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面对疫情后的挑战,习近平谈古论今 意欲何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6

面对疫情后的挑战,习近平谈古论今 意欲何为?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表示,考古工作是一项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的工作,相关人员要做好研究和阐释工作,为中国在国际上赢得影响力和话语权。但是,一些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希望通过考古、文物出土,为中共的统治以及他的独裁提供合法性和依据。他们担心,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下,中国的考古将丧失其科学性,沦为中共政治需要的工具。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92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3次集体学习上,提出要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他说,“考古工作是一项重要文化事业,也是一项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的工作。”

习近平还称,考古工作要“围绕一些重大历史问题作出总体安排”,在探索未知、揭示本源的同时,考古界要同政治、法律、文化、社会等领域研究人员做好文物的研究阐释工作,增强他所说的中国考古学在国际考古学界的影响力、话语权。

目前,中共当局正面临多方面的各种问题和挑战,从国际社会呼吁对源自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进行独立的调查,到美中关系、加中关系、澳中关系、印中关系的紧张;从新疆新建再教育营,拆除大量清真寺、西藏强迫农牧民劳动、内蒙古推行双语教育,到打压异议人士,控制言论自由,审查互联网等等,不一而足。

在面对诸多重大国际关系挑战之际,中共最高决策领导层在这次集体学习中,没有讨论国际政治,甚至也没有讨论国内经济问题,而是花时间讨论看似跟国内外问题没有直接联系的考古工作问题,其动机和用意何在?

寻找执政的正当性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认为,习近平对考古工作的重视,其目的就是要解决他执政的正当性问题。他说,如果习近平搞共产党专制,可以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那里找到一些东西,但是他搞个人独裁,必须要从中国传统中找理由、依据和支撑。

王军涛说:“一个是他执政,共产党执政的正当性。他想从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政治传统,中国文明中去寻找精神和文化资源。第二个是,他可能甚至要突破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

王军涛说,他注意到,尽管习近平声称他是马克思主义者,但他从来不提马克思的一篇文章,从来不提马克思的一段话。但是,他在讲话中却大量引用中国古代的说法。

王军涛说,习近平最近比较重视西北的考古和文化,考察了陕西的牛背梁和女娲庙,以及敦煌等地,不是偶然的,就是在找中华民族的底蕴和底气。他说,习近平想作中国梦,做中国现代的大皇帝。习近平强调考古学是在为其做一个铺垫。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用考古为当下的政治服务,并非始于最近。他说,习近平在2012年刚上任后不久,就提出了要修复夏商周断代工程,通过考古挖掘和发现,补足夏商周三代与中国历史的联系,打造中华民族诞生的完整神话,证明中国历史悠悠5千年,比埃及更古老。

夏明教授说,中国目前陷入了跟全球切割的转折点。2008年以后,中国政府从过去提出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转而提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提供中国解决方案,以此来引领世界的构想。

不需要世界的中华文明?

夏明说,这个转变,表现出中共对世界的狂妄和改造世界的企图,因而在国际社会引起反弹。这种反弹在今年由于扩散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使得全世界出现了跟中国对抗的局面。

在这种对抗过程中,尤其是西方国家利用中国的政治制度和非市场经济两大因素,无论在诸如世贸组织的国际组织中,还是在盟国关系中,对中国开始进行某种封杀和围堵,西方世界阵营对中国的新冷战已经爆发。

夏明认为, 在这种形势下,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经济发展“内循环”的政策,从沿海战略回到西部战略,用“梁家河的大学问”、“延安的窑洞精神”等,打造中共的合法性,以此对世界宣示,中国有世界最先进的文明。

他说:“我想,习近平要说的一个结论是,今天我们可以不要世界,我们照样可以成就世界最伟大的文明。今天世界文明的中心,世界文明的动力,根本就不在西方,根本就不在美国,而是在中国。习近平想给中国人提供某种民族主义的民族自豪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这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中说,要认识中华文明取得的灿烂成就,认识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不断增强民族凝聚力、民族自豪感。他还表示,要让世界了解中国历史、了解中华民族精神,不断加深对当今中国的认知和理解,营造良好国际舆论氛围。

