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善霸,美国保守主义传统的价值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4

善霸,美国保守主义传统的价值观

前天拙文用了「善霸」一词,有读友认同,也有人觉得听来突兀,觉得「霸」就不好。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今年的和平奖,颁给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以表彰这个组织在拯救人命、抢救粮食安全的努力。这个奖不仅出乎各方意外,亦存在争议。因为在过去20年,WFP以组织颟顸与反应迟钝闻名,并且1990年代在西非爆发「以性换粮」丑闻,至今咎责不清,而且这种事态层出不穷,最近一次就发生在数星期前的乌干达。 

挪威委员会提到WFP在也门、叙利亚、北韩、海地……等地的饥荒救援工作,但没提的是,WFP在救援这些「受灾地区」时,往往需要受限于联合国的规定以「在地政府」为伙伴,人道物资必须配合「独裁或贪腐」的政府安排,侵吞倒卖现象不绝。 

因此,真正的饥荒来自专制极权,而不是自然。研究人类战争和民主的拉梅尔教授(Rudolph Rummel),不仅据统计指出自有民主国家产生以来,所有战争都发生在专制国家之间,或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而没有一场战争发生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他据统计也指出,历史上全球发生的大饥荒并造成大规模死亡的,全都发生在专制国家,而没有一例发生在民主国家。不是说民主国家就没有天灾,而是民主国家可以抵抗天灾,不会把天灾变成人祸。但在专制国家,天灾通常会转变成人祸,例如史太林时代的大饥荒,中国大跃进造成4,000多万人死亡的大饥荒。 

世界许多地方持续不断发生弱势的民众舍身对抗专制极权,这时候把和平奖颁给配合「独裁或贪腐」的救济组织,不能不说是对反抗强权、真正解决饥荒问题的民主诉求者的冷漠。挪威与中国的关系因2010年向刘晓波颁发和平奖而陷入紧张,今年8月中国外长王毅访问挪威时,警告挪威不能把和平奖颁给香港民主抗争者,若没有忘记这些事,那么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衮衮诸公是否怯于强权或至少不想搞坏关系,就难免惹人议论矣。 

生于1974年的美国人Eric Greitens19岁时因一次中国之行,而立志以无私的奉献改变世界。他上大学时获奖学金到牛津大学研读人道主义历史,期间他以义工身份多次参加慈善组织,深入世界各地战乱国家难民营,救助儿童、穷人与残疾人。在亲身体验到一个个受害者的惨痛经历后,他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当无辜者受到侵犯时,若没有强者的武力保护,即使再多的慈善服务与人道援助都无济于事。为此,他积极推动「必要时用武力保护弱者结束各种人类的清洗和屠杀」的理念。 

Eric 26岁获牛津博士学位。他拒绝了商界的高薪聘书,毅然参加一年只有一、两万美元津贴的美国海豹突击队的预选队。不算年轻的他以难以置信的毅力闯过近乎受刑与死亡线上的「地狱星期」的高强度选拔,成为海豹突击队军官。九一一后,他远赴肯尼亚、泰国、阿富汗、伊拉克等地执行各种艰巨的剿恐任务,经历了无数危险的战斗。但是,即使在他身带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时,他的人道主义理念却从未泯灭。 

Eric退伍后集资创办了一个非盈利机构,帮助残疾军人找到新的贡献目标,为社区继续服务。2016年他代表共和党参选密苏里州州长当选。 

2011年,他将自己的经历和心路写成一本书《The Heart and The Fist》(《爱心与铁拳》),在他的感人故事中贯穿了一个主题:你必须是个强者才能成为好人。同时,你必须是个好人才能成为强者。 

这就是善霸。也是美国保守主义传统的价值观。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