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无三权分立即无法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5

无三权分立即无法治

距近将近300年了,在1748年,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出版了他的巨著《论法的精神》,提出了人类社会体制最重要的观点:法治对每个国家至关重要,而保证法治的手段是三权分立,即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分属三个不同的国家机关,三者相互制约、权力均衡。


三权分属三个机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三机关独立行使权力,互相制约。立法机关制约行政权,所有行政开支和措施要由立法机关通过法律实施;司法机关以法律专业去裁决行政措施和立法机关的法律是否合宪。如果立法机关受行政机关主导,就不再是独立行使权力,《基本法》所说的行政机关对「立法会负责」就是空话;孟德斯鸠说,「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也不再是司法独立也。 

三权分立的精髓其实就是用立法权和司法权去制约执政权,即行政权。因为行政权在未有民主、未有立法、司法制衡的权力之前,就是专制的绝对权力。 

所谓权力,就是一个人能够支使其他人去做他们不一定愿意做的事的能力。孟德斯鸠说,「有权势的人倾向于侵犯无权势的人,这是人类生活的一大特点。」「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有权力的人往往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权力具有天然的膨胀性和向恶性,任何权力都会生出腐败,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这是设定三权分立的理论基础。 

「权力使人腐化,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这句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概括了人类全部的罪恶历史─人类所有罪恶,都是权力不受约制、权力滥用所造成的。 

孟德斯鸠处于法国君主制时代,为了逃避当时的审查制度,《论法的精神》由友人资助将书稿拿到日内瓦出版。出版后即连续印了22版,对当时和后世发生翻天覆地的影响。美国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部分立意都源自这部巨著。此后的二、三百年,几乎所有国家,在制订宪法中,都列明立法权和司法权的独立运作,遵循的原则就是三权分立。 

当然,由于权力的诱惑实在太大,因此即使在宪法上写明立法权和司法权独立的国家,也未必真正实行三权分立。比如中国宪法,也写明立法、司法独立,但实际上都要接受党领导。 

如果讲明没有三权分立,行政主导,那就太赤裸裸摆明执政者可以滥用权力,全属人治,没有法治了。 

1984年公布《中英联合声明》,当时最让我觉得重要的一句就是对九七后政体的承诺是:「立法机关由选举产生。行政机关必须遵守法律,对立法机关负责。」《中英联合声明》提到两个国际人权公约在香港有凌驾其他法律条文的地位,因此当时世人都认为「选举」就是人权公约所定的「普及而平等」的选举;行政机关对立法机关负责就是间接向选民负责。《中英联合声明》和其后据此制订的《基本法》都没有「行政主导」这个词,而整个政体设计,就是三权分立的体制。 

所以,今天说香港从来没有三权分立,说香港实行的是行政主导,那就等于说香港退化到专制社会了。孟德斯鸠说,完全没有制衡的权力是专制统治,它的统治意识依靠的是「恐惧」。他的另一句名言是:「任何专制国家的教育目的都是在极力降低国民的心智。」这就是林郑表示要对香港教育「拨乱反正」的原因。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