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农民靠什么才能让当权者在乎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8

农民靠什么才能让当权者在乎你

最近有消息说,山东新泰市委市政府统一下命令,要求农民砍掉以前栽种的速生杨,必须种植小麦、玉米等农作物。因此,有人惊问:难道中国真的要再次闹粮荒了吗?

农民种植的速生杨。
 

近几个月来,“中国要闹粮荒”的警告不绝于耳,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暂且不论。但是无论如何,违背市场规律、通过行政命令剥夺农民的自主经营权,这样一意孤行,不管要求农民砍什么、种什么,最终不仅事与愿违逃不脱必然的失败,而且还会直接、间接导致饥荒的发生。难道中共已经忘记历史上,它自己一手造成的1959-1961年大饥荒这种极其惨痛的教训了吗?! 

如今的中国农村,大半人口都在外打工,只剩下老年人与幼小者住在村子里。有些农民最多只是在春节和种植的季节回来种上庄稼,之后就又回到打工的地方。还有些干脆把农田栽上速生杨,这样省去了除草、施肥等繁琐的田间管理与劳动。只等到七、八年后,一次性卖掉这些杨树就行了。其实这样的做法并不能多赚钱,只是图个省事儿罢了。 

看到本文前面谈到的中共令农民砍树还田的消息,我想起今年六月份发生在我家乡的一段故事。一位成家后在外打工的年轻人打电话给临时回村处理家事的表弟,请他帮忙收割种植的一亩多小麦。他的表弟照做了,然后发短信告知表哥:“两位朋友帮忙,麦子已经收割,脱粒并帮你卖掉了,一共卖了八百元。因为是朋友,他们俩都没要工钱,但是干完这些农活后,我请他们去洗了个澡,吃了顿饭,加上收割、运输和脱粒等费用总共一千元。多出来的两百元你怎么给我?是发红包还是转账?”这则消息在圈子中,引起了对“农民如果只是种田,还能否生活下去”的热烈讨论。 

这笔帐显然不难计算,收成卖了八百元 ,仅仅收割环节的花费就达到一千元。(我个人觉得,这个故事虽然可能含有调侃成分,但一亩多地的收割至少总要计算运输、脱粒、劳务工钱,即使减半计算,也少不了要花掉五百元,这还不包括耕地、种子、播种、农药、化肥等花费。)农民若只是种地,正常年景最多仅仅能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而已。 

中共面对领导不力所造成的内外危机,只顾发号施令要求农民种地,朝令夕改强制农民种什么、不种什么,而农民的利益靠什么来保障? 

在共产专制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社会里,社会矛盾与不公无处不在。中国农业人口辛勤劳动一年到头来入不敷出,这在近年已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到了多灾多难的今年,疫情和水患给中国人数最多的弱势群体──农民造成更重大的损失,甚至灭顶之灾。 

例如水库泄洪区的农民(包括城镇居民),因政府逃避承担开闸泄洪应给予农民的损失补偿,故意不提前预告开闸泄洪,任凭洪水夺去人的生命财产、冲毁农田,然后告知农民是“自然灾害”,送点“方便面”、瓶装水,还要让你感恩戴德。 

当农民利益受到严重侵害,甚至危及生存时,他们能到哪里诉苦?谁又能站起来为农民说话?即使偶尔有人替农民讲出了他们的艰难处境,专制机器也不会解决问题,只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中共专制政权在全国建政已快满七十一年了,当年跟着中共“打土豪,分田地”的中国农民和他们的儿孙,现在的社会地位和处境如何? 

同样出生于中国农村农民家庭的我不能不思考:“中国农民,靠什么才能让当权者在乎你?!”只要宪政民主制度未在中国建立,只要中共专制制度下,农民三等公民的地位没有改变,无论中共的喉舌如何“美言”,你都绝不要相信,中国农民的地位都不会有任何真正的、根本性的提高。 

在手里没有选票的情况下,靠什么能让当权者在乎你的利益?!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