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重囚任志强 掌掴王岐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5

重囚任志强 掌掴王岐山

多次狠批习近平的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被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等四罪而获刑18年,若对比近年同类贪官案,涉款过亿的厅局级干部多被判死缓或无期,今次任的判刑也不是特别重,由此可见习虽恼怒,但任背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令习有所顾忌,否则赶狗入穷巷。



北京市委千龙网曾以「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形容任志强,此「领导」正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时任中纪委书记,任志强中学的辅导老师。任在自传写道,后来王的官越做越大,但有时会在深夜打电话给他聊上几个小时。可见两人关系之密切。

另一股势力是红二代等元老之后。任家势不算显赫,父亲任泉生虽是三八干部(1938年前入党),中共建政后最高任商业部副部长。可是,他长年追随陈云,副部长时拍档上司姚依林正是王岐山的岳丈。陈姚两家,在京城非同小可。此外,任志强设立华远时,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曾在他旗下公司做兼职研究员,刘如今是习身边红人。另有传任志强跟前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前人行行长周小川等人也相熟。总之,任志强向习发炮,绝非一人之见,他是一张庞大关系网的代表,网中人因习的作为而利益受损,借他表达不满。

与红二代彻底反目

今次判刑任志强,就是警告太子党红二代。本身也是红二代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也表示,重判任志强的目的正是「要给全党看的,尤其是给红二代看的」。习当然明白自己盟友日少,而这些红二代背景跟他相似,掌握的财力及政治能量非常惊人,一旦联合起来,即使不能一举推翻习,也可构成相当威胁。如今中美关系极劣,党内对手政敌都等着习被迫与美国或印度开战,只要战事一起,经济再受重创,各种危机接踵而至,大家就会一拥而上。一只蜜蜂杀伤力有限,但一大群蜜蜂就足可杀死一头猛兽。

事实上,习近平近年已花大量心力对付这些潜在「敌人」。只要有实力有能力有财力及有可能组织起来的势力,无论政界、商界、宗教界、民间团体、少数民族、香港人等,他都不放过,以各种手段清剿打压,以免他们组织起来,在他应付欧美及周边国家威胁时后院失火。他要在「应战」前先除后顾之忧,而社会绝对的碎片化原子化后,他在中共二十大永续时,政敌们就更难形成强大反对舆论。这就是他上台时只有藏独、疆独、台独这「三独」,近日却变成六独(藏疆台外,还有港蒙韩独)的根本原因。总加速师之名,实至名归。

当然,习最在意的还是王岐山。在武汉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习已拿湖北官场开刀,省委书记蒋超良正是王岐山旧部,也是王重要的卡位棋子,却被拿下。如今在党内犹有一点实力的,不外乎已被打残的共青团派及王岐山。王的旧部亲信主要在金融及中纪委系统,地方诸侯只有蒋超良及甘肃省委书记林铎。不过,王最大本钱还是公众形象,虽然替习打虎多年而把党内高层全得罪,但工作能力颇受肯定,也善于跟美国人打交道,一旦对战争危机加剧,接替习暂时处理国务及危机,他会是不二之选。今次重判任志强,正是隔空掴了王岐山一巴!

习也要藉着任志强案树立绝对权威,就连王岐山也不能例外。2016年前后,任志强多番与习讲话针锋相对,否定其传媒姓党说法等,惹来官媒文革式围攻,但习近平很快叫停这场批判,显见当时王岐山对习仍有相当影响力。到武肺期间,任撰文不点名炮轰习在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直接说这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如此被公然抽耳光,习还因顾忌王岐山及太子党而不敢还击,如何在党内树立绝对威信?

不过,任志强案后,外界对习的色厉内荏看得更清楚,任志强则打从心底里看不起他,说他是小丑,比说他是小学生还侮辱,而习的报复却投鼠忌器,显见底气不足!假若是一介平民或异见者,早被投入监狱,还会牵连全家,诗人王藏就是人办。任志强也毫不屈服,在庭上不发一言、对判决不作上诉,都是彻底的鄙视,一副坐看对方何时落难的姿态。

如今,习与太子党红二代彻底反目,除了来自浙江的之江新军及老家陕西的同乡等识见阅历皆难堪大任的人,再没上得台面的人才相辅。面对日益恶劣的国际形势,他能挺过去吗?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