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对台虚张声势会一直持续到美国大选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26

中共对台虚张声势会一直持续到美国大选后

治港从严到对台统战:透视中共涉外策略变化

2000年代起香港本土思潮崛起,一般被设想成抵制中国蛮横管治、温和民主抗争失效的另一种逆反心理,主张香港独立过往亦遭本地民主派或海外民运人士视为中共树立的稻草人,甚或中共渗透破坏民主运动的一着暗棋,从未被认真看待。

中共不断渲染武力犯台的态势,致令台海剑拔弩张。(台湾F16战机(下)伴飞监控中国轰6机(上))


然而从2014年「雨伞革命」到2019年「反送中」抗争,本土、港独早已跳出学术探讨或小股政治势力,逐渐蜕变成严肃政治议题,确立陷入中共威权肆虐困局症结在缺乏主权导致无从自主。本土组织在社运和选举滋养中茁壮成长,并积极于海内外奋斗谋求出路,遂令北京当局认定为心腹大患。

鉴于种种原因,现时社会已较少爆发严重冲突,各式示威请愿者遭受疯狂的政治、司法报复,抗争浪潮随之稍为消退。然而特区政府不打算偃旗息鼓,反而遵照中共的治理蓝图,按港区《国安法》推行多项措拖,密谋阻断抗争气氛蔓延。

中共治港方略剖析

就在美中交恶、内外交困之际,中国元首习近平匆匆展开其第三度「南巡」。他在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庆典演说,虽有评论认为是将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重新定义成科技和产业之自主创新、内需为主的经济内外双循环,亦赋予深圳更大政策自主权。但据其照本宣科及近日面世的《深圳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看似项目繁杂,实欠缺大刀阔斧的开放革新措施,甚至仅将本已下放到广东省的「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逐步授予深圳,重弹2018年南下的旧调。

同样出席大会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为向北京争取更多政策优惠以助疫后经济复苏,不惜延后发表施政报告。可是林郑将晋见习的传闻却无疾而终,甚至两年前港珠澳大桥揭幕礼两人并肩而行的意气风发已不复见,降格到只能敬陪末座,中共意图可见一斑。

习的对港论述则包含于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表面着墨不多,台湾事务更是只字未提。不过从是次习南巡的政治姿态、港台两地近日时事,结合前述社会背景,从中可窥知些许端倪。 

「国家认同再教育」

循现代国家建构理论观之,公民教育使个体习得公民意识,从传统到现代定义自我身份,促进族群成员社会化,而不再是原子般各自为政的存在。过程中必然关涉到国家认同、培养国民意识,于中共眼里自是兵家必争之地。

然而为根绝怀英恋殖情结、引导港人民心回归,特区政府炮制隐恶扬善且扭曲史实的国民教育,试图重塑中国认同感,2012年却在争议声中遭逢挫败;不设既定立场的通识教育,复因鼓励多元思辨,意外成为青少年的政治启蒙,屡受中国官媒抨击,近日更于教育局授意下大幅修改,务求政治正确。

本港从民主派到社运圈源自中华国族认同的「认中关社」(认识中国、关心社会),演变成以香港为本位思考前路,与往日「怀想英治」或「民主反共」情境早已大不相同。中国作为不义的主权国,既漠视港人长久以来的民主诉求,复迎来本土独派主张挑战,无法仅以潜移默化的「官方爱国主义」(Official Patriotism)洗脑学生,党国意识形态不足以抗衡本土主义,于是设法藉严惩制约港人,剔除威权管治的不安因素。

10月初,一位小学教师因设计教材涉及港独议题,遭教育局永久撤销注册资格,决定得官媒《人民日报》和应,且以「建立健全与『一国两制』相适应的教育体系」作结。故此除了预定在施政报告内根据港区《国安法》第10条制订「国安教育」以外,有港区人大建议通识教育融入宪法及国安教育,全国人大常委会更随即通过修订《国旗法》和《国徽法》,在中小学增加对国旗、国徽精神及历史教育,特区政府稍后将比照处理,彻底执行规训与惩罚(Discipline and Punish)

矮化香港 削足适履

讲究「排位政治」的中共刻意贬抑林郑,亦一改从前拢络港人的「中央送大礼」,习近平公布新版「改革开放」宣示放权深圳,营造香港不融入大湾区则落后于人的发展失衡印象,再度惹来港、深地位孰轻孰重的疑窦。

习于深圳提及粤港澳的寥寥数语,名义上是在横琴、河套等地采用港深共管的「飞地模式」,循序渐进地市场一体化,关键却在达至「经济运行的规则衔接、机制对接」,其操作是将香港国内化,与先经后政的拓展方向逆风而行。

