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内蒙古抗议:「模范生」照样镇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1

内蒙古抗议:「模范生」照样镇压

继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中共又在内蒙古成功镇压了一场抗议运动。


从新学年开始,中国政府在内蒙古强行实施双语教育改革,以汉文统编教材取代迄今以蒙古语授课的语文、历史及政治课程。这被认为是通过弱化少数民族母语来消灭其文化的汉族沙文主义政策,引发了呼和浩特、通辽和鄂尔多斯等地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 

相对麻烦不断的西藏、新疆来说,内蒙古向来有「模范自治区」的名声─意思是说这里的民族融合成功,少数民族忍耐顺从,反对活动较少。此种「美誉」容易造成对蒙古人针对中共长期的反抗运动的忽视,以及对中共对这些反抗运动的残酷镇压的淡化。 

上世纪60年代发生的「内人党事件」,即中共在内蒙古自治区进行的一场大规模肃反运动,是中共党政权统治下的人类历史重大屠杀事件之一。据中共官方数据,从1967年到1969年两年期间,上百万人遭到政治迫害,34.6万人被关押,16,222人被迫害致死,81,808人致残,两万至十万人非正常死亡。 

这样的暴行必然导致很多内蒙古人的沉默。尽管如此,抗议活动仍延绵不绝。例如,1981年内蒙古爆发大规模学生运动,抗议强化汉人统治和草场退化。2011年,蒙古族牧民莫日根组织村民抗议煤矿破坏环境,却被拉煤货车压死,也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要求惩罚凶手和保护环境。南蒙古独立的呼声也从未停息。独立运动人士被迫流亡欧美,成立组织,坚持抗争。 

但是,内蒙古「模范自治区」的名声和现实,使抗争者受到的关注相对较少,得到的国际支持也远远不够。甚至内蒙古的国安警察,也嫉妒西藏和新疆同行的高薪厚禄。海外蒙古人权利组织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说,他曾接到内蒙古国安警察电话,要求他「为本民族做点贡献」─搞点事情,让他们受到重视,可以申请更多维稳经费。

「皇亲国戚」也没有用 

据称,除了残酷镇压之外,中共在内蒙古玩弄身份政治也颇为成功。内蒙古人仍然可以为骁勇善战的成吉思汗感到骄傲,但是这位蒙古族祖先的战绩─元帝国,也被纳入中华民族的正统。连成吉思汗都既是蒙古人,也是中国人,他的后人何必还有身份焦虑呢? 

当地还有传言说,习近平的母亲齐心的家族,是蒙古齐步樵氏或齐穆克氏等分支的后人。百家姓词典上的确载明,蒙古族是齐姓来源之一,属于汉化改姓。 

这种攀龙附凤保平安的传言,让人想到习近平刚刚掌权的时候,一些台湾人发现生活在台湾的资深国民党党员李新凯是「国母」彭丽媛的亲舅舅,于是对习近平口中的「血浓于水」有了更多联想。2016年李新凯去世,彭丽媛弟弟彭磊赴台参加丧事,台湾两大党政要或者亲往吊唁或者送去花圈,可谓冠盖云集,备极哀荣。 

北京对于台湾的威胁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减弱,相反,武力「解放」台湾的叫嚣日益增强。 

当「模范生」没有用,「皇亲国戚」也没有用。一如既往地,中国政府对内蒙古的抗议活动进行了毫不手软的全面镇压。当局则以开除家长公职、学生学籍,甚至终止针对农牧民的银行贷款等手段向民众施压。有些孩子宁可被开除学籍也要坚持抗议,警察则直接上门抢人,强行拖到学校。 

据总部设在美国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披露,在内蒙古地区持续了三个星期的抗议活动中,已有4,0005,000人被警方拘留,至少九人丧生。 

北边独立的蒙古国不少人支持中国境内的同胞保护文化的抗议运动,在上周外交部长王毅访问蒙古的时候,聚集在蒙古国家宫前的苏赫巴托尔广场,高呼口号「保护我们的母语」、「王毅滚蛋」。 

王毅带着金钱。中国政府承诺向蒙古提供七亿元人民币赠款。蒙古国政府对中国镇压内蒙古的抗议一声不吭。 

我知道,这些事实并不妨碍今天的香港警察、澳门政府和台湾国民党争当「模范生」和攀龙附凤保平安、得奖赏的想法。

来源:苹果日报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