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惯性隐瞒疫情 中共体制使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1

习惯性隐瞒疫情 中共体制使然

日前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花了三个月完成、关于武汉疫情的深度调查报告,得出结论是:中国疫情关键时刻管控晚了三周



该报告特别提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是在1230日晚间就寝前,浏览网络时才知道武汉出现原因不明肺炎。这使他十分诧异,因为自2013SARS(非典肺炎)之后,中国设立了一个昂贵而先进的全国传染病即时通报系统,但这个通报系统竟然没有发挥作用,这和半年来中国网路上流传的信息相符。为什么武汉的医院和卫生官员们都没有利用它?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中国当局没有(也不会)对外说明。

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在偶然获知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后,第二天(1231日)就派专家组赴武汉了解情况,动作不能说不快。武汉方面的反应却是强调疫情可控,同时打压李文亮和艾芬等在微信群发出警示的医师,以免他们向专家组反映实情。

其后,国家疾控中心又于110日前后,派出第二个专家组到武汉,得到的仍是没有证据显示人传人的汇报。直到包括钟南山在内的第三个专家组在118日到达武汉时,疫情已经严重到瞒不住的程度,这才在20日宣布人传人而震惊世人。接着,北京当局采取武汉封城的极端措施。只是在封城之前,病毒已从武汉走向湖北、走向全国,也走向世界。

专家组第一次赴武汉后,当局没有采取行动,到123日封城整整晚了三周。中国有网民责备专家组,下去只知道听汇报,为什么不去实地考察呢?有道理,但放在中国又另当别论。谁都知道,在中国大陆,凡有上级派人来调查,下面都会事先安排好戏码,最近习近平访问安徽到一户人家,报纸大幅照片显示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竟被网友认出,是当地一个干部扮演的;过去也有铁面宰相朱熔基受骗的消息,医疗专家被骗有什么稀奇呢?武汉当局可没忘了关照各医院要怎样回答专家组的提问

世界各国责怪中国隐瞒疫情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么,武汉和湖北的官员都是坏人?如果疫情不在武汉爆发,而在大陆其他地方爆发,就不会隐瞒?2013年隐瞒了SARS2019年隐瞒新冠病毒,正是一脉相承。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并非官员本性恶劣所致,而是中共体制固有的一贯做法。

加上「维稳」成为压倒一切的要务,任何负面真相都不能让老百姓知道。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发现原因不明肺炎时,不是专注于防止扩散,而是致力「保密」;在病毒日益明显地扩大传播时,依然顺着惯性继续隐瞒,这就是体制使然的习惯性隐瞒。他们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闹到影响「维稳」,不影响他们升官发财,却想不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闯出世界级大祸!

最近,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访台,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新冠疫情在美国或台湾这样的社会爆发,一定会在最早时间、最小范围内控制住。」这话并非吹牛,因为在一个开放社会,在一个以隐瞒说谎为耻的社会,在一个要向人民负责,而不是向政党负责的体制里,官员和专家都没有隐瞒的习惯,也没有隐瞒的动机;知情者,特别是媒体,也绝不会放过隐瞒真相的人和事;更没有任何政党或其警察,可以打压披露真相的人。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