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深圳特区成立40年,习近平“颠覆”邓路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5

深圳特区成立40年,习近平“颠覆”邓路线?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于1014日前往深圳,出席纪念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活动。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1011日先行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的文件,提出要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打造市场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完善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制”,但同时强调要坚持党的领导。

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之际,中共在习近平的领导下是否已偏离了邓小平当年定下的改革开放路线?10月下旬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中共将出台什么样的“十四五规划”方案?中共将如何做到既坚持党领导一切,同时又打造出“高水平开放型的经济体制”?

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中共此次提出的深圳改革试点方案很多都是新瓶装旧酒,而且当前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与三四十年前大不相同,中国吸引海外人才的难度大增。

他说:“在这份改革的报告里有几个,一个是要素市场。要素市场显然中国在过去提了40年所谓的土地自由化,或者可以买卖,或者土地如何经营,或者人口的流动对户籍制度的改革,还有就是工资等等的改革。现在又提出科技转入市场化,包括定价、产权、科技开发成果等等。可以看到这都是40多年的老话题,中国自己连生产要素都一直没有完善。所以你可以想象它离市场经济确实是非常远。另外还可以看到里面有几个重大的让步。一个是科研和教育可以进行自主化。包括可以引进人才,实行双重国籍也好,永久定居也好。所以可以看到中国政府也意识到,在科研和教育上,它跟国际先进水平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它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进人才。但是问题在于,你今天中国政府想引进,你可能也会有好的待遇,有居住的便利,还有可能有更高的工资去诱惑。但是你今天要从全球去引进国外的人才的话,你现在想引,恐怕很多人不敢来了。”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认为,习近平选择在中共五中全会前去深圳,其目的是要在会前统一党内思想,展示深圳的特殊经济地位,并试图向外界释放中国将继续经济改革的信号。

他说:“第一个考量就是十一届五中全会。在这样一个会议前搞这个实际上是想透露出五中全会的一些意思。其实五中全会也可不透露,为什么要提前透露?就是统一思想,他怕五中全会中生变。所以在这之前他要放一个强烈的信号,并且我们看到组织上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就是要警告那些五中全会上可能要挑战他的不要在这时候轻举妄动,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知道香港,站在中共的角度看沦陷了。就是说因为共产党在香港倒行逆施,导致香港青年人大规模的反抗,使得西方撤出了对香港特殊地位的认可。这样香港已经不具有当初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位置。深圳和海南的位置现在习近平可以寄予厚望,是不是他要在纪念特区的会议上,在这方面来展示一下深圳特区在未来的、在香港已经作用开始下降的时候,深圳起什么作用,他可能要说一下。第三个我认为习近平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反对,主要都是怀疑他不搞改革了。他是不是想通过纪念特区做出一个姿态,我还是要搞改革,实际上这是个策略性的让步。”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的文件提出,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战略定位和战略目标,赋予深圳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支持深圳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表示,如果不能在政治上松绑,新的政策发挥的效力就会比较有限。他说:“今天你也看到深圳的许多领导和干部,他们在过去的20年,其实一个,就是我们能不能把经济特区这个经济给去掉,另外就是我们能不能进行一些政治上的改革, 也就是从袁庚开始到以后大鹏镇的干部制度海选,还有就是行政三分权,整个就是深圳的政治体制能够接轨到一个自由选举的模式。但是所有这些东西最后都是无疾而终,全部都叫停。今天它提出一个所谓的综合试点改革样板区,完全也没有突破深圳的领导已经意识到的,在20年前就意识到的,他们走入了瓶颈。所以我觉得在今天的情况下,他这个特区所谓的‘特’恐怕还是在习近平面临的国际国内大的困局下,还是不想有大的格局变动,还是想用深圳做某些具体的、事物性的小修小补。但是我们也看到20多年前这种小修小补已经走到瓶颈。所以今天是不是还会有效果,多大的效果,我们还可以拭目以待。”

海内外的很多观察人士都认为,当年邓小平定下的先经济后政治、以经济带动政治的改革轨迹已经在习近平时代被全面偏离。

王军涛表示,习近平所说的“改革”与上世纪80年代中共领导人所说的改革早已不是同一个意义。他说:“当我们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和观察家说改革已死实际上说的是自由取向的改革已死。这个取向改革体现在两个制度性改革上。第一是党政分开,第二是政企分开。胡锦涛在纪念深圳特区30周年会上他讲了一条很关键,他说要让企业在经济发展中扮演关键性的作用,包括官产学都要以企业为中心来带动。党政分开就是党,你可以看出当时在80年代的党政在政企分开、小政府大社会,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就是说党只管党,党管人事,党管大政方针,党不管具体社会的政治的和经济的管理。政府也不管经济管理,政府只是对经济的宏观局势做出判断之后,利用利率等一些杠杆作用来间接对企业进行管理。但是习近平在他的方针中,党要重新管一切。国家要管企业、管社会,然后党要管国家。就是全国姓党、全党姓习。这个在大家看来自由改革取向已经不存在了。”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