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全民检测成“港版健康码”? 港人质疑变相全民监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14

香港全民检测成“港版健康码”? 港人质疑变相全民监控

港府上周宣布推行全民免费病毒检测计划,虽然当局强调检测是自愿性质,市民“想做便做”,但近日亲北京阵营不断放风,呼吁港府推行全民检测的同时,配合“港版健康码”,检测结果呈阴性、持有健康码者,才可出入商场、食肆等公共场所。有舆论认为,这是变相控制全社会。

港府早在六月开始,讨论开发“香港健康码”系统,并与粤澳政府进行互认,以方便三地人员跨境往来,豁免接受14日强制隔离检疫,但由于香港疫情反弹,计划延期推行。


港府早在六月开始,讨论开发“香港健康码”系统,并与粤澳政府进行互认,以方便三地人员跨境往来,豁免接受14日强制隔离检疫,但由于香港疫情反弹,计划延期推行。随着港府上周宣布推行全民自愿免费病毒检测计划,亲北京阵营亦乘势重提健康码,是次目标更不限于跨境人士,而是全体港人。

近日多个亲北京政党都先后与特首林郑月娥会面,要求政府落实“港版健康码”制度。其中代表商界利益的政党经民联更明确提出,应规定持有健康码、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士,才可于14天内出入食肆、商场等公共地方。他们解释,放宽持健康码人士的部分防疫措施,包括二人限聚令、晚间禁止食肆堂食等,有助食肆继续经营下去。

什么是健康码?

健康码制度早于二月在中国杭州试行,再扩展至全国,以红、黄、绿三色码,代表民众的健康情况,只有持有“绿码”的个人,才能出门、在城市移动。持“黄码”者可能被要求在家隔离7天,持“红码”则可能需要隔离14天。后来部分地区更要求凭健康码,才可乘坐地铁、出入办公场所、超市等。曾有中国民众向本台反映,认为健康码不能反映真实健康情况,防疫效用也不大。

《纽约时报》曾报导,这项健康码系统似乎还与警方共享用户资讯,是一种“自动化社会控制方式”,一旦用户申请健康码,授权该软件访问个人数据,就会向警方报告,把用户的位置、城市名称和识别编码发送给服务器。人权组织也担忧,当局或借此监控民众及侵犯人权。

香港医学专家 : 健康码不是防疫措施

从医学角度来看,香港医学专家并不看好在港实行健康码。香港呼吸系统科专科医生梁子超认为,健康码不应用于社交活动筛检。他周四(13日)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病毒潜伏期长达14日,而且过往亦有不少病人检测结果出现假阴性,若认为取得阴性报告就等于安全,很大机会令疫情打回原形。

梁子超说:过了潜伏期后,病毒量就已经很高,可以有传染性。其实我们最害怕是什么呢?特别是一些有潜在接触史、或有轻微病征的人,拿到阴性结果时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其实可能会引致在这些饮食场所或其他场所,造成大型交叉感染,可能又会把疫情打回原形。

梁子超又表示,香港要回复经济活动,就应先设法控制疫情,但香港“对外防守是最差”,在全球疫情恶化下,不排除香港会有第四波疫情。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也表示,这并非好的“解封策略”,更直指健康码不是防疫措施,而是经济安排。他认为目前应检视边境的漏洞并尽快堵塞,令社区不再出现传播链,就可以有条件放宽防疫措施。

武汉新冠肺炎爆发后,当局推出“健康码”纪录使用者生活细节。



港府治标却不治本 防疫措施引来各方猜疑

年初曾发起医护人员罢工,逼使港府全面封关的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批评,港府至今不落实全面封关,继续豁免部分入境人士的隔离检疫要求,无法从根本上堵截病毒。她表示,在此前提下,港府推行的限聚令、健康码等,都不是防疫措施,而是限制市民自由的“政治幌子”。

余慧明说:如果真的想确保香港不会再有第四波、第五波、第六波病毒爆发,理应进行全面封关,而不是不断豁免检疫。如果一定要市民去参加健康码,才可以去餐厅、去公众地方、乘坐交通工具,如果不做就不能坐交通工具,也不能去吃饭的话,这就是限制人们自由的政策。

港人对政府缺乏基本信任

港府早前又特别修例,豁免中国检测人员在港注册的要求,容许他们来港协助检测,更钦点多家中国化验所在港为市民进行检测,已令港人忧虑基因会“被送中”,仿效新疆作监控之用。港府曾多次澄清样本不会被送到其他地方,并会在短期内在港销毁。不过市民疑虑未释,再传出强制落实健康码的风声,香港注册医务化验师梁启维认为,只会让市民更恐慌。

梁启维说:健康码的初衷是好事,让一些已知没有问题,没有病的市民可以外出,减少社区感染。但为何市民还会疑虑,会怕?就是市民对政府的不信任,当大家都怀疑你会否基因送中时,你再推健康码,可以全天候追踪你,当政府不受信任,大家才觉得你会不会用来追踪我们,监视我们?

而当港府以疫情为由,推出各种令人费解的措施之时,另一方面又自行打开防疫缺口。香港机场管理局最新公布,由周六起至10月15日期间,由中国机场出发的旅客,可经香港国际机场转机或过境到其他航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