民经济而非闭关锁国

中共中央于今年5月政治局常委会与两会期间,首次提出「新发展格局」一说。但彼时对外界而言,此「新发展格局」的具体政策方向仍不明朗,甚至认为,中国是为应对外部压力而走向自力更生,[1]并出现「闭关锁国」的疑虑。

习近平自7月下旬以来,一再重提「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并增补其中的政策内容。更于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另提「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说法。在习近平讲话中,明确驳斥「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达到释疑的效果。「新发展格局下的双循环」的政策核心在于,扭转国家过去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往外拓展市场,在国际上争战沙场攻城掠地的策略,此后「供给体系」与生产要素配置都将以国内需求为优先。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详下图1),中国的货物和服务出口占GDP的比例于2016年首次跌破20%2019年仅占18.42%,中国以出口导向带动经济成长的荣景不再。中国转向以国内需求为主,国外市场为辅的经济战略并非空中楼阁,中国政府正面临调整经济发展模式的关口。

1、中国的货物和服务出口占GDP 1978-2019

 

「新发展格局」下北京展现扩大对外开放与加强管理的企图

自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被提出以来,外界始终相当关注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未来的对外开放性。习近平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首度就这个议题明确表态。本文认为,以下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中共释出对于以美国为首的「境外势力」结盟可能封锁自身的焦虑感。习近平除重申中国对外开放的道路外,亦具体地提出,在推动对外开放时,合作对象的层级不只国对国,也包含与企业、地区,并直指「包括美国的州、地方和企业」。第二,则要求「越开放要越重视安全」,要强化管控对外开放风险的能力。

从上述可推知,中国未来的对外经营的对象将会着重在企业与地方层级。中国判断国家层级的往来不容乐观,唯有利用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与兴盛的利益团体,从地方与企业层级的合作下手,对其直接释出利益,间接压迫该国中央层级的外交政策,突破不利我的局势。此外,中国将无庸置疑地持续经济对外开放的道路,但仍将存在种种对外商的制度性歧视,一如政府在制度上独厚国企而轻私企。预期中国政府将会强化监管外商投资行为,并依据自身利益选择性地调整各产业对外开放的幅度,引导外资至政府欲吸引外国投资的产业,例如中国本国技术不足的产业。

消费力不均与物流系统或成为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绊脚石

当中国政府欲以内需市场作为带动经济发展的火车头时,不均衡的消费力,及无法连结供应链上各节点与生产消费两端的物流系统,恐成为「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弱点,而无法完全释放中国看似庞大的内需消费能量。

首先,针对消费力不均的部分,本文认为,消费力不均包含两个层次,一为可支配所得的落差所导致不均衡的消费能力;二为部分群体的消费意愿被抑制。一、在消费能力不均的面向上,今年「两会」会后的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不经意直指─中国仍有近一半人口数的月均收入人民币1,000元。虽国务院主办的党报《经济日报》为文,替李克强「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人民币」一说解释,但中国国家统计局则以2019年的数据证明李克强所言不虚(近年数据可见下图2)。

2、中国居民按收入分组的年均可支配收入(2013-2018

 

二、在消费意愿上,由于户口绑定医疗保险、职工保险、教育等社会福利,外来人口无法取得居住地的社福资源,使之比本地人(拥有当地户口者)的消费平均低16%-20%。因此,长期关注城乡和区域发展的学者陆铭出席座谈会,即引发外界对于中国可能渐进松绑户口制度的想像。

其次,若要「畅通国民经济循环」,除消费力外,如何重新打造「纯中资」的供应链,以填补外资撤离的空缺也是另一挑战。然而,型塑一条「纯中企」供应链,不只需要在供应链中扶植或纳入新的协力厂商,且各协力厂商间如何被连结也是另一关键。「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的相关报导点出,部分省市「当地中小微企业的意外收获─过去没有机会和国际化大企业合作的省内小企业,现在纷纷接到国内的橄榄枝」。

因此,接下来便会面临物流体系如何适应供应链的调整。910日中国政府14个部门联合下发《推动物流业制造业深度融合创新发展实施方案》,预计推出两方面的政策:一、降低物流业成本、提升服务品质与效率;二、促进物流业与制造业「两业联动」,延伸产业链,稳定供应链,提升价值链。以此解决供应链弹性不足、产业链协同性不强、物流业制造业联动不够等问题。

习为日后党务部门掌握经济事务铺路

李克强并未出席由习近平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而再度引起外界针对李克强经济事务权被削弱的讨论。自去(2019)年末起,未来要完善「党领导经济工作的制度」的目标已开始陆续散见在各项文件中。 注更多虽然习近平欲强化「党领导经济工作」已是不变的趋势,但在甫落幕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202099日)的谈话中,习首度对此清楚表态。不仅铺陈在目前局势下,中央财经委员会决策对中国未来经济战略的重要性,更进一步指出,「要加强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且须「树立正确政绩观,从『讲政治』的高度抓落实」,以及「要把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及时转化为具体政策和法规,加强部门间协调配合,增强战略一致性」。

前述谈话表示,未来经济事务的主导权已经确立是掌握在党的手里。对既有的党与政府经济事务分工而言,最关键的影响是,习将干部所追求的绩效指标与是否遵循党中央对经济事务的部署挂勾,以此统一官方对经济事务的话语权。

从习近平近期对经济情势的谈话,可推估「十四五」规划与2035年远景目标应有:一、解决阻碍「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课题;二、如何一方面对国际开放市场,但另一方面强化监管国际对中的投资行为;三、不论何种手段,科技都要牢牢掌握在自身手中;四、「十四五」规划将包含确立党领导经济工作的体制等四项议题。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