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任志强、耿潇男获罪 皆因想拉皇帝下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13

任志强、耿潇男获罪 皆因想拉皇帝下马

前国企华远集团董事长、中共红二代任志强,11日在北京市法院受审。中共北京纪委指控他「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另,北京文化企业家耿潇男及丈夫,9日因涉嫌「非法经营」,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如同此前打压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任志强和耿潇男夫妇并非因经济和违纪等罪行,而是因他们蔑视和反对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公开「要把皇帝拉下马」。

任志强(左)、耿潇男


号称「任大炮」的任志强被北京刑拘「法办」,真实原因是2月网上流传署名任志强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该文指习近平是「一位渴望权力的小丑」,「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称,「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任志强随后即失踪。

47日,中共北京市纪检部门宣布,任志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和调查。723日,当局再指任志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并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被开除党籍,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

任志强和习近平唱对台戏由来已久,早已成习近平拿不起、也放不下的一块难啃硬骨头。20162月,央视在习视察时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标语,任志强即公开发文批判。同年5月,他遭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76日,许章润被控「嫖娼」,遭警方行政拘留,并被清大以「道德败坏」为由,革除教职和开除公职。实际上,许章润被拘是因公开发文谴责习近平倒行逆施。20187月,他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文章,痛斥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对内「维稳」、对外「大撒币」等等。

今年2月武汉疫情蔓延,他再撰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怒斥习近平「心口不一,无耻之尤」、「民心丧尽」。为此,他被软禁在家,微博、微信帐号被封。5月,许章润再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对习近平当局喊道:「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够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

今年8月,中央党校开除蔡霞党籍,取消她的退休待遇,近日又关闭她在中国的银行帐号,是因她发表言论,批评中共强推「港区国安法」是强暴香港人民,要求北京「换习」;她还称中共是「政治僵尸」,习近平是「黑帮老大」。

耿潇男和丈夫被刑拘,是因她为许章润等异见人士奔走呼吁。许章润被以嫖娼罪拘留后,她多次在社交媒体呼吁救援,敦促中共当局释放许,她也是最早向海外发布消息并呼吁的人士。许章润写道:若「潇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负女子,坐牢杀头,请自章润始」。

蔡霞推文表示,耿潇男善良侠义,「多年来悉心照顾帮助政治异见老人,如鲍彤先生、杜光教授、姚监复先生、杨继绳先生等;她的侠义勇敢令人感佩,她曾四处奔波呼吁声援救助许章润等志士仁人」。

蔡霞还指,中国没有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法律,只有专制极权用于统治民众的酷法工具。曾经听一位著名律师亲口告诉她:他们用A罪名抓人、用B罪名搜罗证据、用C罪名庭审、用D罪名判刑。法律在他们手里,他们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任、许、蔡和耿四人密集被整肃,有非常强的代表性和针对性。他们都是中共体制内有背景和具影响力人物,且都站在反对习近平战线最前列,对社会和舆论的感染力非同小可。当局对他们处理,无疑有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用意。

北京想以此警告体制内人士,谁敢反对习近平、动摇「一尊」地位,谁就没有好果子吃,谁就得蹲牢狱,做阶下囚。正如中共说的,「绝不允许喝着共产党的奶水,拿着共产党的好处,又批评共产党」,必须予以严惩。这也变相印证任志强批评习近平的话,「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