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8

民运组织里的特务问题

前几天一则新闻,引起了网民们广泛的关注。这就是华裔间谍马玉正案件。之所以引起民运界和反民运五毛界的极大关注,是因为该案件的一号合作者,是一位反共组织成员。因患老年痴呆而免于起诉。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深入调查,该一号合作者就是早期民运的活跃分子马大维先生。

中共特务马大维


马大维先生早年服务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九八九年之后参加了民主中国阵线,并成为理事和副主席。一九九八年组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受万润南先生推荐被选为外交委员会主任,直到二零零三年主动辞职从事慈善工作为止。

从披露出的法庭文件看,马大维是在本世纪初被他的弟弟拉下了水。在这之前已经是中共间谍的马玉正主要搜集军事情报,拉马大维下水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他的反共组织大佬的身份。其间泄露了多少民运组织的情报,文件没有明说,可能对美国人也不重要。但引起民运同道的警惕和五毛特务的狂喷,倒是值得评论一番。

五毛们借此事件狂喷民运那里出特务啦,希望打击民运的公众形象。其实民运里有特务根本就是常识,中共不往民运这个心腹大患里边派遣特务,打进来拉出去,那才是奇怪的事儿呢。所以我在九八年成立联席会议开始,就不断警告自己人警惕特务的破坏活动,否则就必然被特务搞垮。早期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先生的悲剧下场,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但是早期民运也有另一种反面教材。有人抓特务反被告到法庭吃了官司。而政治特务一般不违反美国法律,反倒受美国司法保护。大张旗鼓抓特务,你不可能拿到锁在安全部文件柜里的证据。被反咬一口就是必然的常态了。所以联席会议的政策就是:发现特务调查清楚后,提醒自己人小心防范,将其隔离在民运活动之外即可。这一政策,我在各种主流媒体上多次谈论,仍未引起公众的警惕。反倒是媒体们将我隔离在外,封锁了我借媒体发言的机会。可见中共的渗透有多严重。

有民运的朋友批评我,为什么不早提醒大家?确实我早就得到有关方面私下提醒,因此而劝退了马大维。没有在内部公开的原因,一是有保密的责任,不应该炫耀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二是当时没发现马大维有破坏民运组织的行为,而且他很自觉地主动退出,不连累民运组织和弟兄们。三是虽然他行为不检点,但其内心仍然支持民运,那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但象他这样被拉下水的人内心很无奈,就是中共的警察们,大部分人也是内心同情支持民运的。我在被关押和审讯期间,就曾得到他们的尊敬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不必要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反倒是接受马大维的教训更重要。每个人都有特点弱点,特务们的功课就是利用这些缝隙下蛆,逐步解除你的武装。有多少人不听大家的警告,被特务利用了还帮特务数钱,帮特务保密,像马大维一样哥们义气和亲情代替了理智。

像马大维这样被亲戚朋友拉下水而变节的人,没被发现的可能比发现的要多。对民运造成危害的一些特务,在我提醒大家时,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呢?你好我好大家好,对穷凶极恶的中共缺乏警惕的,不仅仅是西方人。海外民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以哥们义气代替理智判断,是特务们成功的一大利好因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