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社会主义能救中国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3

社会主义能救中国吗?

中共近年的扩张政策,以国力强大为后盾,习近平上台以来,鼓吹「四大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归结起来就是对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自信。中共自我催眠,认为中国有今日国力,得益于中央集权、「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制度,但社会主义曾经救过中国吗?今日中国荆棘满途,还能靠社会主义来打救吗?


如果社会主义能救中国,为甚么中共建国以后老百姓就没有好日子过?为甚么朝鲜古巴这两个集权国家,数十年落后如故?而坚持市场经济的共产越南,正在经济大起飞?

经济回复底气_社会主义一统天下 

中共建政之初,实行短时间私有经济,百废初兴,不旋踵即搞合作化集体经济,搞到大饥荒;中共又借「三自一包」个体经济起死回生,刚缓过一口气,毛泽东又搞文革,搞到经济濒于崩溃;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引入市场经济,再一次挽救中共──社会主义误尽苍生,靠资本主义打救,历史昭昭明甚。 

中国国力不济,不是因为中国人蠢,也不是因为懒惰,而是因为中共集权统治束缚了生产力。生产资料收归国有,集体劳动扼杀了民间积极性,政治运动不断,人民成惊弓之鸟,专制体制窒息了中国人的生产热情和创造性。 

改革之初,中共放松对人民的精神文化束缚,中国人胆子大起来,利用市场开放的空间,尝试新的生产技术和商业手法,「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催生第一波的发展动力。 

因发展资金不足,政府又引进外资,外资进来,现代技术和管理方法也进来了。中共默许基层官员贪污,提高干部积极性,又以GDP数字衡量政绩,鼓励不同县市竞争,更激发社会生产的活力。 

中共向西方国家取经,大力发展基建,开公路建电厂,一改死气沉沉的经济格局。全国上下一心向钱看,官员与百姓初尝甜头。稍后朱熔基实行国企改革,把国企推向市场,又实行税制改革,让中央政府有更大财政权力,打下经济起飞的基石。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绝不是得益于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得益于中央集权的领导力,恰恰相反,是中央放松管制,解除了政治束缚,释放了民间的积极性与创造力。中共是借资本主义的东风,破社会主义的坚冰,社会解冻,新局面破土而出。 

中共每发作社会主义狂热,经济就走下坡,人民就吃苦;中共每借重资本主义优势,经济就回气,人民就过上好日子。那究竟是社会主义救中国,还是资本主义? 

可惜中央集权体制是中共的命根,处境艰难时韬光养晦,一旦回气就故态复萌,好了伤疤忘了痛。近年国进民退,国企实行资源与市场垄断,民间企业生存空间日窄。中共以为,资源是国家的资源,市场是国家的市场,经济有了底气,社会主义理应一统天下。他们忘记,屡次打救中国人民的,根本不是社会主义的专制体制,恰恰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重回专制老路_发展动力濒于枯竭 

中共舍不得社会主义,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保障权贵家族的利益,若放任资本主义过度膨胀,必然摧毁社会主义的生存空间,因此中共在经济脚跟站稳后,就忙不迭打压个体经济,以免社会主义被掏空。说到底,这不是误判,这是一党之私的终极选择。 

古今中外,只有民间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才是经济长远发展的真正动力,社会主义的政治和文化管制,正是扼杀中国经济活力的精神枷锁。中国经济体量虽大,大量科技成果靠引进,财富积累靠外贸,一旦重回专制老路,经济发展动力即濒于枯竭。再加上体制的弊端,不断繁殖国库的蛀虫,人民的愤怨,长远消耗经济建设的能量,中国正来到一个转折点上,文革回潮,前景更暗淡。 

「四个自信」不见提起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支歌仔也唱不下去了,在外头头碰着黑,重回内循环荆棘满途,寄望社会主义救命,只是自我催眠罢了。 

来源:苹果日报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