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无约束的权力向恶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8

无约束的权力向恶性

警方前晚发稿引述广东省公安厅就12人被捕事件的回复,短短一段稿就漏洞百出:12人既然仍在调查中,怎么可以肯定稍后就会获检察院批准逮捕?12人中一人开船,他是否就是偷渡集团的一员?若是偷渡集团何以要逃往台湾?何以未有提船家被捕?那快艇下落如何?是12人买了下来因此船被扣留吗?



一个多月了,编故事也没有编好。强权已经霸道到随他说也不管听者信不信的地步也。

中国官媒报道,习近平近日出席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时强调要「坚持宗教中国化,伊斯兰教中国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是习近平继提出「藏传佛教中国化」后,再明确提出对另一个宗教的中国化要求。

藏传佛教和新疆伊斯兰教,都是真正相信神明的宗教,而中国其他地方的宗教,大多数信众都只是祈求神佛保佑现世,真正信神信来世信死后境况的人很少。如果说「一个中国」就是由无神论的共产党专政的中国的话,那么「宗教中国化」就意味是假宗教,是谎言宗教。能够提出这种无神论的宗教中国化意念的领导人,已足以说明这政权没有甚么话是可以相信的了,包括为拘捕12港人编织的说词在内。

中国专制帝王时代,尽管没有真正的宗教信仰,但帝王至少敬祖、祭天。专制主义从秦制开始,到汉朝董仲舒提出尊君的的统治术,但他同时提出抑君而尊天,帝王称为天子,则表示有天父在监察,如发生巨大天灾,就觉得遭到天谴,帝王往往要下罪己诏,并改善施政。

信奉无神论的中共政权,不但不信神,甚至也不信天。毛泽东自称是「和尚打伞」即无法(发)无天,又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于是在「人定胜天」的思想指导下,大跃进斗出个老百姓「其苦无穷」的局面。

不过,在毛二世之前的中共政权,至少不会一方面宣称信奉马列无神论,另方面自打嘴巴,提出「宗教中国化」这样荒唐的论说。也许毛二世现在掌握了下面无人敢说真话的绝对权力,于是甚么不合逻辑的胡言乱语都说出来了。

近日中国教育部门还荒唐到公然窜改《圣经》,在教科书课文中引用《新约圣经》中耶稣赦免淫妇的故事,却把故事扭曲成另一结局。《圣经》原文是耶稣对淫妇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中国教科书却改为「当众人都退去时,耶稣拿起石头打死了这个妇女,并说道:『我也同样是个罪人。但如果法律只能由毫无瑕疵的人执行的话,法律就只会死亡。』」硬把中国掌权者为自己辩护的话塞到耶稣嘴里。

任何社会执行法律的当然不会是毫无瑕疵的人,但正常社会执行法律的人至少知道自己或者也是有罪,或者不管信甚么宗教甚而不信宗教也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除了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之外,执行法律的人还有其他的权力约束监督: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第四权媒体监督。将近300年前,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就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有权力的人往往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权力具有天然的膨胀性和向恶性,只要缺乏足够的约束、监督,任何权力都会生出腐败,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我们面对的强权及其在香港的延伸,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极致的权力,因为它完全没有任何约束制衡,连中国古代和西方中世纪黑暗时代的「天」的约束都没有,它的「膨胀性和向恶性」可以超乎人类的所有想像。因此,正常人只能对这种绝对权力也完全、绝对不信任。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