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川普和白登 谁对中共更不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05

川普和白登 谁对中共更不利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鹿死谁手尘埃未定。热门议题不少,但华人移民圈最关心川普的对华政策,也都自有断定两人之间谁将对中共更不利。这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因素复杂,未必易有结论。

川普(右)和白登


川普近来一再强调,中共必不喜见他成功连任,不少对中共政权心怀不满或敌意的人也对川普多所期许,实情是否如此,不无商榷空间。对川普高度寄望的人,岂能完全无视川普当局最新的对华战略报告已白纸黑字说明,美方不以改换中共政权为目标此一大前提。

川普上任立即宣布退出欧巴马发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进而高调展开对中共的贸易谈判或所谓贸易战。TPP有多条内容是针对中共体制,例如互联网自由、智慧财产权、环境保护、贸易障碍等,故日本经济学者野口悠纪雄称之为「在太平洋围堵中国的政治架构」。川普此举等于将与中共体制由打群架改为单打独斗。

更重要的,川普对中共贸易战主要目标,为减少贸易逆差,基本无关政治体制问题,和对其他国家的策略并无大不同,只不过因中共涉及金额超大而受到特别重视。何况在美国疫情恶化后,川普承认他当初最引以为傲的贸易战,已大为破功和失焦。

尽管如此,川普毫不掩饰他与习近平之间的良好关系,直至今年2月疫情初期仍如此。川普说习的这些话绝非像出自真正嫌弃中共体制的人之口,将之解释为川普别有用心的外交辞令,更乏说服力。事实胜于雄辩,期间香港「反送中」抗议运动如火如荼,川普却未表态支持,反以「动乱(riot)」形容之。

川普不重视香港问题,一如他将台湾比喻作笔尖,大陆如白宫大圆桌的话,所反映的现实主义心态。在3月美国疫情开始恶化后,川普对习的姿态才改变,但也只是改口说与习不再亲近如昔,却依然未加批评。

之后出炉一连串对中辣招,例如抵制华为(以前却放生中兴)、对港官于事无补的事后「制裁」、加强管制中共派美统战人员、驱赶孔子学院、逮捕违法为中方工作的科技研究人士、让卫生部长访台。这些急就章措施有否实效尚不知,批评者以川普是迫于选情紧张不得不拿中方做为甩锅对象。

是的,白宫有对中鹰派人物,但更有影响力的是川普女婿库许纳,大有熊猫派背景,不久前还和中共党人阿里巴巴老板马云连手合作,运入大批中国制造的防疫物品。再按川普的亲近度及善变性而言,前者明显比后者更易被撤换。川普倘若成功连任,疫情又好转后,对华政策是否翻盘,一切皆很难说。

反过来看白登。首先,除重回以结盟方式集体对付中共之外,美中关系发展经今形势大逆转后,白登不可能再从欧巴马时期已将中共由战略伙伴,调改为战略对手的立场退却。另外,各种说他比川普「亲共」的理由皆甚牵强,经不起仔细检验。

川普企图抹红白登被左派「社会/共产主义者」劫持,无疑是种竞选操作手段,但若真将白登当作中共的「同路人」则岂止是指鹿为马,纯属过度联想,要皆捕风捉影并无实据。白登曾说过,中共对美国不构成「威胁」,若从双方相对软硬实力比较而论,不失平允,未必就可凭此推论认为他比川普「亲共」。

白登对香港「反送中」运动,在第一时间立即表态支持,对习近平也没少过严辞斥责,比起川普,哪有更「亲共」?

有说白登儿子有从中共获取利益的纪录,涉及管理中共基金的过千万佣金,即便有瓜田李下之嫌,但若衡之诛心论,则又怎比得上川普家族在大陆成功注册商标所带来的庞大利益?白登毕竟是美国政坛老将,若以为他不懂从美国与中方多年交往经验中汲取教训,或必不如一介生意人出身的川普更能固守美国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不啻太过低估美国政界及一般民众智慧。

值得一提民主党党纲刻意删除「一中政策」字眼,是否在为未来与中共外交博弈预留空间?此事非同小可,触及美中关系最底线,尤堪琢磨。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