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总打右灯向左转 葬送改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8

习总打右灯向左转 葬送改革

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习近平再次南巡,概括他此行内容,主要有二:一是为五中全会作骚,加强对他的个人崇拜及假造改革形象;二是为大湾区背书以满足他的好大喜功。


习近平2012年出任「最高」(当年郭沫若以此称呼独裁者蒋介石)后,随即南巡广东,与前任朝拜革命圣地不同,他朝拜深圳以树立改革开放形象,加上他的父亲习仲勋对胡耀邦的维护,因此他后来在内部发表不少极左言论,还有许多人将信将疑。2018年他登上帝位后,再度南巡深圳,以减低负面影响;这次三度南巡,显然还是为其个人政治目的服务。 

深圳特区建立以前,习仲勋与杨尚昆先后南下广东主政,那是他们刚获得平反而安插的临时性短期职务,不必夸大与建立深圳特区的关系。我一位住在广州西关的侨生同学当时就对我说,习仲勋离开时,当地人以「习以为常」评价;杨尚昆离开时,当地人以「扬长而去」论之。在重重阻力之下,深圳特区得以建立与「不倒」,是邓小平的支持。当时最著名的流言是党内某元老所说的「一朝回到解放前」。为了冲破阻力,1984年邓小平亲临深圳视察,并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当时深圳吸引全国精英,为了避开阻力,流行「打左灯,向右转」的做法,让改革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下去。六四后,江泽民声称和平演变的现实性而反右,要让私营企业「倾家荡产」,迫使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扭转江的左倾路线。但是此时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只剩经济开放而失去政治上的改革。而习近平则是「打右灯,向左转」,每次重要会议大喊改革、法治,执行的却是连集体独裁都否定掉的个人独裁,经济上的「国进民退」、内循环与战狼外交,一举葬送文革后的改革开放路线。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让香港人对中国充满憧憬。1986年,我到香港大学担任张五常教授的助理研究员,当时得到著名江浙籍富商查济民的捐助从事中国经济研究,在香港请了王深泉(舒巷城)与我,并征得深圳市委的同意,他们也派了三位助理研究员协助。张教授以他渊博的经济学识协助中国进行改革。因为当时中国刚刚开放,对外界的情况了解很少,尤其是自由经济的学术理论。但是当时中共内部反对私有化高唱入云,因此介绍这些理论时要讲究技巧,避免被一棍子打死。 

1986625日,张教授在香港《信报》发表题为〈出售土地一举三得〉的文章,就经过斟酌,如果直接用「出卖国土」必然可以有轰动效应,但是会落得「卖国」下场,所以改为比较平实的标题。这年8月,教授到深圳市政府演讲,以出卖土地为主题,钜细靡遗进行讲解,包括合约怎么写,以及将涉及到的三通一平。最主要的就是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发展需要资金,出卖「国土」就是筹集资金的最好办法。因为中国宪法规定土地国有,因此将土地的所有权与使用权分开以免触法,并且学香港,也规定出卖的使用权年期。张教授演讲会的主持人王炬,在1995年担任深圳市副市长,五年后被双规。

土地财政造就暴发户与贪官 

1987121日,在深圳举行首次的土地使用权公开拍卖,也是全国的首次。因为怕出乱子,所以一切均是内定。首次土地拍卖会,深圳市副市长朱悦宁出席,他后来出任中旅集团董事长,一度被双规后脱身。 

现在「土地财政」已经成为中国地方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有关土地的出售、开发、经营等等,也造就中国许多暴发户与贪官污吏。这不是市场经济的错,而是一党专政没有权力制衡的结果。香港为深圳与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当年邓小平声称要在中国多造几个香港。这次习近平则声称「在更高起点上推进改革开放,推动经济特区工作开创新局面」,要这样做就应该学习当年的香港。香港的特色就是自由与法治,深圳应该推行政治、经济改革才是所谓「更高的起点」。然而习近平这些年所摧毁的正是香港的自由与法治。而且推销由深圳、珠江三角洲、港澳组成的大湾区,以深圳为引擎来融合香港,也就是经济上也让香港特色消失。没有香港的资讯自由与健全法治,深圳可能取代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简直是空想。习近平钦定的雄安特区是甚么货色?这次来深圳播毒,香港也要沦为坟场吗? 

来源:苹果日报 / 林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