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自由与平等之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08

自由与平等之战

前天拙文有网友留言,认为特朗普再当选就会「独裁」,使「特朗普思想成为主流」,说他「割裂美国,催生种族主义、白人民族主义和仇外心理」,是人类文明的灾难,等等。



在美国的宪政体制下,连任一次就要下台,根本独裁不起来,再看主流媒体对他狂风骤雨般攻击,谈何独裁?多元文化的美国,怎会有定于一尊的甚么思想?至于种族主义、仇外心理,举出的例子是他将新冠肺炎称为「中国病毒」,媒体宣称因而让网上反华言论急剧增加。但病毒源起中国,难道不是事实吗?

美国媒体反特朗普除了中国利益渗透,更因为在学术界、新闻界一直被左胶思想意识主导。

何谓左胶?日前苏赓哲的一段话很恰切:「『左胶』的定义是,他们以强弱代替『非』与『是』,强者必『非』;弱者必『是』。左胶以锄强扶弱去占领道德高地。左胶必反美,因为他们觉得美国是强者。左胶同情萨达姆,因为和美国比,萨达姆是弱者。他们看不到和伊拉克百姓比,萨达姆是强者。此所以胶也。」

不是看不到,是故意不看。主流媒体对伊拉克的报道,是萨达姆倒台后,没有了强势政府,导致社会管理失控,天天炸弹爆炸,让这片土地血流成河,不少人流离失所,民不聊生。但资料显示,在萨达姆统治后期,伊拉克人口2,600万,人均GDP只有625美元,通胀率高达三位数。美国攻打伊拉克引进民主制度后,到现在,伊拉克人口增至3,500万,人均GDP增至4,600美元,通胀率降到6%。在全球经济放缓下,伊拉克经济十多年来每年平均成长9.9%

主流传媒也极少报道美国在阿富汗铲除塔利班政权、建立民主制度之后,阿富汗经济民生的大幅进步。极少报道南非摆脱白人政权之后,社会治安超级恶劣。因为这样如实报道不符合政治正确。

新闻界的格言不是应该发表「所有值得报道的新闻」吗?当政治正确凌驾了这信条时,新闻就不再自由了。

所谓政治正确,源于反歧视,反歧视即秉持「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对弱势群体保护。反歧视本是一种进步,因为出发点不是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是道德和精神的诉求。但当这种保护逐渐发展到无视差异与人类生活模式的多样性,就成为政治正确挂帅的左胶。如果对新移民的福利要与本地居民一视同仁,那就等于抹杀了本地居民长期交税的付出。以Black Live Matter来为暴力捣乱合理化,结果就是Black Live Better,罔顾黑人族群轻视教育等根本问题;而警察担心执法会惹麻烦,反使黑人区的罪案上升。反歧视发展到一种状态,连称赞女人漂亮都是歧视,奥巴马曾经称赞这次的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Kamala Harris是全美国最漂亮的州检察长,而被女性主义者指为歧视,被迫道歉。为保护LGBT,许多美国大学厕所和更衣室不分男女,令女性感恐惧。

「人人生而平等」是假命题,有人含金钥匙出生,有人生在非洲贫民窟,怎会生而平等呢?美国保守主义者Russell Kirk说,必须关注多样性和差异,只有在上帝面前和公正的法院面前,才有真正的平等;其他一切求取平等的尝试,必然造成社会停滞。如果摧毁自然和惯例的差异,追求所有人平等,那么不需多久,暴君或卑鄙的寡头就会创造出新的不平等。

社会主义高举平等旗帜,已在过去百年不断滋生暴政。现代的左胶是另一形式对平等的追求,它正在摧毁人类社会的自由。自由,比平等更重要。如果没有自由,在不自由的人群中,也不会有平等。

这次美国大选或可视为自由与平等之战。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