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印度藏人军人意外殉职 引出沉寂多年的一支神秘部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18

印度藏人军人意外殉职 引出沉寂多年的一支神秘部队

印度一支神秘、鲜为人知的藏人部队在“沉寂”了58年后,由于一次意外事件浮现在世人面前。在印度的西藏活动人士表示,希望有朝一日这种主要由藏人组成的军队能为流亡的藏人重返西藏而战。

在印军特种边境部队藏人军官丹增尼玛(Tenzin Nyima)的葬礼上印度士兵抬着他的棺木。(202097日)


829夜晚,一支军队在印控克什米尔东南部拉达克(Ladakh)地区班公湖(the Panggong lake)南岸执行巡逻任务。队伍行进途中,连长丹增尼玛(Tenzin Nyima)在一声爆炸中身亡,另外一名突击队员丹增洛登(Tenzin Loden)身受重伤,被送医救治。触发爆炸的是一颗1962年印度军队埋置的地雷。

观察人士说,如果这支队伍的军人由印度人组成,这次意外伤亡事件可能不会引发外界的广泛关注。但是,由于这支特种边境部队(Special Frontier Force, SFF)除高级指挥官外,绝大部分由流亡印度的藏人组成,而且事发之前一直鲜为人知,因此引发了外界的很大兴趣。

特殊体能 特别使命

19621020日,亚洲两个大国,中国和印度爆发了边境武装冲突。此前印度方面听信中共的承诺,认为两国不会发生边境武装冲突,因此对战争毫无准备,被解放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旅美的当代西藏历史学家李江琳说:“印度的军队在1962年中印战争中惨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的士兵,其中有相当多的是锡克人,大部分是从平原来的,完全不适应高海拔地区有关。”

据李江琳介绍,当时的尼赫鲁政府的对华外交政策因此受到很大压力。这次战争后,印度方面意识到,中印边境是高原地区,对军人的体能有特别的要求,而主要生活在平原的印度锡克人士兵很难适应高原气候,只有经过训练的山地部队能够胜任。因此,印度总理尼赫鲁听从其情报负责人马利克的建议,在1114日他生日那天组建了一支从人员到任务非常特殊,而且行动神秘的队伍,为印中再度爆发战争时在中国境内执行秘密任务做准备。

这支特种边境部队主要招募跟随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于1959年逃离到印度的流亡藏人及其后代。这些藏人祖祖辈辈生活在高海拔地区,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上行走如履平地。李江琳表示,一些曾经从中国出逃的藏人在谈到他们当年逃离的经历时对她说,在越境时遇到解放军,他们就往更高的山上走,解放军就无法再追击。

这支主要由藏人,以及一些同样适应高海拔气候、讲尼泊尔语的郭尔喀人组成的秘密部队,被作为印度的精英部队,名义上隶属印度陆军,但实际上直接对印度总理和内阁负责。早期由印度情报局指挥,现在由印度“调查分析局”(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指挥。其大本营设在北阿坎德邦(Úttarakhaṇḍa)的恰克拉塔(Chakrata),距离拉达克近700公里。

背景强大 战功显赫

这支特种部队的首任指挥官是苏扬·辛格·乌班(Sujan Singh Uban)少将。他曾经是印度军队的一位传奇式的人物,在二战期间出征欧洲时指挥过番号为22的山地师,获得过英印陆军的十字勋章。因此,这支特种边境部队被命名为“建制22”(Establishment 22),或“22部队”(Unit 22)。这支部队虽然不是印度军队的一部分,但军衔与印度陆军军衔有同等地位。由于该部队的军人都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特种作战人员,以往曾经被派遣执行特殊的作战任务。

印度达兰萨拉的活动人士和作家丹增尊珠说,在1962年印中边界冲突后,印度政府招募藏人成立特种部队,利用他们独特的身体素质,同中国作战。

他说:“当时,主要的目的是跨境同中国解放军作战。这些藏人组成的部队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训练,也从中情局那里获得武器装备。”

丹增尊珠说,CIA对这支特种边境部队的作用在1971年发生了变化,但是SFF的藏人仍然接受训练,为有朝一日同中国作战做准备。他说,与此同时,印度政府派遣SFF参与各种重要的军事行动。

在过去近60年中,这支以藏人为主的印度特种边境部队,曾参加了1971年印度对巴基斯坦的战争,以及孟加拉国独立战争。在对巴基斯坦的作战中,该部队被空运渗透到敌后,摧毁巴基斯坦军队的通讯线路。在1999年的卡吉尔战争中,SFF从入侵的巴基斯坦军人手中夺回了老虎山,为印度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由于这支部队的任务特殊,运作模式和行动保持机密,其行踪往往不被外界所了解,媒体也鲜有报道。

两国再次边界交手

今年615日,中国和印度两国军人在喜马拉雅山加勒万谷两国边境交界处发生械斗冲突,造成印度方面20多人死亡,70多人受伤。据称,中国军队也有伤亡,但北京一直尚未公布或确认任何伤亡人数。

历史学家李江琳说,印度军队在这次冲突中伤亡惨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国此前曾经达成共识,双方军人不能携带任何械器,但是中国方面违背承诺,给他们的军人配备了“狼牙棒”,导致印度军人在这次冲突中再次“吃亏”,又一次被中国“背叛”。她说,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尤其是6月份印中边境冲突,对印度人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

印度达兰萨拉的活动人士和作家丹增尊珠说,印军在这次边境冲突中吃亏后,把特种边境部队调到前线,夺回了部分战略要地,获得了迅速的军事胜利。

SFF为重返西藏而战

丹增尊珠说,SFF在“不为外界所知”地为印度政府“服务”58年后“展露”在世人面前的一个原因是,流亡藏人政府、SFF的军人,以及他本人都希望,有一天他们都能重返西藏。

他说:“中国是个巨大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大国,印度、美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与中国的问题很多。一旦关系紧张,发生冲突,我们就可能有机会与中国作战,把中国军队从西藏赶出去。这是藏族军人的终极梦想,希望与中国人作战,并且在西藏独立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印度报日前报道,过去一个多月来,印度特种边境部队一直在实际控制线东拉达克一带巡逻,从军33年的SFF的一名连长丹增尼玛就是在829日的一次巡逻中意外触雷殉职的。

印军为丹增尼玛的牺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他的灵柩上覆盖着印度国旗和象征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SFF为他鸣枪三轮致敬。

有关资料显示,SFF最初的规模大约有5000-6000人。后来一度扩编到12千人左右,目前据称规模在1万人。该部队由6个营组成,每个营下设6个连。被招募的人员要接受为期6个月的登山和游击战等训练。

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反映

美国之音打电话给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发言人噶玛曲英,希望对方就有关藏人特种边境部队的报道作出回应。该发言人的回复是“无可置评”。

另外,在中国外交部9月初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道:印方说“藏人部队”是印度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他们拥有最好的高海拔地区战斗能力。这支部队在美国中情局的指导下于上世纪60年代成立,是双方“战略交往”的一部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支持他们与印度并肩作战,中方如何看待“流亡藏人”加入印度军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答说,她不了解印度军队里有“流亡藏人”的具体情况。但是,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为“藏独”势力从事分裂破坏中国的活动提供便利。她说:“至于所谓“流亡藏人”和印度边防部队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也很好奇,希望你们能去做些深度调查,如果有消息和进展,我会非常感谢你跟我们分享。”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