前文述及中共运用间接的「镶嵌治理」(Embeddedness),甚至直接经两办行使「监督权」、设国安委和国安公署把管辖权延伸至内政,引《紧急法》改由人大授权委任立法会议员,旨在铺排「二次回归」,尽早实践「一国一制」。亲中学者继而提出观点,香港有别于中国的政制和法律,竟属于地方化的「法律割据」,历来引以自豪的典章制度,沦为窒碍经济民生发展的绊脚石。可见由立法、行政、司法到执法,并非大举开放深圳管治与香港乃至世界接轨,而是强制弭平两城差异,藉辞「拆墙松绑」不断削弱其独特性,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权。

既出现上述政策更迭,北京是否不再重视香港角色?恰恰相反,当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检讨《美港政策法》等作为牵制中国之际,务必防备外国借本港民主抗争以作动摇中共体制的杠杆,为进一步闭关锁国做好准备。

究其因由,中共一直研判港人以西方民主观念检视中国、香港与台湾,在自由民主的序列上,台湾占优,中国居末,香港则处于夹缝之中,无法向上体齐更不愿往下沉沦,是以「一国两制」必然存在难以调解的矛盾。中央政府向来以羁縻手段对待港中关系,提供政策优惠、发展及交化交流机会争取港人认受,重要政策或政制发展若遇民意反弹则束之高阁(如《基本法》23),避免触发更多政治纷争甚至激烈抵抗。

但从「831决定」终结港人普选之路后,「占领中环」的发想到转化成「雨伞革命」的实际行动,中共领导层深切意识到,港人的抵触情绪并非仅止于利益分配不均令群体分化、国家认同障碍、港中民众之间的文化鸿沟,而是在过去「高度自治」下中央诸般照拂,使港人产生透过争取民主普选换取「完全自治」的错觉,进而发展出「独立政治实体」甚至「香港独立」的分离主义倾向,北京对「夺权」不能听任由之,遂以铁腕让港人认清中央对地方的主从关系。

习选择在疫情未退、美国大选将至的敏感时机高调南巡,原理在此。 

「一国两制」破产 构陷台港独合流

2018年末对台湾九合一选举后局势的错判、2019年《告台湾同胞书》的武统要胁、「反送中」的港台共振、2020年民进党中央全面执政,中共对台工作及治港方针连番受挫。教育到管治□制应用在香港,昭示中共已放弃用支离破碎的「一国两制」垂范台湾。

频繁针对台湾的军事动作,包括多次派遣军机逾越海峡中线、战机及舰只「绕岛巡航」、举行军事演习及试射中程导弹,加上中共军方宣示主权的门面话,不难猜想是以军事力量震摄台湾。习近平南下行程特意安排视察海军陆战队,彷佛印证去年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豪言壮语。

台湾以至美方军事专家对中共军事侵台的担忧,不无道理。中共不断渲染武力犯台的态势,致令台海剑拔弩张,配合亲中统派代表呐喊助威,看似成功塑造「收复河山」之决心;那边厢却未见夺岛对峙所需的大幅动员集结,以台、日、美等国长期聚焦中共异动的情资系统,近日警报与因应及时以及美方军售消息频至,国民对军队掌握动静后有力捍卫国土抱有信心。

再从处理涉外事务角度切入,现时北京只能先安内后攘外,迫切需要紧栓香港;美、台布局则须静待11月初美国总统选举尘埃落定,方能谋定后动。依此研判,现阶段中国对外动作多属虚张声势。

就在习南下前夕,中国官媒央视《焦点访谈》连续三集报导「破获台谍集团」案件,《人民日报》又故意致函台方警告「莫当台独马前卒」,虚构「台独分裂国土、颠覆中国政权」的假想敌,实行人质外交试图要胁,应付国内中华国族主义者对武统台湾「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被捕的台商李孟居,中国国安罗织他声援「反送中」的个人行为,构陷成「台独港独合流」的「犯罪事实」。其用意既是对台心战,令台湾官方及民间投鼠忌器,不敢公然支援港人民主运动;同时坐定所谓「勾结外患」的既定事实,证成港区《国安法》订立之必要,亦趁机断绝港人向海外寻求一切可行支援(包括人道援助专案、最近横遭拨秽物的「保护伞」等),使本港抗争者更形孤立。

甩脱韬光养晦冒进崛起无望,面临纷乱局面束手无策,更忌惮内外各方力量协力围堵。凡此种种,均反映习核心深陷权力焦虑。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