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宣布退党 逃亡美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6

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宣布退党 逃亡美国

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任职不到三年,因无法忍受中国官场的腐败而主动请辞。今年年初,他的原部下、鸡西市恒山区区委书记孔令宝,因发表批评中共防疫措施的言论被抓。担心自己会被牵连,五十七岁的李传良近期出逃美国。本台记者家傲周二专访了李传良,了解他出逃美国前后的心路历程。

李传良2013年在鸡西市人民代表大会上发言

记者:您上周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要实名退出共产党。请问您是法轮功学员吗?
李传良:不是。

记者:那么您为何宣布要实名退出共产党呢?

李传良:实际上,我的心路历程并不是最近才转变的。在我看来,我在2014年(就已经产生了这种想法),这一次我只是更明确地声明这件事罢了。

因为我原来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听过、看过、感受过的事情太多了。用我的话说,我认为这个体制烂透了、不可救药了,所以早在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不干了。

新冠疫情在国内爆发后,一个我提拔过的、跟我非常要好的一个干到了区委书记的前部下(孔令宝)私下与我们讨论过,他确实听到了很多吹哨人(透露的消息),他说多说少都是实话。他大致的意思是新冠疫情太严重了,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刚说完这话,他就被免职和抓捕。不但如此,我的前同事群当中陆续有好几个人被约谈。

记者:您能否简单讲讲出逃美国的原因呢?

李传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孔令宝事件。就是因为他发表这样的言论后,网上的政府公告明确指出他发表了“不当言论”。我感叹道,他们真敢以这个名义抓人。因为我们讨论过疫情发展,我们都被监控、被举报了。在我看来,中共的监控手段无处不在。

记者:这么多中国地方官员削尖了脑袋想升迁,您为什么却不想干了呢?

李传良:这可能跟我(此前多年在鸡西市财政局)做业务有关。那个时候,就有些好同学跟我说,你不太适合从政,看不惯(官场百态),比较愿意直言,孔令宝在这方面跟我一样,所以这是我性格所驱使的。

另外,我还觉察到了很多现实情况。谈到若干现象,我能举出来十多个例子。政府政策明显是服务于利益集团的,你反对的话,他们就会打击你,所以我干不下去。这个地方的(市委)书记很有意思,来一个书记腐败被调查,再来一个腐败又被调查。我就在想,这不就是体制造成的吗?中共的体制不行,我还在这里干什么啊?

2020年8月16日,李传良在旧金山中国民主女神像旁留影。


记者:今年二月,鸡西市纪委监委发布公告说,孔令宝对防疫重视不够,发表不当言论,造成当地疫情扩散,因此被免职,并在接受组织调查。据您了解,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李传良:我听说当局正在走(司法)程序了,可能会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为什么说他发表了不当言论?那就是在教育他不要瞎说。到了最后,当局就开始罗织罪名了。在当今中国法治体系下,他们什么罪名都编得出来,屈打成招。现在监委、纪检、检察机关都合并了,想对当事人用什么手段,就能用什么手段。

记者: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是近期罕见对外发出批评声音的体制内学者之一。据您观察,中国地方官员在台面上唯唯诺诺、私底下却抱怨中共体制的人多吗?

李传良:我认为这种人挺多的,但是他们越来越不敢明说了,因为我私下跟他们有过交流。现在有点像文革时期,一不注意就会被举报。所以,你提到的蔡霞教授和任志强等人发表的观点,很多人私下都会看,但看完后都不吱声,都压在心里。我就愿意看,因为他们说的话都是正确的。中国的一个知识分子说出这些话,你说得有多不容易啊?

记者:您在官场上呆了两三年。您能举个简单的例子来描述下中国官场的生态吗?
李传良:我在职的时候,我们当时的市委书记过春节去三亚旅游,一次就花了一百多万。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都很反感。尽管有群众反映了这件事 ,但上面还是不了了之了。

记者:您的家人现在当然还在国内,对吧?

李传良:是的,家人都还在国内。

记者:那您是否担心他们的安全呢?

李传良:当然了。很多人都替我担心,我也担心。当时,我也是顾不上他们了,有点像在保命似的。我出逃前已经是个“自由人”,而当局抓老百姓就像抓小蚂蚱那么容易,当时我哪顾得上这些啊?

记者: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李传良:我就在想一件事。反正现在我也加入中国民主党了,我就想站出来发声了。中国各级政府的腐败问题我都有所了解。我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下一步还得为了中国真正实现民主、自由、法治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而这会是我的奋斗目标。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