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任志强遭重判 习近平政治报复震摄“红二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6

任志强遭重判 习近平政治报复震摄“红二代”?

曾经严词批判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有绰号“任大炮”之称的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亨任志强,日前遭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以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等四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8年。



最近中共红二代与中国的公共知识份子,包括蔡霞、许章润、许志永等人,接连公开批判习近平、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呼声不断,现在任志强被重判18年,是不是习近平对任志强的政治报复?想要藉由震摄“红二代”来压制日益高涨的倒习声浪呢?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表示,对任志强重判18年显然是个政治审判。他说:“这是以经济罪来掩护政治审判的一个过程。如果撇开任志强的文章,从他公布的所谓四个罪行来看,判任志强18年确实不重。但是问题在于他所说的这四个罪名,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他统统是站不住脚的。为什么站不住脚呢?因为2016年,任志强出了讽刺央媒,党媒姓党,那个时候已经受到了中共的政治打压,留党察看一年,从党的宠儿变成了党的政治异议者。”

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对任志强的审判不仅是政治审判而且对他的罪名属于构陷,是习近平公报私仇。

他说:“他的确是陷害。对许章润教授是顺我者昌,逆我者被嫖娼,用嫖娼的罪名污名化许章润。现在对任志强污名化就是经济罪,甚至弄了四条大罪。其实四条罪里,习近平本身就犯了两条,第一个叫滥用职务罪,第二个叫挪用公款罪,因为您报私仇的时候,挪用公款、搞这么大的公检法来关任志强,又动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旁听审判,浪费了人力物力财力。再一个习近平本人在滥用职权罪,因为任志强真正的罪名是他批评习近平,而且党报不敢说那句话,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如果根据党章,他作为一个党员可以保留他个人的意见,是批评和自我批评。根据宪法第二章第35条,他有言论自由。”

由于任志强“红二代”的身份,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认为,重判任志强可能会引发红二代愤怒串连反习力量。

他说:“习近平认为他们(红二代)如果会串连,他可能就会把红二代对他的威胁夸大,夸大之后就会采取一种高压的处理手段。我认为对任志强的处理,就是习近平对外界威胁过于夸大的一个效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本来是一个对外有种不安全感。对外界这种夸大是他不安全感的一个表现,所以才要重重地进行处罚。这种处罚之后,是否会形成红二代一个更强的反习的力量,从目前的这种所谓技术监控手段来看,我觉得他们可能不害怕。因为现在这样的环境不像过去,无孔不入的高科技,如果哪个人有什么动静都能够反馈到特务机构来。从这种角度来看,我觉得暂时会让高层的反习力量有所收敛。但是从当下来看,会让他们(红二代)更加愤怒、更加不满。这种愤怒和不满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关键是现在他们要寻觅这个合适的机会,所以说这也是让习近平非常害怕的。他就怕自己万一哪个方面的失误,政治方面的失误,经济方面的失误,其它方面的失误,一旦哪个失误被所谓的反习力量抓到把柄他们可能就会形成一个合力。”

在中共五中全会召开前夕,任志强案“从重从快”判决也能折射出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或将迎来新一波“血雨腥风”。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重判任志强习近平可以一箭三雕。

他说:“习近平重判任志强杀鸡儆猴、杀一儆百,他至少是一箭三雕。第一个是震慑红二代太子党。因为红二代太子党的主流派现在是反习的,他们是反对极左路线的。而任志强任大炮就是他们的代表人物。第二个是震慑反习势力。因为反习势力还不只是红二代太子党,还有团派的主流派,还有政治老人的主流派,都是反习的。通过这个来拉一个太子党人物下手,表示习近平说我够狠,其他人要来反我的话,看我怎么整你们。第三个就是震慑副主席王岐山。就像传言中所说的,这次在背后主导的是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成立了专案组,定性为反党。因此要重判,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就是毛泽东反党的高度。这个角度来讲,本来就有‘二王’之争,有左右之争。头一个五年,习近平希望是习近平、王岐山搭档,第二个五年就是习近平、王沪宁搭档。这两个‘习王’在竞争。”

陈破空还表示,现在对任志强下重手也是习近平为五中全会的权斗热身。他说:“习近平提前下手对任志强重判,就是要震慑各方势力,为自己在五中全会上赢得一个先声夺人。由于他这么狠,下手这么重,应该说在太子党红二代中激起的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在其它反习势力可能激起的都是一种既有恐惧又有愤怒。接下来的斗争有可能达到这么一个程度,习近平、王沪宁极左派这一方你可以赢99次,你要输一次就输定了。反过来反习势力就会考虑,既然习近平下手是如此地凶狠,如果反习势力有机会就一一举要把习近平感到干倒、干死。因为反习势力只要赢一次就可以把习近平、王沪宁和他的极左路线至于死地。”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