为外交政策服务

中国政治问题专家夏明教授还表示,中共用考古发现来为其外交政策服务,在习近平执政以前已有先例。

20031024日,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的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澳大利亚国会发表演讲,提到中国和澳大利亚虽然远隔重洋,但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他说:“早在15世纪的20年代,中国明朝的远洋船队就曾经到过澳大利亚的海岸”,“把中华文化带到这里......为澳大利亚经济社会和多元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夏明教授说,中国用其考古发现,郑和下西洋,在澳大利亚发现的中国古钱币和货物,以此来论证中国当年跟澳大利亚的交往,为中国现在继续在当地进行渗透或控制提供某种合法性。他说,中国的一厢情愿,当时在澳大利亚引起强烈反感。

夏明表示,在中共一党专制下,不仅意识形态被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中,科学技术,学术艺术也要听从所谓党的领导和指挥,服务于党的意志。

他说:“整个中国政府,因为他们在控制中国的历史学,也在控制中国的考古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的历史学和考古学,就像小姑娘的辫子,任意他们梳,任意他们打扮,任意他们妆点。因为可以看到,中共在其历史学和考古学中做的很多事情,承袭了共产党的思维和传统,就是要让学术,让科学,为政治服务。”

夏明说,中共对科学界、学术界的控制,使其成为中共权力的一个分支,这些领域制造出来的任何意识形态或思想产品,已经不是科学家或学者独立完成的具有科学、逻辑的结果,完全是权力的结果。

为主权声索提供佐证

美国的专栏作家和评论人士章家敦认为,习近平强调考古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是中共对其合法性惶恐不安的一种迹象。

他说:“他们不能讨论最近为中国人民做了什么事情,甚至他们不能讨论未来。因此他们只能讨论过去。我认为,这是衰败的迹象。”

章家敦说,中共大张旗鼓强调考古重要性的另外一个目的,是为其领土主权,包括对南中国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权声索,提供所谓的证据和佐证。

他说:“我认为,考古跟中国的主权声索当然关系密切。中国宣称,从远古时期,南中国海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强调考古,就是强调中国文明的延续性。因此,他们在宣称,南中国海所有海域都是中国一部分。因此,考古跟中国的领土野心密切相关。”

章家敦说,习近平以所谓的中国考古发现来对南中国海做出主权宣示,表明该海域远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任何其它声索国都走开。不过,他指出,国际社会不会接受中国的说法。

淡化宗教和精神因素

旅居纽约的中国政论家胡平说,考古本来是一个纯学术的活动,与现实的政治离得比较远,这就是为什么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并非特别强调考古的政治和社会意义。他说,此次习近平强调考古的重大意义,完全从现实政治出发,想通过考古向世界展示中国悠久的文明,取得的成就,为打造一个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增添一些色彩。

胡平说:“这种考虑对考古工作是一个很大的妨碍。考古工作本来就是一个种很寂寞的学术活动。这样搞,可能还会造成考古方面的弄虚作假。因为考古本来就有这个问题,过去很多东西要考得那么清楚,并不容易。”

胡平说,学术就应该回归学术,以科学的精神从事学术研究,如果抱着一种很明确的政治目的去从事学术研究,必然会诱使弄虚作假,尤其是有时很难做出明确结论的考古工作。

意大利宗教社会学家、新兴宗教研究中心主任马西莫•英特维吉(Massimo Introvigne)日前撰文称,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曾经说过,研究历史要“古为今用”。他认为,历史的本来面目,一经“古为今用”便被篡改得面目全非。中国历朝代的御用史学家都把历史的“今用”献给朝廷,为各朝代的当权者的目的服务。

他指出,中共对于历史成果的挖掘、整理、阐释,是对历史有选择性的使用,例如淡化中国文化中的宗教和精神因素,延续中国一贯不信神的神话,动员中国的民族主义,使其成为一个为中共服务的强大资源。他说,正是如此,考古工作被习近平认为是治疗中共目前面临各种困境的良药。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