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如何突破人均GDP一万美元收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07

中国如何突破人均GDP一万美元收入?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会资料,去年中国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在全球186个国家中排名65,与墨西哥和阿根廷等国家的水平相若。但中国人均GDP仍低于全球平均11,000多美元的数字,与先进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排13,人均GDP接近5万美元)仍有一段很大距离。

李克强: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


自从1978年邓小平推行经济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经济增长和发展世人有目共睹。中国上世纪自二次大战结束后,经历内战,以及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连串政治运动,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中,到1978年人均GDP只得156美元。经过40多年急起直追,现已达到1万美元,14亿人口, GDP高达14万亿美元,属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系。若以GDP的购买力计算,中国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系。

然而,不论现在是全球第一抑或第二大经济体系,由于人口众多,中国人均收入仍然与西方先进国家差距很远。过去数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令7亿人口脱贫,今年政府目标是全民脱贫。但所谓脱贫,不过是指每日收入高于约2美元,即每月60美元,大约400多元人民币。最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便指出内地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只得1,000元人民币,数字反映贫富差距极其严重。
经济转型 顺应民主诉求

中国若想进一步发展,收入和生活质素与先进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亚洲四小龙)拉近,可以借鉴它们的发展经验。就以香港为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人均收入大约1万美元(以今日购买力计算),但经济依赖出口工业产品,面对石油危机,本地工资上涨,经济一度陷入困境。当时凭借港英政府在政策上作调整,经济转型,不但可以突破人均GDP1万美元关口,还在人权、自由、民主、法治和廉洁方面得到显著改善。

二次大战后,大量内地人移居香港,人口急增,带来严重房屋、教育、医疗和就业等问题。当时的港英政府以为内地移民只是过客,待内地政局稳定后便会返回内地,加上缺乏财政收入,故此一直奉行「积极不干预政策」,在社会及经济事务上无为而治。及至1966年及1967年发生暴动,独立调查及内部调查都发现市民对政府施政不满,贪污猖獗,年轻人生活和发展空间有限,于是在政策方面作出调整。1971年至1982年出任港督的麦理浩,勤政亲民,为香港未来经济及社会发展奠定良好基础,这段期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每年约9%(现在是-9%),恒指平均每年升幅超过30%

港督麦理浩推出10年建屋计划,之后又推出居者有其屋计划,令市民可以安居乐业。在教育方面,政府在1971年推行六年免费教育,之后麦理浩扩展至九年,并增拨资源资助大专教育,让不少基层学生可以透过教育脱贫。麦理浩又透过在各区成立民政处(后改称民政事务署),加强政府与市民的沟通。而最重要的就是在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严厉肃贪,把贪官引渡回港受审;并提高公务员及纪律部队的薪酬,期望高薪养廉。加上志愿组织和慈善机构在医疗、长者及青少年服务方面的投入,让香港在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的社会服务大幅改善。随着内地推行经济改革开放政策,大量工厂北移,香港经济成功转型至服务业,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随着经济环境改善,市民落地生根,对民主自由自然有一定诉求,麦理浩1982年离任,当年举行首次区议会选举,而《基本法》亦列明香港可以循序渐进方式迈向双普选。
故步自封 贪腐挥之不去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浪费了头30年在政治运动和斗争中,到1978年才专注发展经济,但贪污腐败问题依然阻碍中国发展,打贪成为政治斗争工具,当权者以此作为借口排除异己。战后不少发展中国家都因为没有处理好贪污问题,以致经济发展停滞不前,无法取得突破。中国未来经济若要进一步发展,视乎能否完善政治体制和司法制度,真正落实法治,肃贪倡廉,并且要推动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拉近和富裕地区的收入差距。若果当权者不肯正视体制的问题,故步自封,为私利走回头路,权力斗争不绝,还祸及香港,恐怕未来一段时间,会像很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停留在中等收入水平,贪腐问题挥之不去。


来源:苹果日报 / 林本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