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后“一带一路” 日暮西山还是一片坦途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9

疫后“一带一路” 日暮西山还是一片坦途

7月末中共举行中央政治局会议,将中国下一阶段经济发展模式定调为双循环,突出国内大循环。在新政策尚缺乏细节的情况下,会议也没有提及习近平的招牌外向政策“一带一路” 倡议。分析认为,中国的回撤,是其在遭遇意想不到反弹后的反应,将促其收敛咄咄逼人姿态,调整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一带一路”虽未日暮西山,但这条从亚欧向全球延伸的“新丝绸之路”将更加坎坷。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后,中国工人拆掉宣传板。


受全球疫情影响,交通限制,人员和货物难以流动,“一带一路”倡议的许多项目目前处于停滞状态。
疫情会逐渐好转,经济已经呈现起色,而地缘政治的阻力还看不到消减的迹象。
“一带一路”基建龙头国企被制裁
美国继续对中国出招,国务院星期三(825日)宣布,对参与中国当局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推进领土主张的24家中国国营企业及其管理人员实施制裁。这些公司中就包括为习近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跨越亚非及更遥远世界的“一带一路”倡议承建基础设施的国有企业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交建)。
在沪港上市的中国交建是中国最大的基建公司,有12.4万名员工,经营范围从交通基础设施、疏浚到重型机械等领域。中国交建下属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过有争议的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
美国商业部长威尔伯·罗斯说,此次新行动针对的公司“在中国的这些人工岛的挑衅性的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必须追究责任”。
几乎同一时间,澳大利亚本周四(827日)也传出“一带一路”相关的消息。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表示将于下周向议会提交一个对外关系法案。该法案将限制并严格审查州政府和大学和外国签订协议。该法案针对的是维多利亚州。莫里森要用立法的手段废除维多利亚州和中国签署的“一带一路”倡议。
而两周前,白俄罗斯反对派拒绝承认“欧洲最后独裁者”胜选结果而爆发抗议示威。白俄罗斯因所处位置,被称作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所谓支点国家之一。反对卢卡申科的抗议示威,也为“一带一路”投资增添了新的政治风险。
新冠病毒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后,美中关系恶化,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加之交通大幅缩减,“一带一路”项目也陷入停顿。当各经济体忙于应对因抗疫突然停滞的经济活动造成的严重冲击时,低收入国家处境更是雪上加霜,在经济衰退之际,许多国家还面临偿贷压力,濒临崩溃边缘。
疫情和债务将穷国推向崩溃边缘
这些国家中,不少是“一带一路”成员国。减债成为迫在眉睫的全球要务。呼吁中国减免借贷国债务或利息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但是中国突然沉默下来。
中国签署了20国集团减债计划,但没有做出进一步承诺。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说:“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是20国集团他提出的目前的这个减债计划。这些我认为是实际上大家都是有共识,就是说对这个问题的存在是有共识的。但是对于问题如何解决我觉得这个共识实际上是比较少。”
这些贷款中,有双边、多边和商业银行等私人贷款机构等状况。低收入国家欠中国的贷款基本上属于双边债务。一些国家呼吁中国做出更慷慨的姿态。而中国的缄默之下,外界了解到中国的贷款都是采用商业贷款形式,这样的贷款与多边机构,如世界银行发放的贷款相比利息更高,还贷期限却更短。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高级研究员斯科特·莫里斯(Scott Morris)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揭示了中国以双边借贷形式,采用商业贷款条款,更高的利息给债务国造成更大的压力。
呼吁声中北京低调承诺减债
莫里斯说,中国官员曾以各种方式承诺愿意对面临债务压力的国家减轻债务负担,包括签署20国集团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倡议。
莫里斯说:“习主席发表了讲话。他勾勒出中国提供减债的方式。但说实话,很多细节仍不清楚,比如关于债务减免到什么程度,会给哪些国家减债等。因此,很难判断中国能够在这方面有多慷慨。”
国际发展援助没有一个有效的协调机构。20国集团是当前唯一的减债架构。巴黎俱乐部这样的债权国协调组织,因为在西方主导下,中国也没有加入的意愿。
莫里斯说,长期以来,西方一直希望在减债问题上将中国纳入协调行动,但是近年来这种想法已经不那么现实了,一方面的原因也在于美国对中国更具对抗姿态。他说,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单打独斗,以双边形式放贷,但这令在减债问题上采取协调行动变得更难。
截止20201月底,中国已经和138个国家和30个国际机构签署了200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在各大洲中,非洲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最多,有41个国家签署了合作文件。面临债务压力的国家也大多是非洲的低收入国家。
中国减债承诺仅针对非洲?
19个“一带一路”签约国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目前是疫情重灾区,这些国家同样面临债务负担,但它们发现,中国似乎只对非洲做出减债承诺。
在一些签署共建“一带一路”文件的拉美国家看来,入了伙,就应该能够得到能源、道路和港口所需要的资金。但是,他们发现这些年来,中国的资金一直在减少。
在一个帮助拉美国家了解中国的新闻网站Dialogo Chino上,一篇分析提出了令“一带一路”拉美参与国感到困惑的一些问题。在该文中,拉美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亚洲和拉美项目主任玛格丽特·迈尔斯(Margaret Myers)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自己的看法。她说:“这是中国用来表达自己对特定国家的发展和增长的承诺的工具。如果一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将其视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象征性的姿态,尤其是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对该倡议发起挑战的情况下。”
