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噩梦开始:吉尔吉斯变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2

中共噩梦开始:吉尔吉斯变天

上周,中亚国家吉尔吉斯在选举后连日爆发的大规模抗议,导致总理博罗诺夫及议长茹马别科夫辞职下野。从监狱中获释的反对派领导人扎帕罗夫出任代总理,中央选举委员会也宣布,10月初举行的选举结果无效,两周内确定重新选举的日期。反对派正式上台执政,指日可待。分析家估计下一个变天会是哈萨克「大佬」纳扎尔巴耶夫的台前代理人托卡耶夫,第二波「颜色革命」即将来临。


 

吉尔吉斯对中共一带一路扩张计划有独特的战略价值,从地缘政治而言他东边就是新疆,北边哈萨克,西边是乌兹别克,西南为塔吉克,成为中共一带一路桥头堡。十年前中共大举投资当地矿业、基建及农业,在低利率贷款诱惑下,中共持有将近一半的吉尔吉斯外债,201838亿美元外债中,超过17亿来自中共。这是典型中共「养、套、杀」的伎俩,先投资养肥,然后用债务套牢,再提出各种苛刻条件。 

问题是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独立后本身空有一套民主制度,贪污腐败之余,因中共大撒币,精英集团之间利益分配不均,政治秩序呈不稳定。同属一带一路非洲盟友相比,中亚地缘政治更复杂,吉尔吉斯经济上既亲中共,但因反恐战美国曾设立军事基地,政治上又受俄罗斯影响。自2019年初起,吉尔吉斯已发生多场针对中国的示威,时任总统曾警告要惩罚游行组织者,指他们的举动「损害国家与中国的关系」。这些针对中共经济侵略的抗议,背后是反对派及民族主义团体策动,但部分则是民众自发,尤其是中共央企在当地开采金矿,破坏环境引发冲突,牧民包围矿场,行动通过社交媒体迅速扩散。

一带一路投资不稳 

下台的现政权受普京支持,上台的反对派不是甚么「民主派」,也非亲美势力,而是前总统的另一利益集团,中共当然可以用钱继续收买。但中亚的地缘政治复杂,既有极端伊斯兰组织渗透,也有美俄土伊的幕后角力,中共中亚的大撒币外交,由于数目实在巨大吸引,令中亚国内利益集团的顷轧更加厉害。反对派往往借中共投资弊案来动员群众,上台后便借民意提出重整债务,修改合约协议。马来西亚在纳吉倒台马哈蒂尔上台后,也玩过这些手段。「养套杀」三式,关键在于「套」,「养」及「杀」不难,因为只是撒币及胁迫,但套牢对方不让他跑掉,在中亚地区就难得多了。由于另一大佬俄罗斯在背后,又有美国石油集团、军事基地及泛突厥民族主义,中亚国家即使是独裁政权也只会玩平衡外交,因为大国博弈下不可能一面倒亲中,否则必定倒台。 

中亚政治越来越动荡,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军事冲突升级,吉尔吉斯政变反对派上台,哈萨克或不稳,看来除了香港大白象工程可以继续疯狂超支,养活这些央企外,一带一路工程投资,实在也看不到其他出路了。 

来源:苹果日报 / 刘细良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