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美会爆发热战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3

中美会爆发热战吗?

蓬佩奥7月宣称对中国的政策已超越与苏联的冷战期,不是「听其言,观其行」,而是「不听其言,只观其行」了。与中国脱钩的行动步步升级:撤回驻中国大使;解释「一中政策」并非「一中原则」,「美国对台湾的主权不持立场」;国务次卿克拉奇访台时蔡英文说「台湾有决心踏出关键一步」;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在Twitter自我介绍是「台湾驻美大使」(Taiwan Ambassador to the US)……。美国会走向与台湾建交吗?这会不会是美国大选前出现的「十月惊奇」?中国作出反应,不断派战机侵扰台湾空域;《环球时报》称:「这已非警告,而是实战性演练攻台」。台方表示:「勿轻忽国军捍卫台湾决心。」台海战危,美国会介入而爆发中美热战吗?



好几个月来,一些分析家都讲到源自古希腊历史学家的「修昔底德陷阱」,意思是:当有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霸权的大国竞争时,既有大国必然回应这种威胁,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持这种说法的分析家未免对中国的实力估计过高。当今是以科技力量衡量国力的时代,中国只是凭人口多而使经济体量占世界第二而已,军事力量仍逊于俄国,科技力量被西方大国远远抛离。中国实未具有与美国竞争的国力。 

现代社会与古代不同。在上世纪80年代时,日本经济如日中天,在资本市场竞争中,美国节节败退,美国学者因此提出「日本第一」的说法,但美日两国全无发生战争的迹象;欧盟在90年代正式成立,也摆出与美国争一日长短之势,但欧盟与美国也无战争迹象。为甚么中国崛起,还没有强到可以同美国争霸,就有可能引发战争呢? 

美国政治学教授鲁道夫•拉梅尔(Rudolph Rummel)根据对人类战争和民主的研究指出,人类在度过了千百年黑暗时代之后,到1776年美国独立才真正有民选投票、三权分立、多党制、新闻、言论、宗教、结社自由的民主制度,100多年后的1900年,全球民主国家才有13个,再经过100多年,到2015年,全球民主国家就发展到有130个了。没有民选的专权体制国家已极少。 

拉梅尔对人类战争的统计,从1816年到2005年这近200年间,人类一共有过371场战争。其中205场发生在两个专制国家之间,166场发生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而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结论很显然,如果全球都是民主国家,人□□N不会再有战争。 

为甚么「修昔底德陷阱」在全球专制制度盛行的时代可以成立,而在现代民主国家之间不能成立?为甚么美国与日本、欧盟的竞争不会发生战争,而中国的挑战就会呢?原因在此。 

民主政体要参战,需要政府、国会、舆论、民意凝成共识,不是掌权者要打就打,没有足够的民气是打不起来的;但专权国家不需要国会通过,不须舆论和民意支持、没有司法挑战,只要掌权的寡头或独裁者要打就打了。 

专权者对于要不要进行战争的主要考量不是国外形势,而是掌权者在国内的权力地位。当经济大幅下滑,人民对社会极度不满,掌权者权力基础动摇时,就会对外拣爱国粉红认为「非我族类」的弱势族群侵凌,如印度、香港、蒙古,为民族主义打鸡血刺激民气,借以转移视线。为甚么内部如此多问题还要向外搞事?因为对外制造不稳才能使内部权力稳定也。 

较明智的专权者,会估量对手实力。但制度导致最高层听不到实况和不同意见,加上学识、智力贫乏,自我膨胀产生的无极限愚蠢,那就真是甚么事都会发生了。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