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总的胡言乱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18

习总的胡言乱语

中国外长王毅访问欧洲五国,换来法国放弃使用华为,德国改变亲中路线,欧盟开始考虑与美国结盟采取「围中」政策。王毅其后在东盟峰会视讯会议上,批评美国军机、军舰频繁进出南海搅乱整个区域秩序,换来主席国越南的外长表示:我们欢迎美国为东盟对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发展所作的努力。接着,习近平参加中欧领导人视像会晤,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提出香港、新疆的人权问题,习近平的回应是中方不接受人权「教师爷」,两天后,冯德莱恩就在她的国情咨文中回应中共人权状况,宣布「马上提出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提案」。香港被美国第一轮制裁和紧接第二轮制裁的高官与建制派,真系要「多得王毅、习帝唔少」。


甚么是「教师爷」?他的出处是京剧传统剧目《打渔杀家》的一个人物,是土豪庄主的拳脚教头,也是欺压渔民的打手。实际上不是习帝所指的那种角色。不过,以中国这一代掌权者的知识水准,不会有人知道了。 

央视主播李红报道台湾前立法院长王金平率团去大陆参加海峡论坛消息,打出标题是「兵凶战危,这人前来求和」,台湾朝野哗然,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要求央视道歉,一贯霸道的央视怎会?收拾摊子,就让李红出来辩解说「求和」的意思是「寻求和平」,意思是促进两岸沟通,又强调她纯属个人表述不代表官方。□都得?翻遍所有汉语词典,恐怕都找不到说「求和」是「寻求和平」的意思。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又回应,「不要把主持人的个人言论无限放大。」但习近平不是曾经指令中国新闻工作者须「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吗?央视主持人在节目上说的话可以有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个人言论乎? 

不过,中共从来处事都是只顾「权宜」而没有一贯原则,因此言行总是前后矛盾。对新闻工作者发号施令,就要求「同中央保持一致」,到说错话要解困时,就说是「个人言论」。几天前,嗌交部发言人讲到在海上抓捕的12名港人,说他们「企图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但他们是去台湾,华大妈这样说,不是正说明她才是企图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吗? 

中国的国际处境越来越不堪,除了非洲国家,几乎同全世界撕破脸了。远因是暴发户财大气粗和向全世界扩张势力引起反弹,近因则同中共向全球展示霸凌香港直接有关,但若没有中国从领袖到涉外高官的胡言乱语,也不会对「天下围中」产生如此大的助攻效应。这当然同极权政治的只问权力、没有是非原则有关,但观诸中共国前几代的领导人和外交官,即使在被孤立的560年代,也还像样,说话有分寸,不至于像现在那样几乎每句话说出来都是反效果。 

最近,习近平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读一篇长稿又读错字,更抄袭去年反送中香港一位现已流亡海外的李珏熙为激励群众而创出的口号。这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整整一代领导层的问题。这一代领导层,在中国文革期间正值长知识的青春期,而文革是毁灭知识的年代。那时候的青少年,被认为最该学的与最擅长的就是骂人和打人,而且骂人也不懂得不带脏话的含蓄技巧,完完全全就是粗鄙语言。 

在今天,在中国高官的带领下,自称是中共国治下的中国人,很可能在外国人眼中被视为与文明渐行渐远的族类。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