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联合国75年┃中国抢夺机构组织话语权图取代美国?学者:试图颠覆普世价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9-22

联合国75年┃中国抢夺机构组织话语权图取代美国?学者:试图颠覆普世价值

今年为联合国成立75周年,联合国大会高级别会谈于今日(22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习近平并将会在会上发言。习近平在21日开幕时发表简短讲话,强调中国将始终做多边行者,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坚定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坚定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作用。习又提出4点建议:在后疫情时代,联合国应该主持公道,厉行法治,促进合作,聚焦行动;并针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任何国家都没有包揽国际事务、主宰他国命运、垄断发展优势的权力,更不能在世界上我行我素,搞霸权、霸凌、霸道」,还阐释中国主张:「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合作共赢才是人间正道」。



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近年积极参与旗下机构或组织的事务,甚至成为管理层要员,扩大不同领域上的国际话语权,不少组织已成为「红色传声筒」,有人甚至担心中国继续扩张,或会取代美国在联合国的领导地位。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苹果》访问时指,中国试图颠覆世界普世价值,甚至输出中国式意识形态,认为民间社会要继续发声。 

●外界见中共野心大 

陈家洛指出,中国争取占据更多的联合国的机构要职,出发点是要颠覆国际社会对某些议题的普世价值和理解。因为过去已有许多报告指出,中国透过联合国的机制,改变人权普世价值的看法,又强调发展中国家的扶贫灭贫等问题,而不想将人权、言论自由、选举自由等议题放在其上。而且,中国的代表又阻止不同意见的国家及团体进入机制,阻止他们指出西藏、新疆没有人权这些问题,外界不能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在联合国层次上,外界已见到中国有极大野心。

●威逼利诱找盟友反制 

陈家洛表示,由于不能单靠自己去达成野心,中国过去利用经济援助、一带一路等手段,与第三世界国家建立紧密关系,威迫利诱下有所谓的互利共赢局面,让中国在联合国表决上得逞:「例如当某些专家欲对中国问题提出意见时,中国就作出反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进行反联署,继而颠覆联合国的制度。」 

对于中国未来能否取代美国在联合国的地位,陈家洛指,特朗普时代的单边主义得罪许多人,美国的做法有时变成自我孤立,未来要取决于欧盟或者加拿大等国家联盟重组最近人权问题方面的立场。11月美国大选,如果特朗普连任,其他国家可能未必与美国有太紧密的关系,中国就可能继续制衡;反之,如果美国与欧盟,对中国制衡力道则更大。 

如拜登胜出总统选举,这又是否代表西方国家联盟更巩固?陈家洛续称,问题要视乎拜登及民主党未来数周对中国问题会否有更清楚的论述。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又自信觉得凭一己之力已足够:「□(特朗普)的确突破许多框架,想法行先其他人几步,所以对中国做出好多动作。由于□太过独行侠,令部分传统盟友步伐跟唔上,加上特朗普态度独来独往,又睇唔起盟友,令西方阵营合作出现困难。」陈家洛指,西方盟友其实认同美国对华的定位,但特朗普的态度和步伐却让盟友抗拒。大选后,特朗普如态度转变,或拜登沿用特朗普的定位,不过步伐方面照顾盟友的节奏,届时制衡中国的力道,亦会大许多。

●输出中国式意识形态 

中国扩大影响力,首先要阻止或淡化其他国家对中国做法的批评,不能对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的问题说三道四,更过份的是要输出中国式的意识形态。中国就会与世界其他独裁者联手:「今次你帮我,下次我帮他。」 

陈家洛认为,在民主退潮的威权下,国际民间社会要继续发声,公民社会要利用互联网多作国际间的合作、结盟和呼应,对这种「由下而上」的抗争,在联合国或其他国际平台有非常重要的角力:「大家要将人权放回本位,而非用中国特色的主权蹂躏。当大家尚有机会发声,就要争取机会。」

●大比数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秘书长一职 

中华民国于1945年加入联合国,更成为常任理事国,到了1971年,中共取代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随着中共经济实力增加,多年来借机扩大国际话语权,如去年6月,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屈冬玉当选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秘书长。当日在191个参与投票的会员国中,屈冬玉竟取得108票,遥遥领先代表法国参选并获得欧盟支持的卡特琳娜(Catherine Geslain-Laneelle)的71票,而特朗普支持的格鲁吉亚前农业部长基尔瓦利泽(Davit Kirvalidze)仅有12票,显示中国在联合国机构中占据战略性职位。 

联合国下属组织或机构,不少都由中国人担任重要职位,如刘振民担任秘书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副秘书长、易小淮担任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杨大助担任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副总干事,其他如世界卫生组织(WHO)、世界银行集团(WBG)等重要机构的高层,同样见中国人的身影,甚至在上海出生的薛捍勤,也于2010年当选国际法院法官。 

曾有传媒指出,不是认为国际组织不应该有中国人,而是因为这些中国人必须服从中国政府的政策。他们担任国际组织重要的管理职位,应积极为全球利益服务而不只是中国。有人更质疑,中国持续占据联合国不同机构的要职,随时取代美国在联合国的位置。 

●侵略式竞选策略被视为「特洛伊木马」 

法国《费加洛报》(Le Figaro)曾报道,中国「侵略式竞选」的策略被视为影响国际规则的「特洛伊木马」。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目前已有4个机构的首长(秘书长)职位为中国人担任,当中包括国际电讯联盟(ITU),国际民航组织(ICAO),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另有7个机构的副秘书长,同样为中国人。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