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同性恋「小粉红」回国被强抽DNA  「她」「他」待遇很不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10

同性恋「小粉红」回国被强抽DNA  「她」「他」待遇很不同

一名有「小粉红」背景的女同性恋者,由外国回国后受到强制隔离,但她的性取向受到官员歧视,而且隔离酒店滥收费而环境差劣。当事人在社交媒体提出控诉。官方随即以暴力维稳,包括多次强行采集其DNA逼其屈服。(黄小山/程文 报道)

小粉红张娜娜和同性恋人因疫情滞留菲律宾8个月后辗转回国即遭祖国当头棒喝

 

湖北省鄂州市居民张娜娜周三(9日)在微博控诉,她和姓李的手风琴演奏家女友日前从菲律宾经泰国回到长沙,随即被强制隔离在长沙宁乡一所卫生状况恶劣但价格奇高的温泉酒店中。而她们的同性恋关系也遭到歧视,长沙当局不但禁止张娜娜与女友同住一屋,还将其资讯告知了其家乡鄂州葛店政府,葛店政府官员甚至直接在电话里让她不要回去。 

她试图在网上抗议,但遭长沙方面暴力对待,抢夺了她的手机,并强行为其多次抽血采集其DNA资讯。

 

只因提出了异议即被多人暴力抢手机,并强制采集DNA。(当事人微博控诉内容)


一向在网上盲目支持政府、被指为「小粉红」的张娜娜,今次被逼反击,将与葛店官员的部分对话录音发到网上。根据这份录音显示,其家乡葛店开发区管委会的官员,不但没有对其提供基本的支援,更在电话里攻击她的同性恋身份。 

官员:这个李XX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张娜娜:是个女孩,不然他(长沙政府人员)为甚么要说我是同性恋呢?

官员:那个甚么李,你跟他说你是甚么关系?是个同性恋那种关系?

张娜娜:对呀。

官员:你是我们鄂州人,你怎么搞成这样?

张娜娜:这样怎么了?我们在国外都是合法的。

官员:你在国外合法,你回到中国来,你回去跟你爸妈、跟你妈说,在理吗?

张娜娜:我妈也支持呀,她妈也支持呀,我觉得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吧?

官员:要是你这样,我建议你别回来我们葛店了。

张娜娜:就因为这样,就不支持我回葛店了是嘛?请问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官员:我不管哪个部门,反正你这样就不对了,是不是?肯定就违背常理的,是不是?对不对?好,如果是这样呢,我就不跟你多说了,好吧。 

此外,张娜娜发布的大量图片和聊天记录显示,官方借隔离海外归国人员进行赤裸裸的敛财,卫生状况恶劣的酒店,每人每天要收取约480元的食宿费用,一个怀孕已8个月的女士,被允许和丈夫同住一屋,但却要收取两个房间的费用。而在所谓的隔离酒店内,还同时接待国内的游人。 

本台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长沙市疾控中心、以及长沙海关,但两机构都没有回应采访。本台记者亦发私信给张娜娜本人,希望了解此事,但她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张娜娜发布相关资讯后,很快引发了关注,武汉同性恋公益机构「武汉同志中心」也多次转发张娜娜和其恋人被歧视甚至遭打压的消息,但仅几个小时后,相关资讯即遭遮罩。 

根据张娜娜此前的微博显示,她过去多次发表爱国言论,以及批评香港抗争市民。在其回国遭侮辱和暴力对待后,很多网友讽刺称:让她多挨几次祖国的铁拳就醒了。 

关注小粉红现象的张先生指出,每一次政府对民众的打击,就是让小粉红们觉醒的最好的启蒙方式,但很多不具备基本普世理念的人,即便是被迫害了,也无法很快醒悟。 

张先生说:我曾经说过,我们一直都在启蒙,党国的鞭子是启蒙最好的利器。但是呢,虽然说受到了这种打击,还要看她的这个就是说常识的储备。如果说这个储备没有达到一个基准线,那么可能就不会想到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律师吴有水指出,性少数群体受歧视,只是整个中国社会制度性歧视的一部分。因为这个制度本身就不在乎个体的权利。 

吴有水说:像性取向的问题,我们这个社会认为不符合自己道德观的东西,都是异类,都属于他们的歧视范围之内。其实就是我们这个制度根本不在乎你个体的权利的。 

但根据张娜娜随后发布的声明显示,此事并没有改变其小粉红的状态,她自称继续爱国,提到的唯一诉求是希望同性婚姻在中国能早日合法化。

 目前不清楚其表态是否是因为官方的压力所致。 

有线民指出,所谓归国人员隔离,已经成为各地官员的腐败重灾区。此前,广州、太原、西安等地,都曝出官方借机贪污的丑闻,但都不了了之。 

也有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张娜娜和女友李某某,是去年12月去菲律宾演出,然后因疫情爆发被困国外长达8个多月,别的国家的公民早被接走了,而中国政府根本不理睬这些被困的人。好不容易买高价机票于本月4日辗转回国,一下飞机就挨了祖国当头一棒。 

自疫情爆发以来,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被困在世界各地,但迄今为止,除了极少数身在欧美的权贵人士的亲属获得官方帮助外,其余海外中国人不但无法得到政府的帮助,中国政府更是设置了非常苛刻的检测和隔离条件,阻止民众回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