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强国百姓有大「码」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10

强国百姓有大「码」烦

一场新冠肺炎,就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各种灾难、问题,随之而来。强国当权者对这一场疫情,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码」到功成。怎么说?强国推出「健康码」,发现原来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人民,没有绿色健康码,你别指望可以上公车,也别指望可以到超市购物,吹哨人的一位朋友,就是因为去过疫区,没能得到绿色码,只能被困在家,最终要花钱找人「疏通」,才能变回绿码,解决问题。由此可见,「健康码」制度不但是社会控制的好工具,还是一门赚大钱的大生意!



「健康码」之后,苏州又再推出「文明码」。


「健康码」之后,苏州又再推出「文明码」,呼吁市民「亮文明码,建文明城,做文明人」。研究大陆社会问题多年,在学术界很有声望的学者于建嵘在其微博提出了两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一是谁有权确定文明的标准和定量分值?二是谁有权以文明的名义剥夺公民平等享受公众服务的权利? 

对于「健康码」和「文明码」,吹哨人得出一个结论:条码制度「码码」虎虎,社会监控「码」不停蹄,牛头「码」面大发其财,草根平民人仰「码」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在学术界很有声望的学者于建嵘在其微博提出了两个很有意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