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内外交困 国庆难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03

内外交困 国庆难庆

上周五,安徽阜阳颍东区一间小学的营养午餐是「蒸面条」,很多学生说「特别难吃」而倒掉,令垃圾桶剩面堆积如山,惊动区教育局调查,结果校长等领导层「深刻检查」,两名负责食堂的职员停职,教育局又承诺督促区内学校的营养午餐供应管理,让学生既吃饱吃好又减少浪费。在习近平禁食令下,「国庆」前夕公然浪费食物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在厉行节约、严禁浪费之下,今年的国庆确实有点冷清,几年前还不绝于耳的国庆献礼工程已然绝迹,除了海军在四个海域军演,中央的庆祝活动也寥寥可数,就连以前极重视的爱国大片、综艺晚会等都有点敷衍,更不要说香港的庆祝活动了。有人说,疫情严峻下当然要减少庆祝活动。那是不了解中共的门外话,在全球疫情反覆向上死亡数目突破百万之际,中共还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抗疫胜利大会,习还向钟南山等人颁授勋章呢!只要有政治需要,符合领袖的利益,甚么困难也要克服,甚么障碍也要扫清。显然,今年国庆不庆,非不能也,实不为也,高调大庆对习只会得不偿失! 

当然,传统上除非逢五逢十,都不会有全国性大型庆祝活动。不过,酒会晚会成就展览大型项目竣工或开工典礼等,还是有的。上次抗疫庆功大会冒天下之大韪举行,招至各方狠批,是弄巧成拙之作,如果国庆又来大肆庆祝,对内,不仅令节约禁令形同虚设、自打嘴巴;对外,更可能出现没有具份量外宾到贺的尴尬。去年建政70年周年阅兵仪式,官方所讲是按传统不邀请外宾观礼,故没有外国元首政要登临城楼,是砌词狡辩。毛泽东时代的国庆活动就有赫鲁晓夫、胡志明、金日成等人参加,就连1979年及1999年的中共国庆,都分别有70多个和40多个国家代表参与。 

去年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有29个国家元首及政府首脑参加(包括意大利总理、奥地利总理及葡萄牙总统、捷克总统),习也在会上宣布将向丝路基金注资、专项贷款支持一带一路基建及无偿援助,就已花掉5,400亿元。前一年北京的中非论坛,有53个非洲元首政府首脑与会,习也宣布向他们提供600亿美元无偿援助、贷款及投资等。为减低各国对其散播疫情的指控,北京在今年6月宣布暂停77个国家的债务偿还,估计至少涉款140亿美元。而上月底联合国大会,习除表明向联合国捐款一亿美元,重申两年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的承诺。过去两年多,援外1,400多亿美元,再大搞国庆,不是更劳民伤财吗?

不顾国库空虚 会招更多不满 

更重要的是,过去一年中国的外部形势急剧恶化。在战狼外交下,中美迹近摊牌,各国对中国崛起后的野心也戒惧日深,加上多国疫情失控,北京无论如何也难逃责任,香港危机及港区国安法、新疆人道危机等,都令中国形象急速转差,故上月在联合国大会遭多国谴责。此时此刻,「天下围共」之势已成,中国驻外使领馆的国庆酒会也没重要人物参加,更别说要求西方领袖到北京出席国庆活动了!至于穷国小国的领袖来华出席「俾面派对」,一定要「满载而归」,如今中国财力枯竭,部分地方政府甚至无力出粮,经济前景又差,还要掏巨款送给来宾?如果不顾国库空虚,执意大庆特庆,只会招致更多不满。 

21年前中共建政50周年之际,中国社科院前副院长李慎之写下名动一时长文《风雨苍黄五十年》,狠批江泽民准备花千亿元庆祝,「各种宣传机器都开足马力夸张中国的国力,甚至夸张中国的国际影响」,但「若不防止极端民族主义而放任它发展,实实在在是十分危险的」,中国不需庆祝,却要反思,除了反思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等政治运动,也要完成由革命政党「和平交班,向宪政政府交班」的历史使命,「在全世界现代化的浪潮冲击下,中国要开放报禁、党禁是必然的,不可阻挡的」。 

设若21年前起,中共就痛定思痛,采纳李慎之等改革派之议,今日还会有新疆人权、港版国安法等问题吗?中美还会在脱钩之路怒奔疾走吗?中国官员还需拿高铁、网购、行动支付、共享单车来炫耀吗?强国、盛世、厉害国等应也非揶揄,而是由衷的赞美,习近平举行再盛大的国庆庆典,也只会招来羡慕、妒忌而非非议责难!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  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