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川习都要脱钩 但美中不可能「全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31

川习都要脱钩 但美中不可能「全脱」

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推举川普为总统候选人,大会发布川普第二任期十大施政纲领,中国政策是其中之一;对中政策的主题是「结束美国对中国的依赖」,之下分五点,包括从中国讨回100万个就业机会、鼓励将工作机会撤回美国的公司、提供100%搬迁费给撤回的重点工业公司、惩罚将工作外包到中国的公司、以及要中国承担把病毒传播全球的责任。除了疫情这项,其余重点都在「经济脱钩」。川普明显在说,他要与中国脱钩,结束美国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而在北京,习近平也被迫走上脱钩之路。习总书记730日主持政治局会议宣布,中国下阶段经济发展要走「双循环」之路,实际上强调的是降低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依靠「内循环」。本月24日,习又与九位经济学家座谈,包括1979年从台湾叛逃大陆的经济学家林毅夫。林毅夫说,未来十年中国仍有5%6%的经济成长,中国经济可于2030年超过美国。双循环也是会议讨论重点。

双循环突成话题,是因中共将于10月举行五中全会,将制定「十四五」(20212025的第14个五年计画)工作方向,双循环是未来五年经济发展方针。所谓双循环,重在「内循环」,其实就是「内向发展」,亦即类似过去数年强调的「内需市场」;现在改个名词,最多只是原有观念上再推前一步,要将潜在的内需优势挖出来。内向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减少对「外循环」的依赖,亦即减少对出口的依赖。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强调自力更生,要加强内向发展和内循环发展,减少对出口依赖,实质上就是要被迫和美国脱钩。中国去年对外进出口贸易已减至只占GDP32%,比2006年占64%减少了一半,现在习近平还要再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为什么走上这一步?新冠疫情从中国传至全球后,习政府被举世声讨,要追究责任,对外关系陷入空前危机。习担心出口受影响,所以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并要以加强内需确保经济成长,否则中国经济在外需不稳定的情况下,可能面临更大波动。

从川普、习近平都谈到脱钩,可见它是当前美中关系紧张的焦点,也是美中21世纪之争的焦点。双方世纪之争不是在军事战争分出胜负,而是在经济上决出谁是全球最大经济体、拥有真正优势;美国要保持经济领先地位,中国则要挑战和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是早晚的事。脱钩与否则是双方经济发展的关键。

基本上,在脱钩较量中,美国占上风。美国目前经济规模仍占全球四分之一,而中国只占15%,双方差距仍大,美国要摆脱对中国产品的依赖较容易;中国要摆脱对美国出口市场和技术较困难。贸易战爆发这两年,中国未摆脱被征收25%关税,华为、中兴和TikTok、微信等都已受打击或威胁,北京却不得不忍受。

中国更需要美国的技术,是最难和美国切割的一环。虽然中共不承认窃盗美国智慧产权,但近年无数破获的窃盗商业机密案,足以证明中方窃盗侵权的事实。其实,邓小平和李光耀都曾明言,中国必须向西方取得技术,用来发展自己;数十年来,中国互联网科技,绝多数是抄自美国,只是在应用上发扬光大。百度抄谷歌、阿里巴巴抄亚马逊、腾讯抄脸书、微信支付抄PayPal等,莫不如此。

习近平两年来一直说技术上要自力更生,但中共一切制度都由政府控制,包括经济、环境和文化缺乏自由,科技要创新谈何容易。

美中经济紧密结合,脱钩不易。有如一对结婚数十年的夫妇现在要离婚切割,其中困难、混乱和颠覆都难以想像。例如川普要撤回100万个制造业就业机会,但研究发现,美国制造业工人工资是中国工人逾四倍,加上环保、各种保险成本,美国企业如何将工作撤回美国?就算要撤,也是从中国搬到越南、泰国、印度、孟加拉或墨西哥。

全球化发展数十年,美中在工业创意、设计、生产和消费密切结合,很难切割。例如矽谷每有新产品创意和设计,会传给深圳,由深圳制作产品原型;原型再送回矽谷修正,之后再交中国工厂生产,运回美国销售,购买产品的是美国消费者。这个复杂过程iPhone就是最佳例子。在全球化过程中不断演变和精致化,已成为双方经济生命体的一部分,现在却因政治需要,一声令下就要完全脱钩,实际上做不到。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