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2冬奥:中国梦的成人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10-12

2022冬奥:中国梦的成人礼?

英国外相蓝韬文上周表示,如果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中国迫害维吾尔人的话,英国可能不参加2022年在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同时,澳洲数名国会议员呼吁抵制北京冬奥。在此之前的8月,世界维吾尔大会已向国际奥委会的道德委员会提出书面陈情书,认为维持让北京举办2022冬奥的决定,已违反奥委会的道德守则。


 

不用说,中国政府的回应仍是「反对将体育政治化」。9月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新晋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个别组织将人权问题与北京冬奥挂钩,企图向中方施压,这是将体育运动政治化的错误行为。 

中国政府反对将人权与体育挂钩,对人权意味着甚么,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与此同时,这又是一句赤裸裸的谎言,因为中国政府从来不加掩饰地将体育与政治紧紧地捆绑。 

1984》的作者奥威尔在写于1945年的〈体育的精神〉一文中说,「请不必再吹嘘足球比赛里存在健康的竞争,更不要提奥运会能起到把世界各国团结在一起的作用……这件事跟民族主义的兴起紧紧联系在一起。人们秉持着这一疯狂又愚蠢的现代观念,将自我认同为一个更强大集体的一分子,而且对任何事关荣誉感的竞争行为无比关心。」 

一定有很多人不同意奥威尔的判断,但这正是我在中国经历的体育与政治。1981年,中国女排首次获得世界冠军,《人民日报》头版刊发评论员文章〈学习女排,振兴中华──中国赢了〉。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都充斥着官方利用「女排精神」灌输的「睡狮梦醒」的民族主义情绪。

2008:中国梦元年 

更可怕的经历发生在2008年。那年,中共在西藏镇压了「3.14」抗议活动,四川又发生了大地震,但北京仍欢欣鼓舞、意气风发地举办了奢华气派的奥运会。很多观察者期待,京奥能成为中国社会一个新起点──他们猜对了,只是方向完全相反,不是更自由而是更专制。 

那年,我写了多篇文章解释西藏抗议运动和国际社会抵制京奥,结果被迫离开中国。我将2008年定义为中国梦元年。那之前,中国政府在国际上一直韬光养晦,在国内或明或暗地向老百姓承诺,民主会有的,人权也会有的,但是需要时间。从京奥开始,调子变了:我们不需要学习西方,我们的体制更好。2008年之后,中国舆论界多年的流行词「与国际接轨」淡出,代之以中国领导人「为人类指明方向」。 

这并不是奥威尔的独家预言或者我的独特感受。2008年欧国杯期间,土耳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接受媒体采访,谈到足球与专制政权的民族主义建构。「葡萄牙过去的独裁者萨拉查也把足球用做控制国家的工具。他视比赛为大众的鸦片,以此保持稳定。」他说当下土耳其的情况更糟,「在这儿足球不是鸦片,而更像是一台制造民族主义、仇外症和专制观念的机器……足球是为民族主义而不是民族服务」。 

澳洲奥委会拒绝呼吁运动员抵制北京冬奥,其发言人称:「这个世界永远都会有不同的政治与社会观点,但是运动员应该有权利在秉持互相理解精神的前提下,参与运动赛事。」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谎言。如果对中国政府虐待少数民族的指控成立,那么「互相理解」就是狼狈为奸。在人权问题上的「中立」,就是侵犯人权的共谋。 

眼下,陈可辛导演、巩俐主演的电影《夺冠》正在被塑造成重温「女排精神」的宣传大片。已经进化到云极权的中国政府,不会满足于仅仅利用奥运进行民族主义情绪动员,而且还有更精细的行动计划。刚刚被舆论关注到的是央行早已启动数码人民币计划。如果这一计划顺利实施,它将挑战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北京市政府上月宣布,将利用冬奥等场合正式启用数码人民币。如果中国控制了国际金融命脉,那么我相信全世界都会对北京侵犯人权、甚至攻打台湾的行动保持「政治中立」了。2022年,会成为中国梦的成年礼吗? 

来源:苹果日报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