中国重视在被视作美国后院的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加强影响力,其中一方面原因是因为这个地区有着丰饶的物产和矿产资源。在“一带一路”延伸到拉美之前,中国已经在这里投入了大量资金。
门德斯:中国自己也不知道“一带一路”是什么
许多拉美人对“一带一路”倡议感到不解。研究机构LSE南半球(LSE Global South Unit)共同创建人阿尔瓦罗·门德斯(Alvaro Mendez)说:“就连中国也不知道‘一带一路’到底是什么。许多事在‘一带一路’之前就存在,只是纳入这个框架中。”
门德斯说,拉美人试图理解这个倡议包含的内容,该地区的决策者常把它与其他事混为一谈。但拉美人担心的是“一带一路”引发的社会和环境风险。
除此之外拉美人看到向中国大量借贷的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其债务和GDP比已经很高。在全球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令其无力偿还贷款。
中国认为拉美对“一带一路”的误解是因为一些国家有合作热情,但缺乏主动参与。在中国社科院网站刊载的一篇中国对拉美战略及影响的分析文章中,作者说,中国在“一带一路”合作中奉行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原则,但许多拉美国家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提出来的,应该由中国制定合作计划。此外,该文还指拉美国家履约能力不足。
中国对外放贷从写意画到工笔画
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初期的撒钱行为引发了许多负面问题。拉美国家感觉中国资金断流,一方面因为疫情对经济有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对外放贷更为谨慎。
“一带一路”倡议往往被描述成中国的地缘战略,会将参与的国家拉入不可持续的债务陷阱,并让中国有过多的影响力。
但一些研究机构对“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计划进行分析后,并没有找到支持这种说法的证据。英国研究机构查塔姆研究中心(Chatham House)近期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现有的证据不支持债务陷阱的看法。该研究认为经济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推动因素。
这个研究对中国发展融资系统的评价是过于散乱,在追求精准战略目标时协调不足;“一带一路”发展中成员国的项目性质是由该国政府和其相关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所决定的。
报告提及 “一带一路“以双边互动形式所定项目零散,政治经济动能不足,双方在管治方面也都有问题,这些导致经济、政治、社会和环境的负面影响,促使中国对“一带一路”的推进方式做出调整。
史汀生中心的中国研究主任孙韵说:“‘一带一路’前3年他们这种白相项目比较多。他们撒钱的范围比较广。那么从2017年实际上中国就已经在往回收。到2019年的第2次‘一带一路’峰会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把‘一带一路’从之前的这个他们说的写意画改变成了工笔画。”
拉美是新冠病毒疫情的重灾区。中国则适时展示姿态。
中国驻巴巴多斯大使723日在推特上发了一张视频会议的截图。图中,居于中心的较大画面是中国外长王毅,他的四周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13国外长。整个画面看上去颇能表现中国在这一地区投射影响的努力。(https://twitter.com/YXiusheng/status/1286300993995538432/photo/1
在另一则推文中,当时和王毅共同主持这个中国和拉美外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特别视频会议的墨西哥外长向中国表示感谢。王毅在那个视频会议上宣布,中国决定向拉美各国提供10亿美元贷款,确保各国能够获得中国最终可能研发出的新冠病毒疫苗。
中国对拉美的不同承诺
CNN的网站上,一篇分析报道引用了这个截屏图。作者写道,如果你相信中国有成为地区和全球强权的野心,那么这个截图看上去颇有寓意:中国像是太阳,其他国家则在中央王国的经济和政治力量牵引下围绕着它旋转。
新冠病毒疫情是导致美中关系恶化的一个原因。美国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导致其全球蔓延。拉丁美洲也深受全球流行的新冠病毒疫情的严重打击。 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拉美国家也有针对中国的愤怒情绪。
据拉美智库美洲对话统计,到6月底时,中国的各种实体已经在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进行了近300项新冠病毒疫情援助交易。参与该智库这方面数据收集的迈尔斯对CNN说,她认为中国对拉美的援助的动机主要不在于人道援助。她说,其中当然也有人道因素,但显然中国也需要确保它在这一地区的形象。墨西哥前驻华大使豪尔赫·瓜哈多也认为,中国“口罩外交”带有歉意色彩。
在新冠病毒全球蔓延期间,中国在 “美国后院”地区比以往更为显著地展现出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CNN报道称,自今年3月底疫情开始席卷拉美之时,中国就在那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据报道,中国已经向巴西、秘鲁和阿根廷等国赠送了数十万只口罩,以及防护服和呼吸机等医疗器具,马云的基金会也向墨西哥捐赠了10万只口罩、5万只测试剂,以及5台呼吸机等。
中国拉美影响力难敌美国
起初以欧亚基础设施投资为重心的“一带一路”计划已经扩张到遥远的拉美地区。201711月,巴拿马成为首个与北京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拉美国家。两年后,这个地区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已经有19个。但拉美4个最大经济体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哥伦比亚都不在其中。
近日,深陷债务的阿根廷政府表露出加入“一带一路”计划的意愿,希望以此得到中国的资金援助。阿根廷已经和中国成为“战略伙伴”,但是要加入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俱乐部,这个南美大国还需要做出政治上的考虑,因为阿根廷希望和它的最大债权国美国维持良好的关系。
尽管中国在努力加大在拉美的影响力,但美国仍是该地区整体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来源。美国和拉美长期在文化上的密切关系更是中国难以企及的。
中国在内部经济和外部反推的压力下,开始回撤。全球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莫里斯说,中国显然已经调低了通过“一带一路”而展示的全球抱负。
莫里斯说:“除了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和经济方面的影响,还有中国今后在海外放贷将面临的巨大风险。我想这让他们感到有必要对通过‘一带一路’放出的贷款的总体水平,以及借贷国表现出更强的警觉,对风险较大的国家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分析判断。”

来源:美国之音